空置的寝室

来源: 长篇鬼故事 2022-08-31
字体:

上一所南方大学时,在我们405号寝室对面有一间空置的寝室,没人知道空置的原因。


我们学校的位置很偏僻,住宿条件很差,地方脏乱不说,寝室还小得可怜,你可以想象一下,8平方米住8个人是什么样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宿舍里居然还有寝室空着,这正常吗?


为此,整栋楼的学生都怨声载道,我和室友们也天天跑到管理员阿姨那里去倒苦水,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听着。


直到有一天,发生了那件事,所有的怨言都消失了。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也许是天气太冷的缘故吧,12点以前楼道里就空无一人了,我也缩进被窝里,关掉灯,与室友们开起了卧谈会。


谈着谈着大家都困了,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准备进入梦乡。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那脚步声很轻,很缓慢,从楼道向这边走过来,越来越近。


我也没在意,心想可能是谁刚去上了厕所吧。不过往常去上厕所的同学因怕冷都跑得很快的,像今天这样慢慢腾腾的倒不多见。


不过管他呢,人家是跑是走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是快睡吧,免得明天早自习又迟到。


我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突然,那脚步声停了,就停在我们寝室门外。


不,不对,不是我的寝室,是对面的404寝室。


接着,外面响起了轻微的钥匙开锁的声音和关门声,想必是那人进404去了。


这么晚了,会是谁?管理员阿姨吗?不,不可能,我住进来这么久还没见她进去过。那么──难道是学校又安排什么人住进去了?


太过分了!我怒火上涌。我们住宿条件这么差,这么拥挤,也不帮我们解决,现在倒让她一个人住一间寝室!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我倒要看看那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能力独占一间寝室!


我轻轻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只见404的灯果然开着,只是在一个劲儿地闪,可能是接触不良的缘故吧。


我上前敲了敲门,没有人回答,再敲了ล敲门,还是没有人回答,我火了,道:“有人在吗?请开一下门好吗?”


我话音刚落,404的灯就一下子灭了,我一惊,心想你也太目中无人了,今天太晚,闹起来怕不好看,等明天早上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这样想着,我狠狠地瞪了404一眼,转身回屋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跑到管理室质问管理员阿姨,她听了之后脸色变得惨白,用惊恐的眼神死死盯着我,说:“你……你真的听到脚步声,看到404的灯在闪?”


“是啊,怎么了?”


“是不是在午夜12点之后?”


“是啊。”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好吧,我就告诉你,不过你听了可别害怕。4年前,404住了8个女学生,其中一个叫乔伊,不仅人长得漂亮,学习也很刻苦,每晚都过了12点才从自习室回来。我们见她这么努力,也都给她开绿灯,让宿舍楼的门一直开到午夜之后。”


“那后来呢,乔伊她怎么了?”


“死了!”


“死了?”我惊呼。


“死了!就在4年前的冬天,就像昨天那么冷,她也是12点后才回来。那天404的灯坏了,开关漏电,室友们忘了告诉她,她又有心脏病,一开灯心脏病就犯了,死得好惨!我到的时候她的室友都昏了过去,她的眼睛瞪得好大,那灯啊就这样一闪一闪……”


“不……€”我惨呼一声,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从那以后,再没有人吵着要住404了。


午夜12点过,管理员阿姨在走廊里巡视,她的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


其实,404里存放的是她的一些物品,那些东西来路不正,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就利用4年前的一场意外编了个天大的谎言,昨晚那脚步声是她发出来的,灯也是她打开的,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吵着要住404的人吓跑,没想到进行得这么顺利。


她得意地笑了,这时,背后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她一惊,转过头,却没有一个人影。


“谁?”她问。


没有人回答。


突然,404的灯一下子开了,那灯一闪一闪……


“啊……”


(第二个短篇鬼故事)


乔辰到达海县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乔辰刚走出车站,就被几个旅馆的人围住了。这些所谓的旅馆大多是民宅改的,房子就那么几间,价钱也不高。


乔辰从中选了一家最便宜的,跟着一个老太太走了。


老太太带着他七拐八拐,进了胡同内的一间公寓式的房子里,收了钱又把钥匙给了乔辰,并告诉他:“最里面的那间,你运气不错,一个人睡一个双人间!”


乔辰进屋便看见一张床上已经有人了,这个人在看书,他不开灯,却点着蜡烛看。不是说就我一个人吗?乔辰嘀咕着,也懒得与老板交涉了,心想两个人就两个人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怎么不开灯啊?点着蜡烛多累眼睛!”乔辰主动与男人搭话。


这个人好像没听见一样,还在看着书。


乔辰讨了个没趣,怏怏地打开灯,屋子立刻亮堂起来了,他洗漱一番后便上了另一张床。


“我关灯啦?”乔辰出于礼貌又问了问看书的人。


这个男人还是不应一声,过了一会儿,乔辰把灯关掉了。


乔辰侧着身面朝墙睡,躺了一会儿,他忽然感觉后脊发凉,猛回头,那个看书的人竟然在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一下,看书的人便收回了目光,继续看手中的书。烛光下,男人面无表情的脸异常惨白。


乔辰打了一个冷战,暗暗地观察眼前这个男人,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和一条黑色的裤子,衣服穿得整整齐½齐的,根本就没有要睡的意思。


乔辰觉得这人有些怪异,不管是举止还是穿着。乔辰没有深想下去,三小时的车程让他疲惫不堪,很快进入了梦乡。


黑暗中,乔辰忽然感觉黑衣男人从床上走了下来。他睁开眼睛,看见这个男人正在用墩布拖着地,墩布与地面发出“唰唰唰”的磨擦声。


“大半夜的你墩地干什么?”乔辰被吵醒了,有点生气。


“地太脏了。”男人拉着长音说,声音是从地面传来的。乔辰向地面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地面上的墩布竟然是男人的头!抓着墩布的是一个没有脑袋的躯体!地上湿漉漉的不是水,而是鲜红的血!突然,黑衣男人的脑袋跳到了乔辰的怀里面,拉着长音说:“你也来帮我吧!”


乔辰一个激灵,醒来了。他被吓了一身冷汗。


他还来不及长出一口气就又紧张起来了,真的有人在拖地!墩布与地面发出“唰唰唰”的磨擦声。乔辰下意识地看拖地的人,还好,头还在脖子上。但拖地的不是黑衣男人,而是一个女人。


黑衣男人还在床上看着书,乔辰觉得,他的脸比刚才更白了。


乔辰发现,这个女人也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


“大半夜的,你墩地干什么?”乔辰问。“地太脏了,湿乎乎的怎么也擦不干净。”女人又说了一句,便出门了。


这时候,黑衣男人忽然笑了一声,这笑声在黑夜里显得异常尖锐。


乔辰不知道黑衣男人笑什么。他忽然觉得这个夜显得特别不安全。


后半夜他一直游离于半梦半醒之间,终于等到天亮了,乔辰松了口气,他决定立刻离开这里。


乔辰一大早就起床了,一看黑衣男人还在看着书,他竟然看了一晚上的书!


正在乔辰穿衣时,男人忽然指着乔辰身后喊了一句:“你怎么又来了?”


乔辰吓了一跳,他回头,身后并没有人。他在说谁?


这个时候,黑衣女人也进来了。


黑衣男人对女人说:“老婆,你看,他又来了!”他们竟是夫妻!


说完两个人同时看着乔辰的身后。


乔辰不知所措了,他不知道自己身后到底有什么。愣了一会儿,乔辰走出了门,他要找老板问个清楚。


老太太在门口坐着,乔辰走过去说:“我房间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怎么神经兮兮的?”


老太太转过身看了看乔辰,奇怪地说:“什么男的?你房间就你一个人住啊!”乔辰一下子傻了,老太太又说:“你说的是不是穿着黑衣的男人,还有一个女的?”“对!”“唉,不瞒你说,你住的那个房间去年死了两个人,是一对夫妻,他们两个住得好好的忽然都上了吊!而且穿的都是黑色衣服,男的手里还拿着一本书。”


乔辰越听越后怕,他现在知道黑衣男人为什么通宵达旦地看那本书了----那是他生前没有看完的!


“我的上衣还在房里!”乔辰说,他的上衣里面还有好几千块钱。


“走吧,我和你一起去拿。”老太太领着乔辰走向那间屋子。


走廊这时显得格外地狭长。走着走着,老太太忽然停住了,头也不回问乔辰:“你知道这对夫妻临死前看见了什么?”


乔辰又紧张起来了,他发现老太太背对着他用手捂着脸。乔辰觉得这个老太太在撕自己的脸。


这时候,老太太忽然转过身子,她的脸已经变成了绿色,一只眼睛还突了出来,青筋暴露,牙齿也露在了外面,如同恐怖片里面的恶鬼一样。


“还我命来!”老太太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句,就向乔辰扑过来了。


乔辰吓得掉头就跑,他一路头也不回没命地跑着离开了那里。还好,回程车票在裤子兜里面,中午时,他上了回江市的火车。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去过海县。


见乔辰跑远了,老太太摘下了脸上的面具,刚才她不是在撕自己的脸,而是在往脸上戴面具。他儿子和儿媳也走了出来,男的手里还拿着乔辰的上衣。


这家黑店靠这种伎俩已经骗取了许多房客将近十万元了。


标签:男孩老鼠新娘惊魂怪事兄弟无神论者白无常鬼故事网站短篇鬼故事适合寝室讲的短鬼故事宿舍鬼故事上海灵异事件恐怖鬼故事鬼打墙真实鬼故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