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

来源: 短篇鬼故事 2022-08-11
字体:

  一草道长手下有两个徒弟,一个叫木瓜一个叫奇♒石。这俩人啊聪明加笨蛋,木瓜刁钻古怪,喜欢乱搞,而奇石笨的跟一块石头一样,当时有一点那就是奇石非常喜欢听木瓜的话。

  

  他们俩一先一后的拜一草道长为师,行的是捉妖降魔,走的是陰道小路,随着时间慢慢变长,这木瓜逐渐学会了一大半师父的功夫,起坛捉妖画符都样样精通,所以有了骄傲。

  

  有一天师父出门访友去了,家里只剩下这两个兄弟,师父临走的时候特意交代了他们俩人一下道:“近来陰气旺盛,马上就要渡过鬼节了,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好好在家待着,没事别乱跑,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任何法事都不能做”。

  

  交代再三,这才你离去。

  

  话说这俩兄弟刚开始还行,能够老实的在家里待着,有空了就去林子里套鸟猎兽,然后再回来开开荤。这日子过了没几天,这木瓜就不耐烦了,便将奇石叫来道:“现在无聊死了,你还有没有想到好的玩法?”。

  

  那奇石是个老实本分之人,他想了想也没有想出什么好的主意来便摇摇头道:“不知道,我能想到咱们都去ป玩过了,实在是没有可玩的了,要不咱们玩过家家?”。

  

  木瓜翻了翻白眼瞪了他一眼道:“无聊,你还是小孩啊?笨蛋,唉,怎么办呢?”。✫

  

  奇石闻言咧开嘴嘿嘿傻笑。木瓜看了感觉烦闷,便道:“你去给祖师爷上香去,我跟嫦娥下盘棋”说完便走回内屋蒙上被子睡了起来。

  

  奇石见状嘿嘿一笑道:“师哥,你这次可要看清楚那嫦娥到底长什么样子,回来给我说一声”。

  

  “一草道长在家吗?”奇石正在祀堂打理祖师爷的牌位,忽然院子里传来了叫声。

  

  奇石走出门一看是一个管家模样的汉子,他油光满面颚下有须,垫着个肚子站在院子里,正在四处观望。奇石一看到他便问道:“我师傅不在,你找谁啊?”。

  

  那中年人一看乐了,这家伙说话咋这么傻冒呢?但可不能说出来,便举手施礼然后道:“我是动情村牛员外的管家,最近家里有些不干净的东西,想让大师去看看如何?”。

  

  奇石道:“你这人真是奇怪的很,我师父不在家,你半月后再来吧”。

  

  那中年人笑了笑道:“这位小师傅你不是也会吗?你放心我们牛员外是很慷慨的,价钱你放心只要事做好了你说个数”。

  

  奇石还想说什么被从屋里冲出来的木瓜给拉住了,木瓜嘿嘿一笑道:“哎呀,原来是牛大管家来了,失敬失敬啊,我师父说了,要是旁人来那肯定不能去的,但是我师傅又说了,只要是动情村牛管家来了就一定要去,来来,快屋里请……”。

  

  那牛管家闻言甚是高兴,笑道:“屋内喝茶就不要了,现在员外在家等候呢,等事成之后咱们再在牛家好好的喝他一顿如何?”。

  

  奇石赶紧拉住木瓜问道:“师哥,你干什么啊?师父可是说……”。

  

  “说什么啊?你个呆子,你在这里多憋屈,我给你说,这可是一块肥肉,不要多可惜啊,听我的等会给你弄个女人玩玩啊”。

  

  “可是……哎……”。

  

  木瓜直接将奇石晾在一边去跟牛管家打招呼了,牛管家道:“其实也没什么,最近员外新买了一桩院子,一到晚上里面经常听到一个女子的哭声,所以想让你们去看看”。

  

  “要的要的……不过,这段时间我师傅说了,不能捉鬼也不能降妖,原因是最近不是鬼节到了嘛,而且得给阎王面子不是?”木瓜道。

  

  牛管家一听顿时明白了什么,他从兜里掏出一定银子,塞给木瓜道:“那有劳师父想想办法啦?”。

  

  “好说好说,我一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不能捉鬼,但是我可是鬼医啊,我能给那鬼治病”木瓜语出惊人的道。

  

  “啊?治病?给鬼治病?”。

  

  到了牛家,当那管家把这事说了出来之后,牛老爷子惊讶的问道。

  

  此时的木瓜和奇石已经穿好道袍,他道:“是啊,你们想想,这人生病了是不是会不舒服,然后€呢就会难受?那鬼也一样啊,虽然现在不宜动手但是能动口,我先把这女鬼给治好病,然后再给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唠叨,让她离开这里归宿冥界这岂不是好事?”。

  

  这一说众人才明白了,便道:“小师父真是菩萨心肠啊,如此这般当真是大吉大利啊,那就开始吧”。

  

  木瓜和奇石被引到一片陰气森严的房子前面,这所宅子很可能很久没有人住了,里面破破烂烂,不过根据这里的布局可以看到出这里曾经是很辉煌的。

  

  “师哥,你行不行啊?我怎么感觉给鬼看病这事很扯啊?”。

  

  “笨蛋,能不扯怎么挣钱?你还想玩女人不?”木瓜问道。

  

  “想”。

  

  “那就起坛干活,干完这一票咱们去城里的春风楼里好好玩玩”。

  

  “好咧”。

  

  木瓜起坛,画符布阵很快就将道门降妖阵法给弄好了,然后大喝一声道:“妖魔鬼怪还不快快显出元神?”。

  

  “呜呜呜呜……我死的好冤啊……你叫我干什么?”。

  

  这时一阵陰气散开,平地浮出一具腐烂的尸体,绕是降妖阵法阻挡,但是这家伙身上的臭气还是熏人。

  

  “逗,你这家伙为何现在才出来,我叫你来自然是给你看病,来咱俩聊聊”木瓜手握桃木剑闭着眼道。

  

  “师哥,这家伙不是女人,是个男的”奇石一看,那降妖阵中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僵尸,而且胸前没有大肉团,不像是女的便騷了騷头道。

  

  “不聊天,我有冤,我死的好冤啊”那僵尸仰天大吼。

  

  这一下木瓜醒了,他一看,尼玛,怎么是僵尸?而且还是一个男的,当即怒道:“靠,你个龟孙僵尸,你是个男的干嘛装成女的?害得老子白跑一趟,快走……”。

  

  “救命啊救命啊……”奇石跑的慢,被那僵尸一伸手一抓便抓个正着,张口便咬……

  

  木瓜一看吓坏了,他大声道:“闭住呼吸,我去找师父……”。

  

  “嘭……”正说着话,门破开了,一草道长出现在门口。

  

  制服了僵尸之后,一草弄明白了怎么回事当即怒道:“你个笨蛋,还给鬼看病?你脑子被驴踢了啊?回家闭门思过去”。


标签:恐怖鬼故事见鬼女尸鬼故事短篇鬼故事可怕又真实的鬼故事五猖庙家里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