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灵异事件

来源: 灵异事件 2022-08-29
字体:

全香港有过很多灵异的事件传闻,公开程度比较高或在民间流传比较多的更是不计其数,比如港九铁路广告灵异事件、香港大学灵异事件、辫子姑娘鬼魂传闻、沙田猛鬼村屋等,更是有一些八卦媒体统计香港十大闹鬼地方等,甚至《东方日报》这样的媒体都会描述或者记录,可见在香港的民间文化中鬼怪之类的理念还是很深的。


对东方文化的理解是离不开对怪力乱神的崇拜、抵制、恐惧心理等多元因素的修正。做为一个复杂历史原因形成的地域文化,中国南方的风俗习惯以及粤文化的和西方文化的扭曲结合体,香港鬼神文化形成☼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特点,既无封建迷信这种说法,崇尚先人的理念和处理方式,又没有对一切西方科学的服臣,崇尚对一切未知有拿来主义的判读标准和思维准绳。所以,媒体对这些事情的报道也是有一定的度,但是做为香港政府却没有对任何灵异事件给予官方的说法和首肯,只有一件灵异事件也是第一次政府公开的事件,那就是关于新界北的茶餐厅灵异事件,因为这件事是在东方判断标准和西方科技验证下共同得到的结果,所以没有被政府隐瞒。


新界北区分为四部份,即上水、粉岭、沙头角、打鼓岭,而北区早年亦被称为“上粉沙打”地区。在打鼓岭地区有很多村落,这件事就发生在大埔田地区。新界北也靠近深圳,那里山清水秀,农田葱翠,有山也有多个屋村群落,相对来说,还算是繁华和交通便利之地。事情发生在1989年12月,这间茶餐厅叫潮涌记,平日里就卖些蛋粉肠粉饭和多士面包蛋挞之类的家常便饭,当然外卖也是经常送了,附近也有不少小的别墅区,稀稀落落的,不像如今的新界,到处是地产开发楼盘,屋村消失,别墅林立。今天的新界北闻名之处不再是田园之秀丽风景或灵异事件,而是毒品泛滥,在香港吸食氯胺酮比率全球最高,而都集中在新界北区。前阵子,警方在新界北抓获多名青少年吸毒事件,嗑药年龄开始年轻化,最小一名竟然才11岁。


那天,很平常的一天,潮涌记的侍应接到打进茶餐厅里的电话,需要加底蛋饭、牛河粉等食物,说要送到大埔田西边的喜秀花园别墅一个单位,点了大概四个人的份额,于是伙计做完打包就骑上车提着外卖篮子赶往喜秀花园。到了电话中留的地址后,伙计按了门铃,等了许久不见人来开门,又是敲门又是大声叫“送外卖!”,不久,门开了一个很小的缝,把钱从门缝里递出来,叫伙计把外卖放在门口就可以了,伙计里觉得很奇怪,但是照做了,于是就回了潮涌记餐厅。晚上关门后老板算账时,在盘点一天赚的钱时,突然数到钱箱里有一叠陰私纸(冥币),当时以为是伙计或徒弟的恶作剧,就把下属都叫过来问,当时没人知道怎么回事,而且据后来的伙计跟警察讲,就是把钱偷走了也不会放冥币在钱箱里,谁也不会干这种缺德的事。于是当时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茶餐厅关门后老板数钱又在钱箱里发现一叠冥币,叫来下属和侍应,原来当天白天有人又接到送餐电话,点了一些粉和饭,是同一个单位,同前一天一样,让伙计把外卖放在门口,把钱从门缝下塞出来,老板很生气同时觉得很不对劲,跟伙计们要求,如果还接到这个单位的电话订外卖,等他来亲自送过去。


果然不出所料,第三天,餐厅又接到外卖电话,要求送牛肉粉、叉烧饭等,于是这次老板亲自送过去,同样是到了门口,敲门后,有人把钱塞出来,老板想趁机看一下里面什么样子或是什么人在塞钱,但是完全看不到,不过想想就随便了,只要钱看清楚就OK了,老板亲自数钱验明真伪,都是真正的港币,于是放下外卖带着钱回潮涌记了。回到潮涌记茶餐厅后,老板特意把钱放在钱箱的一个单独隔断里,晚上盘点数钱时,就发现别的钱都没有问题,只有单独放的那些钱成了冥币,而这些钱就是自己从喜秀花园送外卖后带回来的。老板顿时通体冰凉,心生寒颤,于是恐慌之中向警方报了警。


警方接到报警电话后,迅速派警员侦查喜秀花园此单位,但是拍门叫开都没人答应,按门铃也是坏的,于是破门而入,进入之后赫然发现四具尸体,横卧在地板上,并且立刻就可以判断尸体已经停放多日,死亡时间很久了。警方立刻封锁现场,进行调查,而询问此单位旁边的邻居们时,得到很多邻居反馈的信息竟然是,完全不知道隔壁有人死亡,因为最近几天一直在听到里面有人打麻将,虽然没有听到说话的声音但是洗牌的声音却是很容易听清楚的,特别是夜晚安静的时候,洗牌的声音很大。


警方于是解剖尸体进行物证和技术分析✈,发现死亡时间超过1周,而不可思议之事件让法医都瞠目结舌,在四个死者的胃中,发现有消化程度不超过1-2天的新鲜食物,包括牛肉、河粉、叉烧等,在法医解剖历史中,这是从来不可能出现的。根据现代西方医学和解剖学理论,食物进入体内后,人体死亡,食物会停止消化,但是根据质谱分析和胃酸等发酵细菌的成分结构可以判定食物的正确摄入时间,而“他们”在潮涌记茶餐厅订的外卖正是这些。如果说这个技术结果还不够震撼的话,在警方从茶餐厅取回的物证----冥币上,又发现了除了送外卖的伙计和老板的指纹外,还有其中两名死者的指纹,别无其他。这些科学的解释结果和事实又对应不上,如果说没有古怪的话,也说不过去。


附近村落也有人专门请大师过来看,大师认为此单位门面朝东北,气冲鬼门关,陰气极重,死亡之时又是冲煞之时,四个灵魂都没离开身体,以为自己还在人间,继续生活、订餐、吃饭、打牌,直到警察冲进房屋,破了气冲之场,才得以脱离困顿。而他们的真正死亡原因是,因为烧炭产生一氧化碳导致四人在打麻将后睡觉时中毒死亡。


(完!)


一晃几天过去了,那个事还在脑子里出现,我问村里年长的老人,那里埋得是谁家的坟墓?怎么这么多年不见有人来上坟。老人们说,那个坟头有年号了,不知是谁家的,也从没见有人来,我想想有主意了。


这天,我把家里的印版(一种印冥币的器具)找了出来,放在药箱里,拿到卫生所。买了瓶墨汁,裁了十几张包装纸,印了起来。中午回家时,到了那坟前Ⓐ,看看四周无人,我给印好的冥币烧了,口里还念叨着:来取钱吧,我给你送钱来了,以后别出来吓唬人了。烧着烧着,呼的来了一旋风,把灰钱刮了起来,听老人说:这是鬼来收钱了。我心里特高兴,觉着办了件善事。


晚上,我又去卫生所值班,洗漱完毕,早早的睡了觉,不一会就进入了梦香。


睡着觉,感觉晃晃忽忽的被人领着走了,我来到一处宅院,没有院墙,没有大门。只见一间破旧茅草屋,下面是陈旧的茅草,上面是新苫的茅草,院落里茅草横生,我来到了门前,有人过来开了门,是一位70岁左右的老太太,身上穿的衣服补丁摞补丁的,老人看上去一副病态,眼神里却透着高兴,慈祥的劲。老人看到我激动的说:“恩人来了!”。我莫名其妙,不知是怎么回事,在她的招呼下,坐在了炕沿上,环顾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小炕上放着一张小炕桌,上面放着好几摞钱,我看了一下,心想,这老人家怎么有这么多钱哪?老人家看了我一眼说:“那都是你给我的吗,房子也是你给我修好的,我得好好谢谢你,”她看了看屋里,无奈的说:“我家里没什么好吃的招待你,也没什么值钱的玩意给你”。我朦胧的看着她,正想说话,就听她大声说:“有了!”,随即发出了个低沉的怪声,听着我头皮都发麻,不一会,就进来了5个男人,她看着那几个男人,用手一指我说:“以后你们就陪伴着他,不允许给我出现一点闪失,”那几个人诺诺听命。老人又对我说:“天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以后遇事不要害怕,会有人帮助你的,你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说完,用手轻轻的推了我一下,我激灵的打了一个冷战,醒了,想想,刚才是做了一个梦,但情节特清晰,就像真事一样。


过了两年,这事还真的验证了。


那年,我们家族远房的太爷爷,当年逃荒去了东北,这次回家省亲,到处看看,来到了我家。他会相面算卦看手相,听说还挺准的,我母亲让他给我看看,他看了看我说:“这孩子胆量过人,骑五鬼走路,神鬼都要让他三分,有难事自会有贵人出手相助,别看现在生活苦了点,中年自会发达,前程不错,晚年定当有福享”。我听了联想起那年的事,心想,他怎么看出来的。当时那会还是走大集体,挣工分,我家的日子也很艰难,勉强填饱肚子,哪还有痴心妄想那,我也没太在意这事,可过了几年,发生了很多事,都应验了此卦。


标签:鬼故事神算子웃阴婚辟邪红衣女鬼撞邪校园鬼压床白无常无神论者鬼上身算命先生灵异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