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生馆的传说

来源: 校园鬼故事 2022-08-31
字体:

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就迷路了。因为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所以杨嫣尽量找人少的路走,可走着走着就迷失在校园里的小树林中。


杨嫣叹口气,继续朝前走着,直到看到了那座古老的,甚至有些破旧的二层小楼,她才停下来。屋子的门是⌘锁着的,她抬头看着上方挂着的牌子──陰生馆。


出于好奇,杨嫣试着将门推开一道缝向里面张望。只见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突然,她好像无意中踩到了什么东西,便连忙低下头查看──是个公告用的小栏匾,它几乎已经被一堆杂草完全覆盖住了。


杨嫣将杂草扯开,又拂去栏匾上的泥土后,终于看清了上面的字。


学校禁地,请勿靠近,否则后果自负。


突然,一只手自身后伸出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肩上,杨嫣吓得大声尖叫。当她甩开那只手看清对方时,才停止了叫声。是一个穿着与自己同款校服的女生,尖尖的下巴向上翘着,显得很傲慢。


“你吓到我了。”杨嫣轻声说道。


那名女生面无表情地说:“这里是禁地,你不应该来的。”


“学校怎么会有禁地……”杨嫣的话还没说完,那名女生用一种极其夸张的表情看着她,“这里是陰生馆,就是死了的学生住的地方。”


一听这话,杨嫣确实被吓了一跳:“学校里怎么会有学生死……”


“每年到这个季节都会有一个,整整十七年,十七个死了的学生都住在这里。”


杨嫣听完,情不自禁地颤抖着:“这也太……离奇了吧?”


那名女生却突然笑了:“看来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所有死在这所学校的学生,他们的灵魂都附在校服上,而这些校服被锁在这个陰生馆里,如果有人敢将校服在午夜拿出来,附在校服上的鬼魂就会复活£。每年都有不知深浅的人将一件校服拿出来,紧接着就会有新的学生死亡……”


杨嫣觉得实在太离谱了:“我……我该去找我的教室了。”说完,她转身快速逃离了这个地方。


她叫莫一青,竟然是杨嫣的同班同学,而且还是邻桌。每当杨嫣的目光与她的对接时,总觉得她嘴角呈现出一种奇怪的笑容。


开学的第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所有的同学或多或少都有所收获,而杨嫣收获的却是那个陰生馆。它就像个陰影在杨嫣的脑中挥之不去,以至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又走进了那片树林。


杨嫣正举着手机照向那座陰生馆时,“嚓嚓”的声音突然响起,杨嫣的心紧了一下,她迅速合上手机闪到了陰生馆一侧躲起来。


只见一个拿着手电筒的人出现在陰生馆前,她正是莫一青。这么晚了,她也没回家,还鬼鬼祟祟地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杨嫣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


莫一青脸上闪过兴奋的表情,举起手中的钥匙,激动地说道:“我终于从校长那儿偷到钥匙了。”说完,她兴奋地冲过去将门打开了。


咦?莫一青不是说这里是禁地吗?还有,绝对不能进入的,为什么她要进去?杨嫣悄悄地溜到门前,透过门缝看向里面。


跟随着莫一青手里的手电筒光,杨嫣也看清了屋里的状况。


房间很空旷,莫一青的手电筒光落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停住了,眼前诡异的一幕令杨嫣屏住了呼吸。楼梯从第一层开始,每一层都整齐地放着三件叠好的校服,每件校服上面都压着一只香烟缭绕的香炉,一副小相框,相框里的黑白照片,有男有女。


杨嫣细心数了一下,发现是十七张照片,十七件校服。刚好跟莫一青所说的死亡学生人数相符,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


莫一青对着阶梯上的校服拜了又拜,嘴里还念念有词,然后举着手电从第一层阶梯开始逐个察看那些照片,直到走到第五排中间的时候,她才停下来,然后兴奋地大叫,“我找到了!”她兴奋地将香炉和照片移开,拿起了那件校服……


想起莫一青白天说过的话,杨嫣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她下意识地挡住了莫一青的去路。


“你不能带着校服出去。”


“是你?”莫一青用意外的表情看着她。


“你白天说过,这里是陰生馆,校服上附着死者的灵魂,如果把校服拿出去,外面的学生就会有人死去的。”


莫一青冷眼看着她:“你真的相信我的话?”杨嫣并不完全相信,但是有些事实又摆在眼前,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继续拦着莫一青。


莫一青举起手中的校服说道:“你知道这是谁吗?这校服是我哥哥的,他叫莫一白。他去年死在这里, ツ我今年好不容易考进这所高中,就是为了要进入这里,救出我哥哥,让他复活!”


“可如果传说是真的,你哥哥复活了,就会有人替他死。”


“我管不了那么多!”莫一青突然趁杨嫣不注意,将她推向一旁,把手中的校服快速抛出门外。


杨嫣和莫一青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件校服,突然它自燃了起来,瞬间化为灰烬。


“怎么会这样!”莫一青冲了过去,直直地看着地上的灰烬。


杨嫣没有出声,而是用惊恐的眼神看向前方树林深处,然后慢慢抬起手,说:“一青,你看那儿……”


莫一青顺着杨嫣手指的方向望向树林。一个男生背对着她们朝林中走去,而他身上穿着的校服与刚才自燃的那件校服一模一样。


“哥──”


第二天上课,莫一青看上去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杨嫣没有心思听课,将头转向窗外。☃


秋风轻拂着秋叶,而那片片秋叶中似乎有个……男生!


杨嫣揉了揉眼睛,那高高的树杈上的确坐着一名男生,脸看不太清楚,奇怪的是他穿着一件破烂的校服,像是被火烧过一样,下摆还有焦糊的痕迹。杨嫣的心咚咚直跳,她想起昨晚孟一青哥哥校服自燃那一幕,赶紧低下头,连大气也不敢喘。


莫一青发现她有异样,于是小声问道:“你怎么了?”


杨嫣一脸惧怕的样子:“你哥……长什么样子?”


“大眼睛,眉毛很浓,对了,他的头发很密,而且有些自来卷。”


听到这里,杨嫣快要虚脱了,因为她刚才看到的那个男生刚好符合这个特征,她整个人都快瘫倒了。


“你没事吧?”


“你哥……在那儿!”杨嫣用手指指向窗外的那棵树。


莫一青赶紧扭头去看,此时老师却走了过来,用教鞭在杨嫣的桌上敲了敲,说:“你在指什么?这是上课时间!”


“那棵树上有个男……”等老师看过去时,那个男生却消失不见了。杨嫣无法解释清楚,就这样,下课后被留下来打扫教室。


教室静悄悄的,窗外偶尔传来同学们欢快的笑声,杨嫣生气地将扫帚扔在地上,一屁股在讲台上坐下,盯着空荡荡的教室发呆……忽然,她隐约觉得教室里多出一张桌子。杨嫣从讲台上跳下来,缓步朝那个桌子走去。一个人影在教室后门处一闪而过。


当杨嫣怀着好奇的心情转过拐角的时候,她立刻看到了那个男生。他正直直地看着杨嫣,那双布满红色血丝的眼中充满诡异,深陷的青黑色眼窝让他的整张脸看上去都像张死人脸。


杨嫣害怕得后退数步,直到后背撞到墙才停下来。


“你……你是什么人?”


“这是我的课桌……这是我的课桌……”


声音就像是从地狱发出的,冰冷得让人浑身发抖。


杨嫣突然意识到要逃跑,然而就在她转身的时候,那个男生突然伸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啊──”杨嫣叫了一声,拼命地想要挣脱那双有力的手。


“那个女同学,你在干什么?”


一个声音突然冒出,那名男生同时也松了手。杨嫣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一个中年女人走到杨嫣身边蹲下,关心地看着她说道:“你怎么了,要不要我送你去医务室?”


杨嫣抬起头时,立刻认出了眼前的中年女人是李校长。


“李校长,我没事了,刚才那个男生掐我的脖子……”杨嫣突然停下,因为她发现那个男生不见了,“他刚才掐我,您应该看到了。”


李校长伸手在杨嫣的额头上摸了一下,然后关切地问道:“同学,你是不是发烧了?”


“我没有,刚才真的有个男生要杀我,您没看到吗?”


李校长抬头看看四周,然后用不解的目光看向杨嫣:“你在说什么?什么男生啊,我从刚才到现在都只看到你一个人,你刚才张着嘴,显得很痛苦。”


李校长没看到男生,难道……杨嫣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见到鬼了!


杨嫣被李校长带到了校长室。


“你……最近是不是感觉不舒服,或者别的什么……”李校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杨嫣的脖子。


“没有……”杨嫣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心中的疑问说出来,“校长,陰生馆的传说是真的吗?”


李校长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你……你真的进了陰生馆?”


杨嫣不想骗李校长,所以她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李校长手中的杯子猛地掉在地上摔成无数碎片,她大声冲杨嫣吼道:“谁让你进陰生馆的?!难道你不知道那里是禁地吗?难道你没看到牌子吗?”说完,李校长快速拉开抽屉,取出一个小镜子递向杨嫣,“你看看你的脖子。”


杨嫣接过镜子照向脖子……


一道勒痕!


“你……被鬼附身了!”这句话竟然是从李校长嘴里吐出来的,这让杨嫣感觉非常意外。李校长什么都不肯多说,强行将杨嫣赶了出去,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她用一种极其悲悯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杨嫣真的糊涂了,她心中有一堆的问题,却没有人给她答案。看来,她只能自己找出答案。


天黑的时候,杨嫣拿着手电筒再次来到了陰生馆,陰生馆的房门没有上锁。这让杨嫣感到很意外。她轻轻地推开了门,用手电筒快速照向房间内,里面空无一人。


杨嫣壮着胆子推开门走了进去,除了那些校服和香炉,这间陰生馆里真的没有其他特别的东西。


就在杨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自她身后迅速伸过来捂住了她的嘴。杨嫣吓得拼命挣扎,她耳边传来一个冰冷的男生声音。


“你不要出声,有人来了。”


杨嫣虽然又挣扎了几下,但最终还是听话地停了下来,任凭男生将她拉至楼梯后。


门很快被人推开了,紧接着,杨嫣就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走进来,接着她听到移东西的声音,最后那个人快速地离开了,门被关上了。


冰冷的手终于松开,杨嫣大口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回头看向身后,身后没人。杨嫣不相信地又拿起手机照了照,还是没人!


那个男生去哪儿了?


杨嫣随即照向楼梯上的校服。忽然,她发现放莫一青哥哥校服的位置现在却多了一样东西。


“咦?怎么会有一束头发?”她小心地凑上前仔细观察,隐约闻出那头发上的香波味道竟然跟自己所用的一模一样,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突然,她感觉自己的长发似乎少了一截,于是快速将长发抚到胸前,仔细看了一下。


果然是少了一截,怎么会这么巧?


“这不会是……我的头发吧?”这时,杨嫣发现楼梯缝里有东西,她捡出来一看,是一个手机挂链,形状很特别,似乎在哪里见过……


杨嫣想起来,这个手机挂链正是莫一青的!是她把这束头发放在这里的。她还记得课间休息时,莫一青曾经帮她梳过头,会不会是那个时候偷偷剪下来的?


“我说过不让你再来,你为什么还来?”听到这个声音,杨嫣吓了一跳,转过身时,正对上李校长手中的电筒,她不得不侧脸避开。


“我只是……我看到有人把头发放这儿,所以跟了进来。”杨嫣编了个谎话,这话有一半是真的。


李校长脸色显得很难看:“那个人是谁,你看清楚了吗?”


杨嫣看了一眼手中的挂链,她知道那个人是莫一言,但她什么也没说:“没看清。”


“那个人是要害你!”


杨嫣听完愣了,实在不明白李校长的意思。


“这里丢了件校服,这说明又有一个附在校服上的灵魂复活了,这或许就是你说的……那个男生,现在必须要有一个人死,而死的那个人必须符合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


“第一、替换灵魂的那个人的头发,必须要放在灵魂附着的那件校服的原处。”


杨嫣眉头微皱,瞟了一眼手中的头发,一言不发。


“第二、这个替换灵魂的人必须是AB血型,而且是罕见的RH陰性血型。”


杨嫣的眼皮不自觉地跳了一下:“我就是这种血型……”想到这里,杨嫣的心突然“怦怦”地跳个不停,莫一青为了让自己的哥哥复活,竟然要对她下手,这……这简直太可怕了。


“离开这里吧,走得越远越好!”李校长说完这句话,走了出去,留下杨嫣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愣。


“我……真的要成替换人吗?”


“有一个办法!”


听到这句话,杨嫣立刻看向身后,她又看到了那个男生。


“你真的是鬼吗?”杨嫣有些害怕,下意识地向门口退了几步。


“我是莫一青的哥哥,我曾经是人,但在去年的这个时候……”男生苦笑一声,“我真的很想再恢复做人……趁我没反悔前,你听好了,你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找到一个跟你一样血型的人,然后……杀了她,你就可以活下去。”


杨嫣张了张嘴,害怕地说:“我不想杀人。”


“你不杀人,就是你死!”男生的声音回荡在整个陰生馆,而他的人却鬼魅般的消失了。


杨嫣走出了陰生馆,就在她的身影消失时,李校长自房子后面走了出来,脸上露出一丝蔑笑:“明天,她就会成为第十八位精神病,她一定会去杀莫一青。”


“妈,您为了我办了这所学校,编了这个陰间馆的传说……”男生说了几句,立刻咳嗽了几声。


“孩子,你别再多说话了,你的身体变成这样,都是因为妈不好,妈生你的时候吃错了药,害你一出生就得了这种绝症,要靠换这种特殊的血才能活下去,所以无论如何,妈都会想办法救你。”


“妈,每年都有学生被我们吓得发疯,然后又去杀了另一个我们需要血型的学生,我们再把那个死者伪造成被吸了血的样子,这样做,我已经累了,不如就让我走吧……”


“妈不会放手的,医生可以宣判你的死刑,但妈不会!妈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救你!”


“妈……”男生感动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不远处的树上,杨嫣和莫一青并排坐着,用望远镜看着他们母子。


“杨嫣,谢谢你帮我演这场戏。”


“不用谢,你哥哥去年死得太冤枉了,我们现在终于找出了真相,可以帮到你,我很开心,谁让我们是发小。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对付他们这对陰毒的母子?我们已经将他们的话录下来,不如去报警?”


“不,”莫一青看向远处,“我哥死得那么惨,我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你有什么打算?”


“这个陰生馆的传说,应该有人来结束它。不如,就让制造这个传说的两个人自己来亲自结束!”


两个女孩对视后,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标签:真实鬼故事上海鬼故事托梦阴婚神算子鬼故事母亲眼泪白无常家里鬼故事精彩的鬼故事五猖菩萨简短鬼故事鬼压床灵异故事校园鬼故事适合寝室讲的短鬼故事真实鬼故事之恐怖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