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一起死

来源: 校园鬼故事 2022-08-31
字体:

一名网友自创的鬼故事。你绝对猜不到结局!


英雄帖


校园BBS上出现了一个被狂顶置顶的“英雄帖”。


最新3D恐怖电影《陪我一起死》即将首映,邀请七位最有胆量的“勇士”前来鉴赏。如果你能在整部电影的放映过程中不做出尖叫、闭眼、捂嘴等各种胆怯的举动,就可以获得十万元的奖金。否则,必死。


PS:胆小勿入,吓死自负。


跟帖不计其数,应征者更是数不胜数。


恐怖电影,3D,十万元奖金,光是这三个关键词就足以让周宇热血沸腾。


第二天下午,周宇收到了组织者寄来的电影票。时间是今天夜里十二点,地点是市郊五星大剧院。冥纸黄的票面上画着一颗黑色的骷髅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组织者独具匠心地给了它一双活灵活现的大眼睛,顿时给它的诡异加到了满分,连周宇都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过,让周宇觉得奇怪的是,信封上并没有贴邮票,连地址都没有写,它是怎样寄送到周宇手上的呢?


周宇忍不住又去浏览了一下那个帖子。发帖人公布了入选名单:周宇,冯聪,郭淼,石鹏,王宇梦,赵海涛,花蕾。居然全部都是“勇气培训社”的成员,周宇的嘴角掠过一丝笑意,为自己的组员都是公认的勇者而欣慰。不过,花蕾怎么也会在入选之列呢?


“勇气培训社”的成员都以胆大著称,在周宇的带领下,经常组织一些恐怖刺激的活动,进鬼屋对他们来说都等于回家一样温馨。惟独花蕾每次都被吓得花容失色,惊声尖叫。她是整个社团中最胆小的人。


不过,周宇就是喜欢花蕾。


他拿起手机,给花蕾打了电话:“喂,花蕾,今天晚上的电影你别去看好吗?‘胆小勿入,吓死自负’,电影肯定会很恐怖,你胆子又太小,我担心你承受不了。”


花蕾有些愠怒:“谁说我胆子小了!”说罢挂掉了电话。


周宇自嘲地笑笑,花蕾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对她的心意。他继续浏览网页。


名单下面,发帖人紧跟着又跟了一个帖子。


“如果我告诉你们说,今夜,你们都会死!那你还敢准时来看电影吗?PS:反悔者死!”


周宇的心忽地一紧。


果然是制造恐怖的高手。


五星大剧院


周宇紧赶慢赶地抄完了第二天要交的作业,时间已经逼近了午夜十一点。他匆匆赶到校门外,恰巧碰到了花蕾。


“其他人都先去了,我在这里等你。”这是花蕾的第一句话。


周宇感觉周身一阵温暖。两人在校门外的公交站台的牌子上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一班能够到达五星大剧院的公交车。无奈,看看兜里的钞票,周宇忍痛坐上了出租车。


“我们去市郊的五星大剧院。”


四十多岁的出租车司机启动了汽车,却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小伙子,那个电影院早就荒废十几年了。你去那里做什么?”


一定又是组织者用心良苦的选择。


周宇不得不佩服,那个神秘的组织者把每一个环节都设置得诡异恐怖,那今夜的电影一定会刺激到恐怖爆棚。周宇不由得更兴奋了。


“师傅,五星大剧院是什么时候荒废的啊?”路程很长,周宇无聊地打听。


“嗯,差不多快二十年喽。”司机回忆着,“我年轻的时候还在那里看过电影呢。不过,五星大剧院经常闹鬼,所以八十年代大建设时期开始后,就给荒废了。不过,最最奇怪的是,五星大剧院虽然是荒废了,却无法拆除!推土机每次都是在离它还有两三百米的时候就毫无缘由地熄火瘫痪。后来人们打算埋炸药爆破,但是每次埋下去的炸药都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翼而飞!”


周宇听得异常兴奋,两眼放光地追问:“那五星大剧院闹鬼是怎么回事?”


司机表情变得凝重,长长地一声叹息:“唉,文化大革命时期,五星大剧院是开批斗会的主会场。数不清有多少人被无辜错打成牛鬼蛇神。听老人们说,有的人承受不了冤屈,当场就被气得吐血而亡。五星大剧院里承载了太多的怨气,能不闹鬼吗?我倒是真的见过一次鬼。那时候我跟你们一样大,一个人跑去看电影。那场电影人很少,我的左右都是空座位,电影放映到一半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右边座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她不看电影,倒盯着我看,看的我心里美滋滋的。年轻人的心理,你们懂的呵!”


周宇抿嘴笑笑,点头表示理解,眼睛却不由地瞄向身边的花蕾。


“但是,你知道吗,我当时他妈的完全是自作多情!”司机的语气里有不易察觉的颤抖,“虽然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但是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要哆嗦。那女孩儿脸色有些灰白,我总感觉她的眼光有点飘忽,像是穿过我的身体看向我左边的什么物体。我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却看到在我的左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坐着一个女孩子,她也定定地看着我,脸色灰白。而她的脸跟我右边女孩儿的脸居然是一模一样的!”


周宇听的心肝一颤。


“后来我生了一场大病,老人们说我是在电影院里遇到了在文化大革命中冤死的小梅。她被批斗的时候,她的情人躲了起来,她死后一直在电影院里等她的情人回来。”


花蕾怯懦地问:“那小梅现在还在五星大剧院吗?”


“我好久都没再去过那里了。不过,听说最近五星大剧院在夜里总会传出放映电影的声音,还会有女孩子尖锐的叫声。想想都毛骨悚然。”


花蕾吓得一把抓住了周宇的胳膊:“我们别去了,回学校好不好?”


周宇摸摸花蕾的头:“傻姑娘,别这么胆小,说不定那电影就是人放映的呢。咱们现在不也是要去五星大剧院看电影吗?”


花蕾放开了周宇的胳膊,一嘟嘴:“我才不是胆小鬼!”


反悔者死


看看时间,离十二点还有一刻钟。出租屋里,郭淼叼了支烟,悠闲地抱着笔记本玩游戏,浴室中有哗哗的水声,在这所大学中,同居已经不算什么秘密。


这群愚蠢的家伙,收个电影票就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去看无聊的午夜场。深更半夜的,在家里陪老婆多有情趣!想到下午恶作剧地将那张恐怖电影票贴在女友的后背上,郭淼就不觉地要发笑,他喜欢看女友惊慌失措的表情。


郭淼这样想着,电脑屏幕上突然自动跳出了BBS上的那篇“英雄帖”。他吓的浑身一哆嗦,怎么会这样子?百思不得其解,他却很清楚地看到组织者前一秒的最新跟帖:最后提醒,迟到者死!郭淼,一刻钟时间,你赶得到吗?


郭淼吓得魂不附体,他仿佛听到一个犀利的鬼在他的耳边放声大笑。


真是见鬼啦!他疯了似的满屋子翻找那张画着骷髅的电影票。他觉得他必须准时赶到电影院。


女友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淼,你是在找电影票吗?”


“对,你知道它在哪里?快给我!”


“你不是把它贴在这里了吗?”女友转过身,撩起齐腰的长发。那张电影票竟然透过衣服,牢牢地印刻在女友白皙的后背上。该死的黑色骷髅此刻居然变成了红色,还有血丝从嘴角渗落。


“啊!”郭淼惨叫一声,冲上去想要将电影票从女友的后背上揭下来。


女友却阻止了他。她的脸变得灰白,冷漠地看着郭淼,诡异地笑道:“郭淼,你尖叫了!”


五星大剧院门外,刚下出租车,周宇接到了郭淼女友的电话,她的声音颤抖着:“周宇,郭淼死了!那个反悔者死的诅咒是真的!”


周宇倒吸一口凉气,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这一场电影的恐怖氛围绝非人类制造。


挂掉电话,周宇看着有些发抖的花蕾,牵了她的手,大无畏地走进了灯火通明的电影院。时间是十一点五十五分。


电影院里,其他四个人都已经到了。


“郭淼死了。”周宇沉重地宣布,“帖子里‘反悔者死’的诅咒成真了。”


“我一早就说那帖子很诡异!”冯聪悔恨地抓自己的头发,“帖子里还说今夜我们都会死!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说着冯聪就要往外走去,周宇拉住了他,提醒道:“反悔者死!”


他扑通一下坐回位子上,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偶娃娃。


“老大,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王宇梦一双惊慌的眼睛无助地看向周宇。


“我们这么多人,就算真有鬼,又能怎么样?”周宇安慰着所有人,“我们大家坐得靠近一些,这样就不会害怕了。记住,我们是全校胆量最大的人!”


“啪”,电影院的大门严丝合缝地对上,周宇跑过去查看,门被从外面锁上了。


钟声敲响了十二下,灯准时熄灭,整个五星大剧院陷入一片黑暗中。


有光束投影在大银幕上,电影开场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什么最新电影,分明是“勇气培训社”上次鬼屋活动时拍下来的录像,其中绿毛僵尸追得花蕾抱头鼠窜的画面至今都被奉为经典。


周宇的心揪了一下,这录像至今只储存在他的私人电脑里,绝无副本,是谁恶作剧地将它偷了出来?他疑虑地扫视了一圈身边的人,没有说话。


大银幕上,花蕾被绿毛僵尸吓得挤到了墙角,抱着头蹲在那里只知道哭泣。所有人都没心没肺地嘲笑她,录像戛然而止,下一秒,再也没有人敢笑了,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画面中的花蕾慢慢地抬起头来,脸色变得灰白,笑声极其诡异:“大家好,我就是你们一直嘲笑的胆小鬼。现在我真的成了鬼,你们还敢跟我比胆大吗?”


周宇倒吸了一口凉气,再看看身边,哪里还有花蕾的身影!


“啊!”是冯聪的尖叫声。


一把锋利的砍刀从天而降,正正地劈在了冯聪的脑门儿之上。血飞溅得到处都是,冯聪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死在了座位上。


银幕上的花蕾冷冷地笑:“胆小鬼!都说不要尖叫了。”


“花,花蕾是鬼?”石鹏强忍着声音中的颤抖。


“叮咚,猜对了!”花蕾灰白着一张脸,却笑得很得意,“为了训练自己的胆量,前天夜里十二点,我独自一人在这家电影院看恐怖电影,很不幸,我活活地被吓死了。”


“那你为什么要害我们?”王宇梦有些愤怒地问道。


花蕾却不接话,她看向周宇:“社长,你记得司机大叔讲的故事吗?文化大革命时期,‘诬陷’足以杀人。那么,你们有没有想过,‘嘲笑’也足以杀人?”花蕾忽然尖锐地笑,“在你们毫不顾忌别人感受的嘲笑声中,花蕾早就被你们杀了一千一万遍了!”


王宇梦低下了头,不再说话。她第一次感受到这般深刻的惭愧。


从想要我死的理由开始说起


“都说是3D影片了,不来点3D效果,未免有欺骗观众之嫌。”话音未落,电影银幕“哧喇”一声裂作两块,花蕾竟硬生生地走了出来!


王宇梦吓得捂住了嘴巴。这个动作被花蕾敏感地捕捉到,她看向王宇梦:“你害怕了?”


“不,我没有!”王宇梦慌忙把手放了下来。


周宇强迫自己尽量平静地对话:“花蕾,你因为被嘲笑就必须杀害你的伙伴吗?你这样子做未免太不成熟!不论是谁的嘲笑,都是没有恶意的。”


“如果你觉得这样的理由还不足够的话。那,好吧,那就从你们想要我死的理由开始说起。”花蕾微微一笑,“我们来做一个游戏。现在起,我按照座位号码,每五分钟就会杀一个人。如果在被杀之前,你能说出其他人想要我死的理由,那你就能坐到最后一个座位上等待。现在一共还有四个人,我只 ヅ会杀三个。计时开始!”


坐在一号座位的石鹏额角冒出了冷汗,秒针就像一根刺一样按照固定频率扎刺着他的心脏。他紧张极了,表情极其难看地环视了每一个人的脸,脑海中拼命地搜索着谁曾经说过花蕾的坏话。


其他三个人都紧张地注视着他,生怕说出自己的名字,也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花蕾的倒计时快要数到零的时候,石鹏一闭眼,一口气地说:“赵海涛,你拒绝了赵海涛的表白之后,所有人都嘲笑他,他说你是个坏女人,希望你死去!”


花蕾满意地微笑,一把从天而降的砍刀无情地落在了赵海涛的脖子上,血溅了石鹏一脸。


石鹏松了口气,迅速坐到了最后一个座位上。为了保命,他说谎了。


倒计时重新开始,二号座位是王宇梦。她慌张了。看看周宇,又看看石鹏,在倒计时到最后一秒时,她小声地说:“石鹏,你在辩论赛上打败他的时候,他曾经跟我说特别想要你死!”


话音未落,石鹏命丧刀口。为了保命,她说谎了。


王宇梦却不去坐到最后一排,她坐到了周宇的身后,现在只剩下她和周宇两个人了。而,她的生命,现在就捏在周宇的手中。


倒计时再度开始。王宇梦向前探了探身,贴在周宇的耳边说道:“老大,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你的命!”


周宇身子一震,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身后这个曾经被自己拒绝的女生,他的眼睛湿润了。五分钟的心理斗争结束后,周宇的声音低得连自己都听不到:“你是王宇梦的情敌,她早就对你恨之入骨了。”


又是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一把砍刀,结束了王宇梦年轻的生命。临死之前,她艰难地对周宇说:“我爱你!”


周宇红着眼圈儿站起身:“你说要杀三个人,现在已经杀完了。那,我可以走了吗?”


花蕾步履极快地移动到周宇身边,灰白色的脸上看不出表情:“那只是游戏规则。我并没有说我在游戏结束后不会杀人!”


周宇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永远都不要跟鬼讲条件!


他绝望了:“我从没有嘲笑过你,也没有想过要你死。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要我的命的话,那你就来取吧。”


花蕾鄙夷道:“你从没有嘲笑过我?你还记得你给我打的最后一次电话里都说了些什么吗?”


周宇努力回忆,却无所得。他真挚地说:“花蕾,你知道吗,从你冒冒失失地加入我们社团的那一刻起,我就喜欢上了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从未对你有过哪怕一丁点不好的想法!我实在记不起我跟你说过什么,但我肯定我从未伤害过你!”


“不记得了吗?”花蕾冷笑一声:“那是在上一次结束培训后,我被大家嘲笑得抬不起头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我满心欢喜地以为你是来安慰我的,可是你给我的伤害要远比任何人都来的更残忍!你只说了一个字──‘滚’。”


周宇恍然大悟后表情变得异常复杂,他极度痛苦,却又在轻笑:“花蕾啊花蕾,我真不知道你心胸狭小到此等地步。我知道你喜欢滚石,于是连夜排队买了两张滚石三十周年演唱会的门票,想要约你一起去看。可是,我打电话给你,只来得及说出第一个字,手机就没电了。你知道为这事我后悔了多久吗?”


花蕾一下子愣住了,她从未想过事情会有另外的真相。


生日快乐


周宇环视了四周死相惨烈的伙伴,冷笑了一声:“朋友真的是关键时刻拿来出卖的吗?”


这时,大门忽然被一股巨力撞开。一股陰风刮进了屋子,出现在眼前的人居然是郭淼。


他面色铁青,嘴角汩汩地往外流着鲜血,两只眼睛瞪得很大,头无力地吊在脖子上,每走一步,头都要晃动一下。看到郭淼死后的惨象,周宇的心一揪一揪地疼。


郭淼僵直着身子走到周宇身边,艰难地抬起头来,从满是血的牙缝中挤出了四个字:“生日快乐!”


灯光一下子亮了起来,整个礼堂被照得通亮。


周宇的反应慢了一拍,他还在发呆之际,原本惨死的人们都站了起来,兴高采烈地围在了他的身边。


“周宇,意外吧?这是我们为了给你庆生,特意组织的一次培训!”冯聪一把拿开脑袋上的道具砍刀,得意地问周宇,“怎么样,恐怖吧?”


周宇一张被吓得苍白的脸好歹有了血色,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重重地捶了冯聪一拳:“还真被你们给吓坏了!我的小心肝儿呦,已经再ญ也禁不住惊吓啦!”


“别说是你,他们这几个坏蛋居然都没有把计划告诉我!我差点没被我老婆给吓死!”郭淼愤懑地说道。


冯聪更得意了:“是你老婆自己决定不告诉你的。她说她想要看看你害怕时的样子!”


郭淼长叹一口气:“唉,遇人不淑啊!”


大家都忙着给周宇庆生,王宇梦却变得异常安静。她走到周宇和花蕾之间,牵着花蕾的手放进了周宇的手中,声音极轻地说:“老大,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我永远都走不到你的心里。我现在死心 シ了。你们俩才是天生的一对儿!”众人大笑着齐声说道:“社长,我们永远跟你在一起。”


电影正式开场


刚刚那位司机大叔突然怒气冲冲地闯进了五星大剧院,走到花蕾身边不满地质问道:“我说你这个小姑娘真不厚道!你说我帮你讲故事就给我一百块钱。这么冷的天,我在外面等了你这么久,你还不出来付账啊!”


周宇忽然明白那五星大剧院的故事也是花蕾的安排,怪不得感觉故事那么像恐怖故事《梅花剧院》里的片段。


周宇连连跟大叔道歉,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塞到他手中。


大叔看了一眼手中的钱,怒火更胜:“我说你这个小伙子怎么能拿冥币糊弄人呢?这死人用的钱拿出来会吓死人的!”


周宇眉宇间透着淡淡的清冷,略带笑意地反问道:“你前天肇事逃逸时撞死的人就是我,你说我该用什么钱呢?”


大叔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周宇的脸变得灰白,两只眼睛死鱼一样的突出。他环视四周:“你们刚刚说,你们要永远跟我在一起?”


一股陰风吹得整个剧院飞沙扬尘。大门“啪”地一声紧紧地关闭,灯光瞬间熄灭。


周宇的巨幅遗像出现在大银幕上,面容冷峻地宣布:“人都到齐了,电影正式开场!欢迎你们《陪我一起死》!”


标签:白无常阴兵托梦阴婚神算子鬼故事上海鬼故事精℉彩的鬼故事五猖菩萨鬼压床简短鬼故事灵异故事太平间鬼故事校园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