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医学教授当性奴,一桩交通肇事案的离奇结局(2)

编辑:小故事大全网发表日期:浏览:156

满腔羞辱却无处诉说,可那场交通事故如箍在头上的箍,让他动弹不得。

  贪污百万,为人整容

  2011月的4月,距离车祸也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新年后,院方正式任命沈立文为心血管室主任。

  一天,刘国华竟来到了他的办公室,说,他从王芳的短信里已知两人的关系,但他可怜两个女儿没有妈妈,请沈立文不要再与王芳纠缠,离开她。

  沈立文也顾不上脸面,几乎哀求刘国华:“你把她管住不来找我,我倒贴钱你都行!”不想,刘国华叹息道:“你入了她的套,也算是你倒霉。”说着,讲起了他和王芳的经历:她是个心比天高的女子,一心想找个如意郎君,但因相貌不佳,性格强势,一直没能如愿,还备受耻笑。到30岁时,她才心不甘情不愿与他结婚。王芳瞧不上刘国华不赚钱的工作和老实的性格,更瞧不上他的性能力。虽然王芳为他生了两个孩子,但还是给他戴过几次绿帽子,每次找的都是条件不错的人,每次都闹得人尽皆知。为了这个家,他都忍下来了,他觉得王芳这样疯狂,其实就是不甘心接受不济的命运。

  沈立文突然明白:王芳是个非常可怕的人,在一定程度上,他只是她向世俗发泄不满的工具,绝不会因为车祸过了追诉期就真的放过他。纵使他万般隐忍,王芳终究会找各种理由把事情闹大,让他名声扫地,然后再拂袖而去。

  这是沈立文断然不能接受的结果。冥思苦想之际,一个念头闪现:王芳如果得到社会的认可了,她的不甘和愤恨不就会削弱了吗?而让王芳得到认可,就是用她最渴望的容貌去征服那些成功人士。

  为了救自己跳出火海,一个大胆的想法进入沈立文的脑海,让王芳去整容,让她过上另一种生活,忘了他的存在。

  拿定主意后,沈立文第一次主动约了王芳,他无奈告诉王芳,他是真心想弥补王芳,但心有余力不足,年岁渐长,实在无法满足她。他决定送她到韩国进行全身整容,让她因美丽受到万千男子的追捧,那时,她的任何问题都不会再是问题,而一切费用由自己提供。

  王芳不敢相信他的好心,虽然她对沈立文有某种占有欲和好感,可美丽对女人具有致命的诱惑力,她答应了,并提出要手术费用和在韩国的生活费用共500万新台币。没什么比重新过上正常生活更宝贵的了。沈立文咬着牙答应了。

  可这笔巨款从哪里来呢?沈立文不能向妻子要钱。无奈之下,沈立文决定铤而走险,以准备购买仪器为名,从科室几千万的科研经费里支出500万元救急,把王芳安顿后,他再想办法慢慢将这笔钱补回去。

  2011年5月,在一家西餐厅,沈立文将一份交通事故调解书和500万的支票递给王芳。协议书明确,这500万新台币是作为对刘国华和王芳的补偿,双方不再因车祸产生其他纠纷。王芳欣然签字,沈立文高兴极了。

  自此,王芳真的再没与沈立文联系过;沈立文不知道王芳是否真去整容了,他在意的是:他终于摆脱了“性奴”的噩梦。经此变故,沈立文专心事业。同时,更加珍惜与妻儿一起的美好时光。

  可2011年12月,因为建新校舍的资金使用不透明,台湾大学的校长、法人被人实名举报到监察局。台湾大学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资金使用的调查。正是在这场调查中,沈立文被挪用的公款很快被发现。2012年元旦刚过,台湾大学财务报警称沈立文移用公款500万新台币;1月15日,春节之前从台大医院将刚做完手术的沈立文带走。

  戴着手拷被带进警车的时刻,沈立文捶胸顿足,老泪纵横:他一辈子就在乎声誉,怕被人取笑,临了,不仅被人讥笑,还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真正是后悔莫及!

上一篇:
下一篇:

情趣农庄”:把虚拟的网络世界搬进现实来

看不见的凶器

命断高油价:一房一车压垮小白领夫妻(2)

深圳的心痛:家长会里的暧昧猛于虎,深圳一起幼儿园家长出轨引发(2)

“背包客”之殇:女翻译缘何殒命川藏线(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