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祸起暧昧三角恋,京城作曲家死亡之谜(2)

编辑:小故事大全网发表日期:浏览:120

逼停了殷丽华的车后,邝维民走下车,因为乔抚宁比较强壮,邝维民怕自己打不过对方,便顺手从车上拿了一个空的红酒瓶用牛皮纸袋包着。

  邝维民用手拍打殷丽华的红色高尔夫副驾驶门,冲乔抚宁大喊:“你给我下来,你以为你他妈是谁,竟敢坐在我老婆的车上。”乔抚宁打开车门,想和邝维民解释一下,哪知邝维民冲他就是一串脏话。血气方刚的乔抚宁干脆就坐在车上,也冲邝维民说了几句粗话,两人很快扭打起来。邝维民见自己不是乔抚宁的对手,挥起手中的红酒瓶朝乔抚宁的头部猛“杵”了三下。

  随后,邝维民将乔抚宁拽下车,继续用脚踹对方。这时邝维民有点纳闷,刚才还力大无穷的乔抚宁此时已没了还手之力,他担心是不是自己刚才用红酒瓶将对方打蒙了,看到乔抚宁的嘴边在流血,不再还手后,邝维民停手并大喊“滚蛋”。直到乔抚宁步行走上人行道后,邝维民才和妻子殷丽华驾车离开。

  据后来殷丽华接受调查时称,当时她看到老公逼停自己的车,担心老公误会,正准备开车门解释,但当时老公很生气,根本没有听她的解释,就拉开副驾驶的门打人。此后,由于后面的车辆不停按喇叭,邝维民才停了手,而两人离开时,都认为乔抚宁伤势并不严重。

  然而,邝维民和殷丽华回到家里“算账”时,乔抚宁却出现了意外。当天中午12点40分左右,乔抚宁被路人发现躺在路边的积水中,额头两侧有血。随后,乔抚宁被送往附近医院抢救,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直到7月26日殷丽华上班时,她才得知乔抚宁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立即通知了邝维民。邝维民连忙拿了有十几万积蓄的银行卡,于下午在领导的陪同下前往医院探望乔抚宁。当晚,邝维民在医院向警方自首。

  在重症监护室,乔抚宁的瞳孔已经散开4毫米,并在随后三天中一直处于无意识的昏迷状态,最终于28日死亡。司法鉴定显示,乔抚宁头部的左侧、顶部和右侧均出现骨折,而且伴有双脑室出血等症状,死于重度颅脑损伤。

  凶案发生后,警方在调查案情的过程中通过询问殷丽华等人才发现,“现有证据未发现邝维民的妻子殷丽华与乔抚宁存在不正当关系。案发当天,他们的确是去五环的一个羽毛球馆打球,但邝维民想当然地认为殷丽华和乔抚宁关系不正常,于是恶语相加,最终酿成悲剧。”

  直到这时,邝维民才明白了事实的真相,然而,悔之晚矣,因为激愤,邝维民用红酒瓶朝乔抚宁的头部“杵”了三下,这三下,却给三人“杵”下了一生的悲剧:乔抚宁惨死、殷丽华将承担该承担的责任、邝维民被逮捕并将承担法律的严惩!2012年1月12日,检方以故意伤害罪将邝维民公诉至北京市一中院开庭审理。

  在法庭上,乔抚宁家属的代理律师对检方提出的故意伤害罪的罪名提出了异议,他指出邝维民和殷丽华在明知乔抚宁头部受伤的情况下,仍将其弃于马路边,既不报警也不施救,这一行为的实质是放任乔抚宁可能死亡的结果发生。因此律师认为,两人都应该被追究刑事责任,而且罪名应为故意杀人罪。

  但常年办理故意伤害案的检察官告诉记者,故意伤害罪的故意内容只是损害他人身体,主观上并没有要剥夺他人的生命。即使伤害行为客观上造成了对方的死亡,也往往是行为时出现未曾料到的原因而致打击方向出现偏差,或因伤势过重等因素引起。此案来看,邝维民虽然与乔抚宁存在矛盾,但是并非深仇大恨或者积怨很深,由于当日发生摩擦才发生此案。此外,邝维民事前并没有预谋,作案地点的环境和作案时间都不是预先设计的,使用的凶器是红酒瓶,并非最能致人死亡的工具,所以检方以故意伤害罪对他提起公诉是合理的。

  对自己所犯罪行以及被害人乔抚宁家属提出的70余万的索赔,邝维民表示没有异议,并在庭审时称:“我有罪,但是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希望法院能够从轻处罚!”

  邝维民当庭认罪,但死者家属对检方证据提出质疑,法官询问双方当事人是否就民事赔偿部分接受调解,乔抚宁家属的代理人说:“乔抚宁的妻子不同意调解,要求依法从严惩处凶手。”

  对于这些质疑,法庭表示会在休庭后进行合议,如认为对案件的结果有影响,将另行开庭。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过程中。等待邝维民的,必定是法律的严惩!

上一篇:
下一篇:

情趣农庄”:把虚拟的网络世界搬进现实来

看不见的凶器

命断高油价:一房一车压垮小白领夫妻(2)

深圳的心痛:家长会里的暧昧猛于虎,深圳一起幼儿园家长出轨引发(2)

“背包客”之殇:女翻译缘何殒命川藏线(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