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香港富豪设陷阱,省级大贪官沦落“美艳团”(2)

编辑:小故事大全网发表日期:浏览:87

 狂贪数亿,应声落马

  渐渐地,黄永权习惯并迷恋这种快乐销魂的生活,并无限向往。为此,尽管工作非常忙碌,但他总是尽可能地挤出时间,找各种理由公款出差港澳一至两次,既享受赌城豪赌的豪爽与剌激,又享受“美艳团”的风情万种。

  可是,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黄永权到澳门豪赌,到香港享受“美艳团”,头几次是黄革忠埋单,待黄永权“上瘾”后,黄革忠向他摊牌:作为企业家,赢利是最终目的,以后黄永权要赌钱、要享受“美艳团”他自己付费。黄革忠还告诉他,“美艳团”每人每晚出场费高达10万港币,他在黄永权身上已花费了近千万元。

  黄永权这才知道,黄革忠在澳门的控股公司,名义上是经营房地产、金融业,私底下却是利用澳门赌城帮助内地到澳门赌钱的官员“洗钱”来牟取暴利。黄永权若要赌钱,只要把钱转到黄革忠澳门的公司,就可以到澳门豪赌了。

  “美艳团”则是黄革忠网络了世界各地的艺人,既卖艺又卖色。内地官员可把公款汇到他的公司,然后到香港消费。利用这些方式,黄革忠和多名内地官员勾结,从政府拿到项目发财,而那些官员也乐得送个人情给黄革忠,然后从他那里体验前所未有的刺激。

  黄革忠这些年对黄永权的热情“款待”,让黄永权既迷上了赌、又迷上了色,已欲罢不能。为了筹集资金满足自己的赌欲、淫欲,黄永权渐渐丧失了理智,铤而走险,动用手中的权力,在黄革忠的“配合”下,疯狂敛财。

  黄永权最先把眼睛盯在了城市房地产供地和市政建设上,并变得独断专横。在房地产供地上,哪个地产老板给他的好处大,他就批给谁;每年几十个亿的市政建设项目,他不招标,一个人说了算,并将“BT”模式工程建设新理念广泛推广运用,按照他和黄革忠达成的协议进行运作。

  仅在市政项目建设和土地资源项目上,黄永权就为黄革忠创利不下2亿,而他所得分成就存在黄革忠那里,此后,黄永权到香港享受“美艳团”都从这些费用中支出。

  黄永权自然知道在香港、澳门的消费很大,动辄就是上百万,而他也知道自己在实权岗位的时间不会很长,为筹集足够的资金供退位后享受,他除了在土地审批、市政项目建设上捞钱外,他还变戏法,以招商引资中介费、宣传费、考察费、接待费等名目,将公款转到黄革忠在香港、澳门的公司。

  2010年5月,黄永权攒足了足够他享用一生“美艳团”的费用后,获提拨到别的部门任职。他侥幸地认为,随着他的离任,他在当地所做的一切、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将被时间的尘埃所湮没。

  谁料,黄永权刚新的岗位上上任,一些有正义感的群众,便将黄永权违法违纪的相关材料寄到相关部门,请求对胆大包天、贪污受贿成性的黄永权进行跟踪监督。

  同样有着正义感、对腐败分子深恶痛绝的纪委工作人员,在对黄永权的“历史”秘密调查,掌握了黄永权和黄革忠等人翔实的经济犯罪证据后,把相关举报材料层层上报。最后,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历经近一年的调查,终于查出黄永权利用职权和黄革忠合伙骗取钱财以及黄永权在征用土地上收取巨额贿赂的众多事实。

  2011年2月19日,黄革忠被相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据悉,黄永权的很多问题,都是从黄革忠那里打开缺口的。2011年5月10日,新华社发布消息,黄永权已被“双规”。不久,黄永权被免职。

  2011年12月9日,黄永权受贿案被公诉至法院。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过程中。

上一篇:
下一篇:

情趣农庄”:把虚拟的网络世界搬进现实来

看不见的凶器

命断高油价:一房一车压垮小白领夫妻(2)

深圳的心痛:家长会里的暧昧猛于虎,深圳一起幼儿园家长出轨引发(2)

“背包客”之殇:女翻译缘何殒命川藏线(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