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背包客”之殇:女翻译缘何殒命川藏线(2)

编辑:小故事大全网发表日期:浏览:115

当他轻轻走到魏茵身后时,魏茵却突然转过身来,把相机递给他,说:“大哥,请你帮我拍一张吧!”说着,她又手把手教武易如何拍照。

  武易接过相机,试探着问:“这个相机值不少钱吧?”“这是佳能50D单反相机,5000元买的,不算贵。”魏茵心直口快,压根没想到5000元就相当于对方一年的收入。

  由于两人正面相对,武易没有胆量直接下手。拍了几张照片后,魏茵又转过身,背对着他看风景,武易感觉机会来了,正要冲上前抢包时,突然,从得荣县方向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他只好打消了念头,心中有些懊恼。

  重新上路后,武易不再多说话,脑海里却一直盘算着前面什么地段适合停车下手。而魏茵则兴奋不已,不停地举着相机沿途按快门。

  前行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后,他们进入了乡城县得多乡境内。当前方出现一个岔路口时,武易装作不经意地问:“你以前来过我们这儿吗?”魏茵脱口而出:“没有,我以前走过青藏线,这是第一次走川藏线!”武易听了,有了主意。

  驶近岔道口时,他不动声色地将车驶向了通往得多乡的路——他对那一带非常熟悉,知道得多乡境内的小路平时很少有车辆和行人经过。这时,魏茵注意到了在岔路口竖着不同路标的指示牌,奇怪地问:“大哥,为什么我们没有走通向县城的路,而是往得多乡去呢?”武易一惊,立即搪塞说:“那条大路在铺石头,很难走。这条路也可以通往县城,而且近得多!”魏茵信以为真,继续沉迷于沿途风景中。

  上午11点,武易的摩托车突然爆胎了。魏茵只好帮他推着摩托车前行。武易想,摩托车坏了,自己抢劫后很难逃跑,因此只好另寻机会下手。

  两人推着摩托车前进了大约3公里后,来到了得多乡派出所旁边的一个修理铺。修好摩托车后,已是中午12点半。魏茵发现前面有一家餐馆,便对武易说:“大哥,我请你吃饭去,我们吃完了再上路!”武易想到吃饭时人多眼杂,一会儿自己抢了她的钱,警察事后调查,肯定很容易找到自己。于是,他借口自己要早点赶回家,没时间吃饭。魏茵说:“那好吧,我们到前面吃点我带的干粮吧!”

  罪恶之手掐断梦想悲惨遇害令人痛惜

  再次上路后,前行大约1公里多,魏茵叫他停下车。两人找了一块平地,吃着魏茵包里的面包。武易边吃边观察四周,这里是乡城县得多乡前往扎马村的道路,行人稀少,寂静一片。他感觉这是下手的好机会。而浑然不觉的魏茵正一边吃着面包,一边低头翻看着手机,嘴里嘟嚷着:“这地方太偏了,手机竟然没信号……”

  武易眼里凶光一闪,正要站起来扑过去时,突然,从乡政府方向传来了汽车的声音。他赶紧低下头,拿面包吃起来,额头上直冒汗,手也微微颤抖着。而魏茵一直低着头,没注意到对方的紧张。这时,一辆小货车从远处驶来,魏茵抬起头来,武易心里一慌,站起来说:“走吧,我们抓紧时间!”

  这次上路驶出十几公里后,魏茵终于发现了问题:斑驳的公路不知何时变成了狭窄的泥巴路,最后越来越偏,越来越难行,摩托车几乎是在人迹罕至的旷野中前行。她不禁有些紧张,问:“大哥,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武易说:“这是通向乡城县的近路,这个村子穿出去就是,能节省一个多小时呢!”

  如果魏茵仔细研究过地图,就会知道,得荣县到乡城县仅120公里,且只有一条公路可抵达。而如果她再多问几句,也许就能从武易慌张的话语中发现危险,找机会逃脱。可是,多年来,她在旅途中还从没遇到过居心叵测的陌生人,没有戒备心理的她,轻易相信了武易。

  下午5点,武易载着魏茵来到了乡城县境内的玛依河边。从上午9点出发,他们已经跑了200公里山路。此时天色已开始暗淡下来,魏茵见摩托车一直在山林中穿行,连县城的影子都未看到,不禁焦虑起来,她再次问道:“大哥,你确定没走错吗?为什么我们还没到啊?”

  四周寂静无声,武易左右一打量,正是下手的好地方,于是干脆停下车来,说:“快了,沿着这条河再走一会儿就到了!”他指着前面十几米远的一片小树林,说:“前面有一个小景点,你要不要过去拍照?”魏茵坐车累了,正想下车走动一下,便跟着武易往小树林走去。进了小树林后,魏茵左顾右看,疑惑地问:“大哥,这里有什么好拍的呀?”

  刚说完,她突然发现武易眼露凶光,顿感不妙,正要撒腿往外跑,武易已经扑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背包。魏茵一慌,脚一滑,摔倒在地上,但她扔拼命保护自己的背包,嘴里大声叫道:“你,你要干什么?”武易恶狠狠地吼道:“我没钱了,要你的包和相机。”魏茵大声尖叫:“来人啊!抢劫啊!”

  武易虽知四周无人,但还是吓坏了,扑上去想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喊叫,魏茵拼命挣扎,仍坚持呼救。武易急了,在混乱中摸到一块石头,砸向魏茵的太阳穴。魏茵一下昏了过去。武易慌张地取下她的背包和相机,正要离开时,突然发现魏茵的身体又动了一下,眼睛也睁开了。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再次举起了石头。魏茵惊恐万分,赶紧求饶:“大哥,东西你都拿走吧!求你别杀我,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女儿!”

  她苦苦的哀求让武易心软了,举起石头的右手在空中停了下来。魏茵见状,连忙说:“你放心,我绝不会报警,你赶紧走吧!”

  谁知,武易做贼心虚,一听“报警”二字,又害怕她真的报警,于是将手中的石头狠狠地砸了下去。“啊……”随着一声惨叫,魏茵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了。

  武易摸摸她的鼻孔,发现没了呼吸,便将尸体拖到河里,又找来一块巨石,将尸体压到水底。而后,他拿着抢来的东西,骑上摩托车原路返回,连夜狂奔了200多公里,于27日早上9点多回到了得荣县的家中。他从魏茵的行李中找出了手机、相机、MP3、银行卡、身份证和4500元现金。由于不知道密码,他不敢去银行取钱。

  在家里躲了一天后,惊恐交加的他,又于4月28日逃往云南德钦县。在德钦县呆了不到半天,他又再次逃往四川甘孜州巴塘县。在巴塘,思念女友的他用魏茵包里的手机给身在得荣县的女友打了一个电话。正是这个电话,成为警方后来破案的重大线索。

  6月24日,警方经过周密的摸排调查,锁定了武易有重大作案嫌疑,并通过对其女友的询问,获知武易所在的方位。当晚,警方迅速出击,将正躲藏在巴塘县一家养猪场的武易抓获。

  6月26日,警方在武易的指认下,从玛依河中打捞出魏茵的尸体。由于长时间浸泡,尸体已经高度腐烂,辨认不清。7月1日,警方通过DNA比对,最终确认了就是魏茵本人。

  魏茵的父母无法承受中年丧女的打击,双双病倒了。而许多一直在关注和寻找魏茵的网友得知她遇害的消息后,痛心之余,纷纷发表评论和留言:“外出旅行要谨慎,钱财最好别外露,尤其是对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一定要多个心眼!”“背包客出行,一切都应该以安全为第一考虑。搭顺风车虽然很具挑战性,但不知对方底细,风险太大。”……

  魏茵的悲剧对于国内众多热衷自助旅游探险的“背包客”们来说,无疑具有重要的警示作用。她虽然具有多年的旅行经验,可是,她的大多数经验并非来自对复杂人性的了解和辨识,而是对风土人情、山川河流等人文和自然常识的掌握。她知道怎样处理旅途中常见的饥饿、寒冷、受伤、迷途等状况,却不懂得防备居心叵测的陌生人。而在旅行中,这种对人性了解的缺失,和猛兽侵袭一样,随时可能给“背包客”们带来致命的危险!

上一篇:
下一篇:

情趣农庄”:把虚拟的网络世界搬进现实来

看不见的凶器

命断高油价:一房一车压垮小白领夫妻(2)

深圳的心痛:家长会里的暧昧猛于虎,深圳一起幼儿园家长出轨引发(2)

“背包客”之殇:女翻译缘何殒命川藏线(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