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市众多的餐饮店中,最受老陈青睐的当数明月饭庄。老陈青睐明月饭庄主要是爱吃那儿的一道招牌菜醉鳖。据说做这道菜先后得经过二十八道工序,其中第一道工序“入味”就很不寻常:将选好的鳖翻转身子搁置在一个铁制圆盆中,夏季太阳暴晒,冬季高温烘烤,待那鳖热到忍无可忍时,再将它的身子翻回来,然后用事先配制好的以茅台酒为主料的液体作料喂它……醉鳖做法别致,味道自然也不寻常,按老陈的话说,明月饭庄的醉鳖爽滑酥嫩,回味悠长,跟它一比,什么样的山珍海味都成了萝卜白菜。

  然而,近来老陈总觉得明月饭庄的醉鳖变了味,明显不如先前可口,因而吃着吃着老陈的眉头就蹙了起来,于是唤来服务员,打听店里是不是换了厨师。服务员说厨房里还是那些人,一个都没换。老陈听了没言语,举起筷子再次夹起一块醉鳖送进嘴里,眨巴着眼睛嚼了几口,眉头重又蹙了起来。过了些日子,老陈再次来到明月饭庄,当然还是要点“醉鳖”。这次依然没能吃出往昔的滋味来。于是找来大堂经理,说这醉鳖的味道不如原先好啊,不会是减少了工序或者是为了节省成本变换了作料吧?大堂经理连声答没有,说醉鳖可是我们店的招牌菜,我们哪能随便变动做法砸自己牌子呀?老陈见对方这么说,也不好再问下去,只是那紧蹙着的眉头久久舒展不开来……

  转眼到了中秋,这天儿子做东请全家上街吃饭,问起老陈想去哪家饭店,老陈二话没说就选择了明月饭庄。自然是奔醉鳖而去。老陈怀念以前的醉鳖,他想间隔了这么些天没光顾明月饭庄,也许现如今那儿的厨师有意无意中又把醉鳖的滋味给做回来了呢。但这次老陈仍然未能如愿,他还是觉得这道菜的味道远不如以前。这次他没找服务员和大堂经理问事,而是蹙着眉头吩咐儿子去找饭庄老板了解情况。老板听老陈儿子说罢他父亲对于醉鳖这道菜的感受和疑惑,忽然岔开话题问:“小陈,你父亲退居二线了吧?”见老陈儿子一脸诧异地看着他,又说:“你父亲最近几次吃醉鳖都是自家掏腰包吧?”

点赞(0) 打赏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
{__SCRIPT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