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樟镇上开了三家以鸡肉为特色且以鸡命名的餐饮店:少妇鸡煲店、处女鸡煲店和鸡鸡快餐店。前两家生意兴隆,唯有鸡鸡快餐店难以为继,濒临歇业。

  王镇长喜欢吃鸡肉煲,还有个讲究,喜欢吃雌鸡肉煲,特别喜欢吃刚刚开始生蛋的年轻的雌鸡肉煲。王镇长给他喜欢吃的鸡取了个人性化的名:少妇鸡。

  镇上林老板商业意识强,听说此事后果断关掉了经营多年的抽水马桶店,在张飞饭店对面开出了一家少妇鸡煲店,店门口宽大的玻璃上贴出一张很醒目的广告,上面写着:吃鸡,就吃少妇鸡;欲知韵味如何,请来少妇鸡煲店……

  试营业那天,林老板请来了王镇长等镇里的头头脑脑。

  头一道菜是鸡血煲。王镇长带头试吃,用勺子舀了一小碗,呼啦啦吹一下。众人看着王镇长吃。王镇长说:“血液是身体的精髓,喝了鸡血,你就感受到鸡的活力了,呵呵……”王镇长呼噜噜喝下一口。“嗯,不错,来来,大家动口啊。”随后响起一片呼噜噜的试吃声。

  林老板在一边暗暗得意,让服务员端上系列鸡煲菜。最后端上一个大大的盘子,盖子盖着,水蒸汽从盖子的缝隙处“噗噗”地向外冒。林老板邀请王镇长掀开盖子。王镇长说:“怎么,还要搞个揭盖仪式啊?”然后哈哈笑着揭开盖子,一股白色气体飘向空中,一阵香味溢满包厢。众人仔细看时,只见整只少妇鸡沐浴在一汪鲜汤中,水灵灵香喷喷的。王镇长来了精神:“你们看看,这皮多嫩多饱满多细腻光滑啊,这就是少妇鸡哪,老母鸡能有这等成色吗?”

  林老板在一边点头哈腰:“是是是,这鸡下午才第一次生蛋,只生过一个鸡蛋,鸡蛋还暖和着呢。”

  少妇鸡煲店天天生意兴隆,将对面张飞饭店的老客户全抢过来了,老板张飞恨得牙齿发痒。

  镇里调来了一位姓沈的新书记。头天晚上,镇长在少妇鸡煲店为沈书记举行欢迎宴,镇里一大群头头脑脑全赶过去赴宴了。席间,王镇长大谈少妇鸡的美妙之处,旁边的人附和王镇长,大谈少妇鸡如何好吃。

  沈书记微笑着,听着、看着、吃着,突然发问: “处女鸡不是更好吃吗?”

  一帮人面面相觑。王镇长说:“这个、这个……还真没想过,更没吃过。”沈书记呵呵笑着说:“随便说说。”

  对面饭店老板张飞听说了此事,心花怒放,以最高效率将张飞饭店更名为处女鸡煲店,并且在店面宽大的玻璃上贴出一张醒目的广告:品鸡,就品处女鸡;欲知鲜味咋样,快来处女鸡煲店……

  开张那天,张飞请到了沈书记,并由沈书记带来了王镇长及镇里和村里一帮头头脑脑。老板张飞得意地介绍:“这处女鸡,就是,就是……”一位镇干部接嘴:“就是还没有过第一次的那鸡,对吧?”张老板说:“对对对,就是还没生过鸡蛋的小母鸡。”众人笑。王镇长吃着一块处女鸡肉说:“嗯嗯,不一样,这处女……就是不一样啊。”一帮人哈哈大笑,笑脸却对着沈书记,王镇长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从此镇里干部去饭店吃饭分成了两帮,一帮跟着沈书记往右拐去处女鸡煲店,另一帮跟着王镇长往左拐去了少妇鸡煲店,还有一帮左右为难,有时往右拐,有时往左拐,两边摆摆平。

  县委常委组织部郑部长前来检查工作,午饭时王镇长推荐去吃少妇鸡,沈书记说还是处女鸡好吃。郑部长保持着组织工作的严谨作风,笑而不答,只管跟着书记、镇长走,郑部长的身后还跟着一帮县里来的随从和镇里的陪客。这是一条一直往东走的街道,两边商铺林立,时而插入几家名目各异或大同小异的饭店酒家。小镇和县城一样,这几年餐饮业兴旺发达并且竞争激烈。

  走到“少妇”和“处女”两家鸡煲店门口时,王镇长指着左边说:“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少妇鸡煲店。”沈书记指向右边说:“这就是风味独特的处女鸡煲店。”郑部长微微笑着往两边瞟了一眼,径直朝前走。走到一家名为鸡鸡快餐店门口时,郑部长走了进去。

  一帮人莫名其妙地跟着进去。

  郑部长说:“干部应该带头节俭,今天不喝酒,就吃快餐。”郑部长点了一份白斩鸡,两份蔬菜,二两米饭,找个位置坐下先吃了。众人纷纷跟随,都点了白斩鸡,然后围着郑部长吃。郑部长说:“鸡肉就是鸡肉嘛,还分个什么少妇和处女,不是让老百姓笑话吗?”众人都呵呵笑起来。

  出门时,沈书记和王镇长同时听到快餐店老板对郑部长说:“舅舅,下次再来啊。”郑部长嗯嗯了两声。沈书记与王镇长对视了一眼,然后跟着郑部长走了。

点赞(0) 打赏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
{__SCRIPT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