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邓州《豫西南文学》公众号

桥下的故事

窗外,大雪纷飞,寒风呼啸。此情此景,“却是旧时曾识”,我想起了那双澄澈的眼睛,那个孤独的背影……

去年冬岁,雪下得异常地得大,父亲领着我从学校步行回家,路上厚厚的雪,天空更是飞雪弥漫,行走起来格外地艰难,我们躲在小小的伞下,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衣,在雪中慢慢地摸索前行。

途中,路过一座铁路桥洞,我在桥下跺了跺脚,准备打理一下身上的雪花再重新上路。忽然,我听见微小的、似有似无的叫声从桥下的另一边传来。我带着好奇心向声源走去。那里蜷缩着一个已被飞雪打湿的纸箱。纸箱下藏着一窝流浪狗,但只有一只还在微弱地喘息,另外三只睡得很安详,在这雪白的世界里永远地安眠了。它的母亲也许是去外觅食了了吧,也许是是因为无奈独自消失了了吧,也许是被偷狗贼掳了去了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仍是做了,我将那只小狗抱回了家。它还在不停地叫,叫得让人心碎,我在心底轻轻地对它说:过了这场雪,春天就来了。

在我们一家人的照料下,它奇迹般地熬过了冬季。记得那一天,我刚回家,它跳着跑到我的身边,不停地打着转儿,望着他澄澈的眼睛,我莫名的震撼,或许这就是生命的力量。

然而,突然有一天,它终还是不见了。听一个邻居说:那天春风和煦,小狗一个劲地狂吠。那一天上午我们都不在家,有一个看着很和善的矮老头领着一个收狗的人把它捉走了,据说,那个老头用它换了30元钱。

又是一年春好处,又是一个大雨滂沱的日子,我途经那座桥,桥下的雪早已消逝,心中的雪却愈积愈厚。我看见桥下蜷缩着一个衣衬破烂的老人,他靠着墙轻轻地打着鼾,我慢慢地上前在他的身边放上爸爸为我做好的早餐,撑着伞又回到了雨中。

我问爸爸,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和动物在外流浪,他们没有家吗?雨声太大,他似乎没有听见。

我回首,望向极远的天际,依稀看见太行山巍峨绵延的轮廓和灰白的天空。我对着古老的山脉遥想,视线已被回忆模糊了一片。……

我与大侠的故事

初识的那日,微风徐徐,空气中含着泥土的湿润气息,一束阳光洒在他的黑框眼镜上,似乎镀上了一层金光。他拍拍手,一道雄浑的声音传来——“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就这样大侠撞进了我初中三年的生活,救我于水火。

三尺讲台上

为何叫他大侠呢?因为他在三尺讲台上“大杀四方。”

在讲台上,他神情严肃,庄严的像个武林人士,面对不同的敌对势力——各种难题,他总是比划着粉笔,拿着黑板擦,将“敌人”砍于马下。而后侃侃而谈,不见他一丝傲慢。

他徒手作图,也能画出一个整圆,这圆毫无偏差,圈住了我们的目光。他“点兵”时,声音浑厚,气势十足,传遍了我们初中。

他是讲台上的大侠,我们心中的大侠。

运动操场中

为何叫他大侠呢?因为他在运动操场中救人于水火。

“老班,老班,小可受伤了。”同学们急匆匆地喊着。他神情凝重,使用他的“移形换影”步,迅速出现在受伤同学的面前。我看着他神情紧张,立刻抱起那位同学走进医疗室,嘱咐我去盛点水。

我拿水进入医疗室,他正安慰那同学,比赛并不重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重在参与。随后我们三个人一同谈笑,伤痛早已无影无形。

那日阳光正好,他如同大侠,救人于水火,

平时生活里

为何叫他大侠呢?因为他改变了我。

曾记初一时,我的数学差的厉害,正烦恼之时,他出现了。他教我如何认真审题,如何学好步骤,如何解决问题,如何待人处事。他说:“其实你并不差!”

平时生活里,他鼓励人的样子如同一个大侠,拯救了我,改变了我。

他,就是我的老班,是我们心中最崇敬的大侠。我与大侠的故事,在这初中的校园里,在这明媚阳光中,在我永远的记忆里……

图网络

作者简介:

张月,现在焦作一中读书。

点赞(0) 打赏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