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到邓州市的公路是通往豫西南的门户和交通要道。这条公路经过白牛镇境内的严陵河,河上有一座桥叫“故事桥”。这座桥历经时代变迁,多次维修,现在已是宽阔的钢筋水泥大桥。

不少过往行人和司机认为这里容易出现交通事故,所以才竖了的牌子,殊不知,说起“故事桥”名字的来历,还有一段令人感动和敬仰的故事。

相传,在很久以前,湍急的河流上边没有桥,河面很宽,河水齐腰深。天气暖和的时候,来来往往的行人过河都是脱下鞋袜,挽起裤腿,着水过河。到了秋冬季节,过往行人也只能着冰冷的河水,忍受着刺骨的寒冷,艰难地过河面。

紧挨河边上住着一户人家,两间草屋,周围用土坯垒了半人高的墙,组成了一个小院。这户人家其实就一个人,叫刘向善。刘向善虽然只有五十多岁,却头发花白,面色苍老,脸上写满了沧桑。

无情的岁月,上天的不公,使这位中年汉子过早地踏入了老年人的行列。他幼年丧父、中年丧妻、后又失去儿子,人生的三大不幸都落在了他的头上。但是,刘向善没有被苦难的生活所压垮,他一个人坚强地生活着。

刘向善有一个捕鱼捞虾的精湛手艺,又善于交际,人缘好还乐于助人,他的小院子里经常挤满了来串门儿、闲坐拉家常的邻居。

在严陵河里捕鱼捞虾是刘老汉的营生,靠着这点小手艺,用捕来的鱼虾换点柴米油盐酱醋以补贴家用,但更多的时候刘向善利用自己的小木船无偿地为过往行人摆渡过河,方便了许多人,赢得了十里八村乡邻的赞誉和口碑。

有一天,族里一位长者找到刘向善,说乡亲们想让他买一条船在河上摆渡,一来为乡亲们过河提供方便,二来为他自己养老积攒点本钱。刘向善接受了乡亲们的建议,专程到湖北的襄阳定制了一艘能乘坐十几个人的中型渡船,开始了他的摆渡生涯。

刘向善为过往行人摆渡是有规矩的。他专门找了个识文断字的人把告示写好后挂在船的前头:过往乘客,无论大人小孩、亲戚邻居、军民等,只要是乘船者一律掏现钱。大人全票,小孩减半,不掏钱者不能乘船过河。

河上有了摆渡船的消息不胫而走,十里八乡的村民们上邓州城里赶集,都要拐到这里乘坐刘向善的渡船,一时间生意非常红火。

期初,乘坐渡船的乡民们觉得刘向善要价有些离谱,甚至不能接受,也有不少讨价还价者,但都没有拗过告示的提醒和刘向善的执着坚持,不得不掏钱过河了。

一天,一位州官回乡省亲要乘坐刘向善的客船。刘向善在一番热情的让座、倒茶、递烟后,向州里来的官员和随从索要过河费时,这位官员变了脸,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你敢向我要钱?

刘向善说,你是咱州里的大官,这我知道,但是你有没有看到我船头挂的告示?这位州官瞥了一眼告示,看着满脸愤怒、迟迟不肯开船的倔强船夫,又看到愤怒的乘客,无奈之下,只好交了过河费。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刘向善一船又一船地运送着过河的行人。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人们也不知道刘向善积攒了多少钱,甚至也无法知道刘向善积攒这么多钱干啥。

直到有一天,乘船的乡民们坐在船上等了很久,仍不见刘向善的踪影。当人们来到刘向善的住处,推开门才发现,刘向善已经离开人世。人们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乡里的掌事人,掌事人又把刘向善的死讯报告了官府。

这时,十里八乡的村民们也都自发地来帮助料理刘向善的后事,当人们整理他的遗物时意外发现,简陋的小床下居然有一个箱子,里面装有满满的一箱银圆,箱子的下面有一块布,上面歪歪斜斜地写了几个字,乡民们仔细一看,这块布上写着“此钱用于造桥”。

看到这里,乡民们不约而同地跪下了,一个个泪流满面,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刘向善毫不留情地收取过河费的原因。

不久,在当地官员的见证下,乡民们自发捐款,很快,造桥的钱凑齐了,在严陵河上建造了一座石头桥,取名“故事桥”,附近的村庄也更名为“故事桥”村。

点赞(0) 打赏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
{__SCRIPT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