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打墙和鬼遮眼

来源:互联网 长篇鬼故事 2021-07-02
字体:

一、妻子和情人
孙军正和刘丽混着,电话铃忽然响了起来,他像触电一样跳了起来,赶紧冲刘丽比划了一个别出声的手势,然后接起电话:“老婆,我在建材市场呢,对对,我一会儿就去新房子那边,放心吧,我保证都是按你的品味装修的,好好,我马上就去。”放下电话,他急匆匆的穿衣服,刘丽愤愤的转过身去:“你就那么怕你老婆?”
孙军无奈的说:“家里的钱都是她挣的,我们是做过婚前财产公证的,如果离婚,我一分钱都拿不到。”刘丽腾的坐了起来:“那你说什么娶我,难道你是在骗我?”孙军笑着说:“放心吧,我怎么会骗你呢?很快我就能想出办法来的。而且我保证,到时我的钱都由你来管着。”
离开刘丽,孙军开车来到新买的房子处,开始监督工人装修。和原来的房子一样,这房子也是拿陈萍的钱买的,挑高七米的LOFT,工人正在打隔板,贴瓷砖。孙军来到楼梯处,拍了拍:“做得不错嘛。”工头陪笑着说:“都是按您吩咐的,您看这坡度多好,材质也是一流的,保证坚固耐用。”孙军点点头,这时电话又响了:“死哪去了,赶紧回来,你不知道天黑我会害怕吗?告诉你多少遍了!”孙军陪笑着说:“我马上就回来,你别怕。”
孙军开车回到家里,陈萍正气哼哼的等着他,小保姆阿珍正认真的擦一个瓶子,大气都不敢出。孙军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却烦躁得要命。这个并不漂亮的女人小时候亲眼看见母亲自杀,吓得进了精神病院,出院后一直神神叨叨的,如果不是她那个出轨的富翁老爹把遗产都留给她,很难想象她能找到男人做丈夫。孙军是在酒吧认识她的,当时虽然觉得她精神有点不对,但看在她戒指那颗硕大的钻石份上,他还是殷勤的请她跳舞,并且装作被她迷倒的样子上了床。之后他们结了婚,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签了份不合算的合同:他可以尽情的刷卡买东西,但零花钱却不多。要想得到她的钱,他必须忍受到她去世为止。而到那时,他的年纪恐怕已经没什么可享受的了。
孙军的思绪被陈萍的抱怨打断了,她抱怨这座房子里的怪声响越来越多,而且她还碰上了两次鬼打墙。这个词是她从电视里看来的,而不是书里。因为很小就进了精神病院,她几乎没上过学,也不识字,除了自己的名字外,她都不认识。因此她没法看书,不过她有律师,她的两名律师互相监督,能帮她搞定一切法律上的事。因此孙军别想利用这一点占什么便宜。
孙军耐住子问:“你又说鬼打墙,你能肯定有那玩意?”陈萍不满的说:“你也看见了,昨天我在卫生间外面,无论怎么推门门都不开,可你一推就开了。”孙军说:“也许只是你不巧没用对劲而已。只是推不开一扇门,不应该就认为是什么鬼打墙。”陈萍说:“还有上次,你回来晚了,我拼命的喊阿珍,可她明明在隔壁,就是听不见,又怎么解释?”孙军看看阿珍:“也许当时你梦魇了,根本就没喊出声来。”陈萍恼火的踢倒一把椅子:“还有那些声音呢,古怪的声音,像女人在哭一样!”孙军无奈的安慰她说:“反正咱们的新房子也快装修完了,再忍耐几天吧,听话,别再闹了。”他想了想又说:“你的医生对此怎么说?”陈萍哼了一声:“还是老一套,他说我的一切问题都在自己的脑袋里,只要我按时吃药,不要胡思乱想,这些古怪的事就不会发生。”
晚上陈萍早早的脱了睡衣,只穿着内衣躺在床上。这是一种命令,孙军服从了。要命的是陈萍**极强,她几乎每天都会命令孙军,尽管孙军身强力壮,但他对陈萍的身体实在毫无兴趣,又不敢表现出来,那种感觉让他觉得痛苦不堪,和与刘丽在一起有天壤之别。
二、饿死在屋子里的人
新屋装修结束了,孙军趁最后的时间跑去找刘丽。他告诉刘丽,房间装修结束了,他单独活动的时间就不多了。刘丽很不满意,不过孙军答应她一定会尽快解决此事:“一旦我弄到钱,我一定明媒正娶你,到时所有钱都交给你来掌管,如何?”刘丽总算开心了点:“你看我今天这件淡绿色衣服好看吗,只花了一千块,便宜吧?”孙军仔细看了看:“不错,不过这几天你稍微控制一点,让她发现我的卡刷得太多也会起疑心的。”
孙军打电话叫出租车在门口等他,刘丽靠在门口送他:“今天又没开车?”孙军看看外面:“有雾的天气我不喜欢开车,太不安全了。”出租车很快就到了,这辆车孙军经常雇,已经是老主顾了。司机技术娴熟,孙军很满意。不过今天换了个新司机,孙军皱皱眉:“这车不是老王的吗?”新司机是个年轻人,格开朗:“老王请了几天假,我替他顶两天班,您是担心我的技术吧,放心吧,我的技术不比老王差。”
司机没有吹牛,他的技术确实不错。而且他比老王健谈,一路上聊聊天倒是不闷。很快车到了新房,孙军最后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装修的效果,确定不会有什么地方让陈萍不满意的,他这才放心大胆的回到家里,告诉陈萍,可以搬过去住了。
这次的装修孙军确实做得不错,屋里多处采用玻璃构造,这样虽然外墙封闭强,但内部看起来光线很不错。房间不设置大窗户是孙军的要求,因为这样安全感更强,陈萍对这一点也很满意。陈萍上了二楼看了一眼,感觉稍微矮了一点:“六米的挑高,你的二楼怎么弄这么矮啊。”孙军解释说:“二楼主要是客房啊,不需要太高,反正我们主卧室是在楼下的。一楼大厅才是门面啊,这样大面积的大厅,弄高点显得气派。”陈萍哼哼一声:“反正我也没什么朋友,气派不气派的无所谓。”孙军关心的说:“你这样封闭是不行的,以后我会想办法让你交朋友的。”陈萍有点感动了:“你还是挺会关心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