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妈妈墓儿子

来源:其它 长篇鬼故事 2021-06-30
字体:

一、地下“”墓
今晚的夜色很沉,月光时隐时现,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潮气。
陈二手提着一个手电筒猫着身子,左右张望悄悄向前溜去,身后的赖头背着黑皮袋子紧紧相随,时不时鬼鬼祟祟地伸长脖子张望一下。
黑暗中传来几声鸟叫,除此之外只有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声。
陈二拉紧衣领熟练地走到一块小土坡旁,转身示意赖头将黑皮袋子放下,然后指了指面前的小土坡,压低声音说道:“就是这儿了。”
一听到陈二这句话,赖头立刻来了精神,兴奋地问道:“你肯定?”
“我这家传的盗墓手艺可不是白练的,这是我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找到的。”
听了这句话,赖头捂了一下嘴,脸上露出贪婪之色,“这回我们可发了。”
陈二白了赖头一眼,“这事可不能对任何人说,就是亲娘老婆也不能说。”
“我当然知道。”赖头边说边从黑皮袋子里取出两把锄头,“总之,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要过上富人的生活了。”
陈二却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接过。
“你还在等什么?”赖头挖了几下,抬起头看着正在发愣的陈二问道。
“你知道它为什么叫‘鬼’墓吗?”陈二的神情显得有些紧张。
赖头立起了身子,将锄头支在手下,挑起眼皮嘲讽地看向陈二,“你都挖了人家多少墓了,你还信这个?这都是古人怕被盗墓,编的传说骗人的。”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陈二不得不又想起那个传说。
传说中这座墓之所以称为‘鬼’墓,是因为在民国时期有人曾发现过这座墓,但是所有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又有人找到了这座‘鬼’墓,虽然没有被困在墓中,但那个人从墓里出来后就疯了,整天喊着:“鬼!鬼!鬼——”
‘鬼’墓也由此而来,而那个惟一生还的人,最后也因为惊吓而死。而‘鬼’墓不知道什么原因,又自己封闭上了。
陈二不想成为被困死在墓中的人,也不想成为疯子,但是他却很想成为富人,所以诱惑还是使他决定冒一冒险。
“那些人一定是胆子太小了,你盗了那么多年墓什么事情没见过,我这人又是天生胆大,所以咱们两个加在一起准定没事。”赖头继续说道。
陈二紧紧地咬住下嘴唇,拿起锄头用力砸下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况还没准会死!
随着土越扬越多,陈二和赖头面前已经呈现了一个幽深的甬道。二人不假思索地随手换了锄头,前后脚钻进甬道中,边挖边向前爬行。不知挖了多久后,锄头碰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二人立刻停下来,互相对望了一眼。陈二赶紧将锄头放下,用手轻轻抚平壁上的土。
一块石面显露出来。
赖头兴奋地叫道:“我们真的找到了!”
陈二继续抹平石面,最后一块石碑显露出来,陈二总算松了口气,“我还以为这里已经被破坏了,没想到还这么完整。”
“传说中不是这座墓被盗后又会自己封上吗?”
赖头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陈二心头又平添一份担忧,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抬头看着半人高的墓碑上刻着的满文和汉文。
陈二是不懂满文的,但是他还是能从残存的字迹中看懂汉文的意思:我在下面等着你
二、我在下面等着你
赖头根本不会理会这些用来吓人的碑文,陈二也没多说什么,而是试着继续向下挖,但是墓碑下方的土层似乎很厚,厚得根本挖不动,陈二和赖头不得不停下来,用手扒去上面的土层,却发现土层下面依然覆着几块小石碑,也就有半米来高,二十多厘米宽,每块上面都刻着字,再往旁边扒去,竟然还有好多同样大小的小石碑。
嘉庆十二年,刘大会
嘉庆十二年王之英
……
咸丰四年柳夏
……
同治二年赦春
……、
民国十七年马苏来
民国二十五年张西顺
民国二十六年奉桂英
……
陈二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这上面没写这些墓碑主人的身份,但是陈二心里清楚得很,这些人一定都是那些来此盗墓的人,看来他们都死了,而且这个墓主人竟然还为他们建了石碑,难道……难道这个墓主人真的是鬼?
陈二不禁打了一个激灵,侧脸看向赖头,他的脸色看上去也不太好,已经没有先前的红润,显得苍白无力。
“会不会有人捣鬼?”赖头问得很不自信。
“或许会,或许……”既然已经挖到这儿了,陈二也不想再犹豫不决,所以他没再说什么,拿起锄头去翘大石碑,他相信总能找到入口。
入口很容易地就找到了,原来这座半人高的大石碑就相当于一个机关,只要去碰触它的底部,它就会向右侧移动,一个能钻进一个人的洞口立刻呈现出来。
陈二拿起手电筒向洞内照了照,下面似乎是一个空间,飘出一股股腐烂的味道,还夹杂着令人作呕的湿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