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尺人偶

来源: 长篇鬼故事 2021-11-11
字体:

半尺人偶在这个四处都是战火的年代,填饱肚子是多么艰难而幸福的事情,而阿花阿草两姐妹却坚强地生存了下来,虽然一副面黄肌瘦的凄惨模样。其实战争对这个偏远小镇的影响并不很大,或者说对于有钱人的影响并不大,他们早早就囤积好了过冬的粮食,如今只算是少了些新鲜蔬菜吃罢了。可对于穷苦家庭来说,米面的价格不断飞涨,简直就是,鬼段子分享:车开得飞快,一个老太婆趴在窗外看著我。您看懂了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灵异鬼故事栏目!

在这个四处都是战火的年代,填饱肚子是多么艰难而幸福的事情,而阿花阿草两姐妹却坚强地生存了下来,虽然一副面黄肌瘦的凄惨模样。

其实战争对这个偏远小镇的影响并不很大,或者说对于有钱人的影响并不大,他们早早就囤积好了过冬的粮食,如今只算是少了些新鲜蔬菜吃罢了。可对于穷苦家庭来说,米面的价格不断飞涨,简直就是在把他们往绝路上逼!

于是,卖儿卖女换银子,再拿那微不足道的银两换取能够填饱肚子的粮食。

阿花阿草无疑是幸运的,她们早早地死了爹娘,如今也不必担心谁会将她们卖掉。可粮食终究是要买的,从哪里弄银子呢?

阿花是姐姐,历来家里的银钱都是她来挣,而她的妹妹阿草,别说是挣银钱了,便是简简单单的洗漱也恨不得让姐姐伺候,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深夜,阿花趁着妹妹睡着以后,偷偷摸摸地来到了陈老爷家的后门处,凭借着自己的身体向管家换取些许粮食,以便明日阿草起来的时候有粥喝。

她并不想这么做,可出卖自己的身体总比把自己整个卖掉来得强些,再说了,若是她把自己卖出去了,妹妹怎么办呢?

"阿花,我听闻你还有个双胞妹妹,是吗?"

管家将小袋的米面递了过去,一双鼠目贼贼地扫视着面前的娇媚女子。

阿花心中一凉,立马就领悟了管家的意思。但她怎么可以允许这贼人将主意打到自家妹妹身上?莫说自己冰清玉洁的妹妹受不得这般侮辱,便是她舍得,自己还不同意呢!

"管家说笑了,若是嫌恶阿花了就直说,莫要拿我妹妹说事!"

阿花面无表情地撂下这么句话,转身就要离开,却被咫尺之隔的管家拉住了胳膊,塞上几块碎银。

"阿花姑娘莫恼我管家,实在是看你们姐妹生活太过艰难了,这才提起这般主意。倒也不是我管家的意思,你也知道我们少爷,总喜欢弄什么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如今更是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个师父,说是需要个女子做摆设,我管家就想啊,这肥水不流外人田,凭着我们俩的情意,怎么着也得先给你提提。"

管家说的真真假假,阿花倒是听得起了心。

若是能被陈家接进去,莫说是每日能吃个饱饭,纵使整天锦衣玉食又有何难?而当摆设这种事情,听起来倒也不难办,只要不干活什么的,还真可以考虑一下将妹妹送进去呢。毕竟管家已经有些厌倦自己的身子了,万一哪一天不再接济,她倒是野菜树皮都能吃进去,可自己那可怜的妹妹呢?

想到这一层,阿花也止住了离开的步伐,转而殷切地问起了管家,什么事摆设,又是怎么个摆设法儿。

"摆设便是摆设,就是客人来到的时候安心地站在一旁,如同花瓶什么的一动不动,这不就是摆设了?"

管家答得含糊而飞快,像是掩饰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一般。可一心只想着如何安置可怜妹妹的阿花并没有发现,听管家如是解释后,只觉得分外合适,惊喜之下竟是连招呼也不打,小跑着往家的方向去了。

阿草果然很满意自己的花瓶职业,本来就已经厌烦了这一日日愈发难吃的饭食,如今有机会进那大户人家,还是这般省力省心的工作,有什么不好的呢?

"姐姐,你放心,待我从中得了月钱,定要你也过上好日子!"

阿草情真意切地说道。她虽然娇生惯养吧,但也知道姐姐在这样的年代还能每日给自己弄米面吃,一定受了不少苦。如今碰见这般好的机会,也是头一个让给了自己,让她如何不感动!

阿草进了陈家大院,独自一人,带着明媚的笑容,穿着最好的衣服。

阿花本以为还能从管家那里多多打听些妹妹的消息,哪里知道管家居然丝毫不念及之前的情分,有了新欢就再不搭理她这个旧人,只冷冷地冲她翻了白眼,缠得紧了,居然狠狠地给了她一脚!

"给老子滚远点儿,看到你这模样就觉得恶心!"

管家这般骂着,眼睛在看向阿花的时候,却不自觉地带上了惶恐。

阿花终于发现了管家的异常,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可怕的特质,直到想起了与自己面容几乎一模一样的妹妹,这才明白了近日的不安是为了什么!

阿草出事了!

阿花没能忍住内心的后悔和焦急,生生用一尺白绫吊死在陈家后门。

是管家最先发现了她的尸体,却不敢声张,只托了家丁把她扔到了镇子上的乱坟岗上。

"师父,这人偶真是精巧。徒儿我每每看到她就觉得神奇!"

陈家少爷怜惜地摸着手里不足半尺的人偶,想起了师父所谓的秘术。起先他是不相信的,毕竟师父说得太过匪夷所思。直到师父当着自己的面,将鲜活的正常女子变作如今的半尺人偶,他才终于相信这世界上还有秘术这般神秘的力量。

"师父,这魂魄就锁在人偶里,会不会哪天出来报复?"

陈家少爷突然想到了书上看的灵异故事,赶忙问起了神通广大的师父,毕竟被冤魂缠上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弄不好怕是会丢了性命的。

"不会,只要这人偶还在,她就是有再大的怨气,也绝对跑不出来!"

被称作师父的老头儿捋了捋胡子,满脸倨傲地说道。

房间外面,阿花的魂魄默默地站在那里,死死地盯着那半尺高的人偶,忍不住泪流满面。

怪不得,怪不得管家会用那种眼神望着自己,原来自己的妹妹早就。。。。。。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阿花死死地咬紧下唇,突然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轻轻地飘进屋内。

"可是人家就是从人偶里出来了,要带着你们一起下地狱呢!"

阿花学着妹妹的语气,带着满脸血泪逼近屋内的两人,果然把他们吓得脸色苍白。只是,那怎么够呢?

第二日。

管家习惯性地打开少爷的房门,却看见!

满屋子的血迹。而自家少爷和那会秘术的师父居然被人断了四肢塞进花瓶,如同摆设一般。而那个半尺高的人偶,却是沐浴在血液中,带着诡异的笑容向他走来。.

斯灵算是个宅女,白天除了上班,晚上,基本上都呆在电脑桌前,上网购购物。看电影。聊QQ什么的。一天,接近凌晨,QQ邮箱收到个陌生邮件,斯灵点开查看,里面内容除了没有写名字之外。资料一片空白,倒是正文吓了斯灵一跳,里面没有文字,只是一张图片,与普通图片不同的是,图面大部分地方被暗红色血液所覆盖,能辨别出血液源自脖子和脸部,因为图下角露出一条绿宝石项链。斯灵觉得不以为然,苦笑这种低级的恶搞趣味,直接点击关闭。

第二天回到公司楼下,一大群人被警戒线拦住在门口,而且来回有警察进出取证,斯灵刚晃悠不知发生什么事,突然医务人员抬着一具尸体穿行人群,一块白布蒙住死者面部,致命原因似乎被利刀划破喉咙而死的,脖子上留有很深伤口,血液流干染遍白色床单,斯灵在不经意间瞄了死者脖子一眼,惊讶发现那里挂着一条绿宝石项链,脑海里又浮现昨晚那副血腥画面,血液、绿宝石、两者居然吻合得一模一样,斯灵瞬间全身一阵冰冷,直到同事小雨跑来拍背才反应过来,小雨战战兢兢告诉她,死者是菲菲,说是昨夜加班时被杀害,已经翻查了监控都没有结果,凶手至今仍下落不明。

菲菲的葬礼在三天后举行,斯灵满怀悲伤出席了葬礼,说到底也是一场姊妹和同事,就在回来当晚,陌生邮件又静静地躲在斯灵邮箱,这一次,图片背景似乎是密闭的金属空间,中间映照着一个血肉模糊人影,周围有大量血迹涂改着墙壁...。斯灵看得心惊肉跳,因为她意识到,那往往暗示着一个死亡信号,但转念一想,或许,自己疑心太重了,世间巧合的事不是多着吗?带着这种焦虑,斯灵睡了个无法安稳的夜晚。

第二天没睡好的斯灵,干脆早早回到公司,在一楼按电梯的时候,电梯好像有点故障,降到一楼时迟迟没有打开,停顿数十秒之后,带有沉重机器摩擦声的电梯门缓缓打开,忽然一股浓烈的腐臭味直呛斯灵鼻腔,窒息感马上涌上头脑,在意识消失之前,斯灵看到,血迹斑斑的电梯里面,一具死尸默默地躺着...。

斯灵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旁边有小雨陪伴,一再追问小雨证实,电梯里的死尸绝对不是错觉,凶手十分凶残,用刀一下下割走死者皮肉以外,还残忍地切走两个乳房,监控里也没发现异样,死者是单独一个人进电梯,凶手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宛如鬼魂一般凭空消失了。

一连几天,斯灵总是精神恍惚,巨大的恐惧感游弋在四周,但潜意识告诉她,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她坚信无神论,更谈不上有鬼魂作祟。她试图再次查看邮箱,寻找唯一线索,可哪里有什么图片啊,它像暴晒在阳光里的水分一样蒸发在空气中,然而,种种迹象表明事情与自己密不可分,难道真的是幻觉吗?抑或自己早就对那两个靠姿色迅速上位的骚货心怀恨意,意识里分裂出人格,从而杀害他们?

没等斯灵从噩梦里摆脱出来,第三封邮件又鬼魅般出现了,图片色彩暗淡,几张冥纸散落在一个做工精致的手提包上,手提包背靠一块看不清名字的墓碑上,这บ无疑暗示着死亡。斯灵脑海迅速搜索关于这个手提包的记忆碎片,忽然,一丝片段掠过思绪,她猛然想起。不久前,小雨曾经在淘宝网买过一个手提包,难道...。难道下一个目标是小雨?斯灵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管那么多,首先要找到小雨,小雨在哪?对,她在公司上班。

外面刮起一股寒风,斯灵连忙冲出家门,奋不顾身往公司方向奔跑,本来二十分钟的路程,现在十分钟就到了,眼看离公司只隔一条马路,由于匆忙来不及梳理头发,就在整理瞬间,隐隐望到公司十层楼高的建筑顶端有个人影,身材跟小雨十分相似,那人影危险地站到边缘,像狂风里即将掉落的叶子。

斯灵不想悲剧再次上演,用上吃奶力气狂跑上顶层,当铁门推开同时,那人影也同时直直的往下坠落,斯灵近乎连哭带嚎冲到边缘,倒吸口冷气俯视地面,地面异常平静,好像刚掉下去的只是一张纸,到底什么回事?这又是错觉吗?就在这时,高空忽然寒流巨增,斯灵立即感到背后冷飕飕的,下意识低下头,一个巨大黑影正好渐渐升起...。

在风的怀抱里,斯灵盘旋下落,但她清楚看到,楼顶边缘贴着张面孔,一张挂着诡异微笑的狰狞面孔,斯灵也不曾忘却过她,她,她是盈盈。

小雨把一个崭新的手提包放在斯灵墓碑前,并洒上几把冥纸,祈求斯灵一路走好,她感叹着斯灵命苦,生日礼物来不及收上就魂归天国。想到这里,小雨心里不禁升起一团永远散不开的乌云。临走时,小雨习惯性环视四周,才小心翼翼走下台阶...。

次日,墓地清洁工人发现一具失足女尸,头部重重磕在台阶棱角上,医务人员赶到后证实,死者因流血过多死亡,同一天里,公司某领导忽然驾车失灵,撞上路边建筑,一命呜呼。

大学毕业后,斯灵一同四个同学被某贸易公司所雇佣,分别是;菲菲。斯灵。小雨。小湘。还有盈盈。当时感情很好的他们,自认为,姊妹情深是世ღ界上的无价之宝。可惜,红颜祸水,盈盈是他们里面最出众的一个,她身材高挑修长,俏丽可人,走到那里都是大家的瞩目焦点,工作后不久,某位领导看上了盈盈,早已对她垂涎三尺,然后威胁斯灵等四人,说如果不依他吩咐做,马上炒鱿鱼,四人为保高薪饭碗,以领导生日为借口欺骗盈盈喝酒,说有她们在尽管喝醉。

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全身赤裸与一个男人睡在一起,盈盈是个传统思想很看重的人,完全无法承受贞操上受损失,当天夜里,她身穿桃红衣裳,含恨上吊自杀....

我家住在一座县城里,这里不像大城市那样繁华,但也不像山村里那样清净。

一年前我大姑妈的儿子去世了,年龄只有二十岁左右,而且这孩子是家里的独子,所以孩子去世以后,孩子的母亲,就变得整日痴痴傻傻的,孩子的父亲也是整日酗酒。

谁家的孩子谁家疼,这话一点都不假。上个月左右,也不知道这老两口子是怎么想的,竟然来到县城,到处托亲戚找门路,想要给自己家孩子买一个女尸回去,说是要给自己孩子配婚。

村子里的人迷信,以为人死后都会去阴间生活,所以为了不让死去的亲人在阴间受苦,就一个劲儿的给死人烧纸,烧纸元宝什么的,更有甚者,就像这老两口似的,要给死去的亲人,找一个伴侣,以希望活在阴间的亲人不受孤独。

三啊,你在县里住,而且整日开货车往外地跑,见识也多,你帮你大姑妈打听打听,看谁家有单身姑娘不在了,想要配婚的,年龄大小我们不挑,只要人家愿意就行。

这是男孩母亲,对我说的原话。

当时听到大姑妈的请求以后,我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只能面露难色的看着大姑妈,难为道:姑妈,你说你这叫什么事儿啊?就算我知道谁家姑娘去世了,但我也怎么跟人家开口啊?你这不是难为我吗?

这有啥难为的......

这时我那大姑父开口说话了,只见大姑父掐灭手里的烟头,低着头闷声对我说道:三啊,我和你大姑妈不让你为难,我们出钱,只要人家愿意,多少钱我们都出,我就是倾家荡产,我也要给我儿子找个媳妇。

这!你儿子都死了......这话我也只能在心里说说,可不敢说出口。

索性我也只能点头同意了,我总不能看着老两口子可怜巴巴的,在这一个劲儿的求我这个晚辈吧。

我是搞运输的,每个星期出两次车,一次两天,所以周边县城的地头我都熟。

本来我心里就不想管这种事,可是好巧不巧的,还真有一户人家的女儿去世了,而且是刚刚去世,就在我们邻县的一个村子。

当时我✡正在那里卸货,听加工厂的工人,在旁边说的。

我只听他们说,左家庄的赵家姑娘自杀了,具体原因不知道,只知道一个十七八的小姑娘就那么自杀了。

我本来不想去打听的,可是我一想起大姑妈和大姑父这两口子的可怜样,我就上前随口问了一下。

可没曾想,这户死了姑娘的人家,也打算给自己姑娘配婚。这事儿不就巧了嘛,既然有合适的,而且顺理成章的事情,我何不做一个好人?

于是我就开车,带着这个卸车的工人,去了女孩的家里。

女孩的家里也不算很好,农村嘛,平常人家。

进门以后,院子里停着一口薄皮棺材,棺材连红漆都没有刷,这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口棺材是便宜货。

我赵哥在家吗?

卸车工人是个年级四十左右的汉子,进门之后,低声向里面喊了一句。

谁啊?随着一句回应,一个年龄跟卸车汉子差不多的男人,披着一件上衣,从屋里走了进来,这人看到我以后,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诧异。

这位是?老赵指着我,向卸车汉子问道。

哦,赵哥,咱们进去说,进去说。卸车汉子性子直爽,一把拉住老赵的胳膊,就往里屋走。www.guidaye.com媿汏爺媿诂倳

我紧随其后,等我们进屋之后,我见到一个妇人正躺在里屋的床上,一脸的悲切。

嫂子......卸车工人向躺在床上的妇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坐到沙发上,指着我向老赵介绍道:这位是咱们邻县的一位老板,来咱家是想问你个事儿。

啥事啊?老赵坐下来,给我和卸车汉子递了一根烟,问道。

那啥,是这么个回事儿......这事儿好做不好说啊,卸车汉子也不知一时从何说起了。可我也不能直说啊,这万一不是那么个事儿,人家老赵还不把我打死!

喜子你就说吧,有啥说啥......老赵见这个叫喜子的卸车工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便催促道。

嗨!只见喜子一拍大腿,看着老赵,说道:我就直说了吧,就是咱家姑娘的事儿,她不是刚走没几天嘛,前几天听村儿里人说,你们要给自己闺女找女婿,正好这位老板他有个亲戚,也是儿子刚刚不在,所以我就给赵哥你领来了。

喜子的话刚说完,老赵还没反应那,躺在床上的妇人就轱辘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急忙穿上鞋走到我面前,问道:这位小兄弟,你家是哪里的?那个孩子家是哪里的?(指的是我大姑妈家的孩子)。

哦,我是邻县的,这个绝对没错,那个孩子是我姑妈的,半年前不在了,二十岁......我连忙解释道。

邻县的?妇人看来是这户人家的当家人,话语权都在她手里那。只见这妇人有些怀疑的看着我,问道:邻县那个村儿的?

哎呀,我说嫂子啊,这位老板真的是邻县的,经常往我们厂子里送货,这要不是知根知底的人,我能给我赵哥往家领吗?喜子嘴里吧嗒着烟,向妇人解释道。

读完灵异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半尺人偶”,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ค故事之家哦!鬼段子:车开得飞快,一个老太婆趴在窗外看著我。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