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下

来源: 长篇鬼故事 2021-11-11
字体:

阴影之下序或许有些事情根本不是你所想象中的那样。应该说,你根本就不用去多想。走开!你这可怕的怪物!”我嘴角微微上扬地看着最近渐渐被排挤的梨惠,心中浮现出一股失去已久的满足感。或许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制造那种谣言;或许我也知道,这可能是梨惠不想被别人知道的秘密;或许我就,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校园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女友车祸身亡,他浑浑噩噩,求神拜鬼,终于找到途径与她再见一面。他像过去那样理了头熨了衬衣,刚要倾述思念,却见她张开血盆大口扑过来,吓得他落荒而逃。她站在原地俏皮地笑着,仿佛放下一件心事:“笨蛋,这回不敢再想我了吧。要好好活着喔。”您看懂了吗?


或许有些事情根本不是你所想象中的那样。应该说,你根本就不用去多想。

“走开!你这可怕的怪物!”

我嘴角微微上扬地看着最近渐渐被排挤的梨惠,心中浮现出一股失去已久的满足感。

或许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制造那种谣言;或许我也知道,这可能是梨惠不想被别人知道的秘密;或许我就是知道,所以我根本不会去想太多后果。

转学生

“你好,以后请多指教。”梨惠在我的面前坐下,如往常般客套地说着,脸上挂着她甜美的笑容,就像是一颗水蜜桃般想让人一口吃掉。

这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

“如果有什么事情还不熟悉的话,随时都可以问我,没有关系,或者是想认识其他同学。”我看着有点儿胆怯的梨惠友善地说着。

这是为人处事所必须表达出的态度与礼貌,也是身为班长应尽的责任。这也能显现出一个人的风度。

“嗯……谢谢。”梨惠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转过头去准备上课。

两个月前,树叶初黄的季节,梨惠转学过来的日子,大家开始改变的日子。

或许,一开始对于梨惠所说的那些话根本是多余的,但如果在友善的前提之下,我是不是不该有这种后悔的想法?

这一切不是我能控制的。就是因为我没办法控制。

由于梨惠有甜美的外形,因此在转学过来不久后,在班上的人气渐渐高涨,常常不需要太过主动,就有很多同学想要跟她认识,不论男女。

梨惠的个性很好,可爱的脸蛋加上有点儿羞涩的个性,跟大家相处得非常融洽,也不失个性。她总是能博取大家的欢心,成为团体中的焦点。

对于这样的状况,身为班长的我一开始松了一口气,心中因此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或许这也是我自己所想的。

但我开始言不由衷。

“沛淳,你有昨天的笔记吗?我昨天感冒请假……”

梨惠总是可以让人把目光马上集中到她的身上,或许这是她本身的特质与魅力,在甜美的外表之中夹杂着惹人怜爱的羞怯。

在男生的眼中,梨惠可以说是他们心目中近乎百分百完美的女孩:但是在女生的眼里,有些人或许会觉得她做作、装可怜。

但是正如我刚刚所说的,梨惠不但做到了男女通吃,更让大家对于她的一切不会多加细想或者怀疑。不得不承认很少有人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即使大家对于她还没有完全深入的了解,但却像是多年熟识的好友般,轻易便彼此信任,和谐相处。

“我昨天的笔记好像放在家里了……哈哈……”我抓着头发无奈地笑着。

“啊……”梨惠一脸失望地看着我,“那明天能给我带来吗?还好最近没有考试,不然我可能就死定了。”梨惠仰着圆圆的小脸向我哀求着。

没有臭脸、没有抱怨、没有怀疑,我的心脏像是被一记拳头重锤一般,沉重而且深沉地全身撼动着。

果然,这就是梨惠。

“哈,如果我还记得的话。”我的眼神有点儿飘移。

“大家说下课后要一起去夜市逛逛,你要不要跟我们去呢?”梨惠接着问,双手放在我桌子的前沿。

“我今天还要回家拖地呢!抱歉哦!”我双手合十,一脸歉疚地看着她。

“好吧……”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变成了戏剧天才,表情与动作的变化一点儿都不会输给屏幕上的演员,或许只要是人类,多少都会天生拥有这样的技能吧。

但我不得不承认,在梨惠面前,就算是再多坚定的决心,都可能会随着她的表情而动摇,就连我也不例外。

我想这就是梨惠。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讨厌她。越来越讨厌。

梨惠的到来,成为班上的话题焦点。她变成大家共同的好友,水涨船高的人气令人叹为观止。

我可以承认,在内心深处我忌妒着梨惠。因为在她到来之前,担任那个角色的一向是身为班长的我。因为是大家心目中的人气王,所以我才会坐上班长的位置。

这对于学校班级这种小型社会里的影响力可以说是非常巨大。

只要是我说过的任何一句话,大家一般都不会刻意忽略,或随便当作风凉话般一笑置之。任何的一举一动都可以影响到班上同学,成为班上的焦点。

就因为拥有绝对的地位,所以做任何事情也简单得多,而不用担心有人会对你不屑一顾。因为在你的身后永远会有一道坚强的后盾,就算天塌下来也会有不少人替你扛着。

就连受到委屈或者欺负,也会有人抢在你前面替你出气。

这样的一切都在梨惠到来之后变了。

或许在我内心的深处早已经建立了一道深谷,而逐渐往那深谷跌入下去的身影是我自己。我只能在逐渐消失的视线之中,看着在悬崖边围绕着梨惠的大家,面无表情地望着我,连替我哀吊的表情都不给。

人气慢慢减弱,让我有种渐渐被大家置身于事外的感觉。

一切不再是为了我打转,而是被梨惠所取代。

内心深处的害怕,宛如夜幕,慢慢地要将我覆盖。

或许这一切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糟。

但是言不由衷的我,渐渐找不,回自己。

情绪的变化,连我都无法控制。

谣言

记得那是谣言散布的前一周。

那一天正是月考的最后一天,而早已经写完考卷的我,无聊地在转着手上的原子笔,看着梨惠的小小背影。

梨惠还在跟考卷搏斗着,我可以看得出她正在为眼前的题目苦恼着。

一个不注意,手上的原子笔在我眼前转了一个圈,快速地往梨惠的方向飞去。

当下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心想着被老师发现的严重后果,马上头脑一片空白。

“咦?”我一脸茫然地看着梨惠的背影。

梨惠的长发在背后随着教室的电风扇轻轻摆动着。长发的主人丝毫没有动静,依然低着头专心地盯着考卷。

在愣了几秒之后,我开始环视四周,想找出刚刚的罪魁祸首——脱手而出的原子笔。

“同学,找东西吗?”我的身后传来老师低沉的声音。我赶紧若无其事地恢复到原来的坐姿。

在老师渐渐走远之后,我依然没有放弃地继续寻找原子笔的踪影,但是始终一无所获。慢慢地,我好像从梨惠身后听到一阵极为细小的低鸣。

那种声音就像是野兽看到敌人时的低鸣,深沉的声响,却像是可以穿透对方身上的毛孔一样,让人感到寒冷颤栗。

我趴在桌子上猛盯着梨惠的背影瞧,想找出声音的来源,而听到声响的彷佛只有我一个人似的。班上其他人依然若无其事地写着考卷或者睡觉。

一个不注意,我的大腿踢到了自己的桌子,桌上的涂改液应声飞起,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

“唔……”

我强忍住惊骇捂住自己的嘴巴,睁大双眼看着梨惠的背影。我可以感受到恐怖的情绪在我的四周蔓延开来,但是却只有我自己感受得到。

“没事吧?同学。”老师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我紧张的情绪才渐渐缓和下来。

刚好这时铃声响起,梨惠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我。

“沛淳,你没事吧?”

我仿佛看到梨惠映在我桌上的影子,正渐渐地拉长,想把我一口吞入它那永无止尽的黑暗之中,就像我的原子笔与涂改液那样。

或许当天,彦辰不该出现在那里的。

“沛淳,你的脸色真的很不好看,你没事吗?考完试之后你就怪怪的。”梨惠一脸忧心地看着我。我们一起走到地铁站。

“不……我没事。”我不断地注视着梨惠身后的影子,生怕一个不注意我就会陷入它的笼罩范围之中。

“梨惠,好巧!又遇到你了。”同班的彦辰忽然出现在我们身旁,拍了拍梨惠的头。

“我们不知道在这里遇到过几次了好吗?还有,不要因为你高就可以这样欺负我。”梨惠嘟起嘴巴看着彦辰。

那种被置身于事外的感觉又出现在我的内心之中,有种莫名的嫉妒以及怒火渐渐地高涨着。

我看到地铁的灯光从不远处快速地靠近。

“啊……”

周遭的尖叫声响起,不少人被这样的声响所吸引,纷纷将目光往这边集中。

“这……”

“快叫救护车!”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围观的人潮也慢慢聚集过来,还有不少人直接在一旁干呕着。

彦辰的双手像钳子一般紧紧扣住梨惠的手腕,死不暝目的双眼瞪大了盯着我们,死前的惊恐表情在他的脸上一览无遗。

梨惠跪在站台上无助地哭着,制服沾满了彦辰的鲜血,全身不断地抖动着。

我一脸惊恐,不断地大口喘着气,看着眼前的一切。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梨惠的影子,覆盖在彦辰下半身,张着有如鳄鱼的血盆大口。

“是她害死了彦辰,是她的影子把彦辰撕裂开来的。”

这样的谣言在班上开始传了开来,没有人知道是谁传开的,也没有人注意到散布谣言的罪魁祸首。

因为根本没有人会去多想什么,大家的脑海里只有彦辰以及另外一个同班的牺牲者——基福。

基福的尸体并没有被找到,他是在那一天后离奇失踪的。放学后遇到我与梨惠的那一天。

那是彦辰死后的第四天,谣言散布的前三天。

基福在放学的路上遇到了我们,地铁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件之后,我和梨惠改成搭公交车回家。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基福,在夕阳西下的那条巷子,梨惠身后不远处。

“两次她都在现场对不对?”

“故意跟大家保持友善,是想更容易把我们变成她的食物吧?”

“这太荒谬了好吗?”

班上的谣言闹得沸沸扬扬的,即使还有不少人相信梨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跟那些ย妖怪根本扯不上关系,但是大家看到她时,心里多少会多了一份猜测以及怀疑。

或许大家在心中也建立了“说不定”这个想法。

梨惠在班上的人际关系,慢慢地被疏离。

凶手

“梨惠,我去保健室一下,我有点儿头晕。”我揉着太阳穴,不太舒服地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准备走出教室,“等一下记得帮我跟老师说哦!”

我转头叮嘱着梨惠。

“沛淳,你还敢跟梨惠在一起啊?”一旁的同学跑至峨身旁小声地问着。

我的嘴角微微上扬,但我知道没有人看到。

“别乱说好吗!梨惠是我们的朋友,班上那些同学的死是意外,少把梨惠扯进来。”我不满地说着。

“沛淳……”梨惠慢慢地走到我的身边,完全不在乎一旁一脸厌恶的眼光。

“梨惠,你……”

“我陪你去吧!我不放心……”

我有点儿震惊地看着梨惠,随即点点头。

但走到离保健室不远处的转角时,我眼前突然一黑,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后脑勺一股阵痛。

这是报应吗?但这也许是值得的

我失去了意识。

“沛淳,你没事吧?刚刚你忽然昏倒,吓死我了。”梨惠坐在保健室的床边,一脸担忧地看着我。

“应该吧……”我的视线渐渐地明朗起来,后脑勺的疼痛感还是不断地袭来。

&ld☭quo;沛淳,你休息一下。等下护士阿姨就会来了。”

“哦……”

或许我做得太过火,此刻我的心中有种挥之不去的愧疚感,让我不敢正眼看梨惠。

“沛淳,怎么了?”梨惠疑惑地看着我。

“不……没什么……”

“连你也会怕我吗……”梨惠低喃着,可是每一个字都传进我的耳朵里,让我的愧疚感更重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她应得的,不是吗?

一切都如我所想的一样。

“沛淳……害死彦辰的凶手找到了……”梨惠娓娓道出这句话,我不禁睁大双眼,但是我依然没有看她。

“凶手?”凶手不就是你自己吗?

梨惠摇摇头,一脸难过地看着我:“沛淳,够了……我都知道……”

“你那是什么表情!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激动地吼着,那是我最受不了的眼神,可怜我的眼神。

“够了!沛淳……”梨惠开始哭泣起来。

“哈哈……说的好像我就是凶手一样。那不都是你的影子把他们给吃掉的吗?不要跟我信口雌黄地说有凶手!要是有的话,那也是你!”我心中的愧疚感被满腔的怒火充斥着,渐渐快要失去理性。

梨惠又摇了摇头:“沛淳……这一切的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梨惠的这句话像是一把钥匙,忽然插入深埋在我脑海深处的潘多拉的盒子。盒子快速地开启,里面的一切像是走马灯一样,在我面前如幻灯片般播映了起来。

真相

那是地铁疾驶而来的灯光,站在我与梨惠之间的彦辰忽然一个重心不稳地往铁轨栽了过去。

我看到我的双手慢▲慢地从半空中收回,嘴角渐渐上扬,像是一个杀人魔鬼般的狰狞脸孔。

梨惠吃惊地看着我,赶紧转身抓住彦辰的双手。

彦辰一脸震惊、愤怒以及满腔不解的眼神,紧盯着我。但是却来不及拉回悬在月台外的另一半身体。

血肉纷飞……

“呜……”梨惠此时忽然地啜泣起来。

逐渐清醒的我愣在床上,像是连一点儿多余的呼吸都会撼动我的全身,冷汗从我的脸颊滑过,不安慢慢地爬上我的双臂,直逼我的咽喉。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会失败呢?不可能!”我歇斯底里地不断喃喃自语着,我自认为完美的计划,怎么会被发现呢?

不!这是梨惠的影子干的!这是梨惠想套我话的诡计,好让自己的一切能够死灰复燃。我绝对不能中计!

这绝对不是我的想象,不是!

我不管在一旁哭泣的梨惠,自顾自地跑出了保健室。在跑出保健室的那一霎那,我看到护士阿姨带着几位警察往这边走过来。我马上拔腿狂奔。

“沛淳!”我听见梨惠的叫喊声从我的身后传来,可是我没有时间去理会她了。

她是怪物!绝对不是我的想象!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校园里最偏僻的厕所,赶紧将厕所门关上,试图让自己的情绪能够更加镇定。

我蹲在厕间慢慢地让自己的呼吸平稳,回想这一切都是梨惠的计谋,好让她自己脱身的计谋。

我竟然会失算到这一点,梨惠身上的怪物被我揪出来之后,对于它之后的猎食人类会更加艰难,所以她想趁这次的机会把我除掉。一定是这样的!

情绪渐渐平稳的我,缓缓转开厕所门,走到洗手台前。

我用水洗着自己的脸,慢慢地抬起头未想看看自己是多么的狼狈,顺便想想可以脱身的方法。

在我抬起头时,我看见梨惠经过镜子的反射,站在我身后不远处。

那一霎那,我的双眼睁大了起来。

最后一块拼图终于拼上。

“不!果然是这样!”

梨惠的影子慢慢地笼罩着基福全身,基福全身上下冒出黑色的烟雾,惊恐地朝我求救着,嘴巴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嘶吼。我却无能为力地看着他。

影子在梨惠的身上越拉越长,越来越大,接着从中央撕裂成两半,像是猪笼草咬住猎物一般,只是多了如手学般大小的红色利牙,还有一条又宽又粗的红色大舌头卷住基福的身体,吞下。

“我只说知道谁杀了彦辰啊!”

梨惠的影子渐渐拉长,往我的方向爬了过来。

和我当时一样……

嘴角上扬。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阴影之下”,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女友车祸身亡,他浑浑噩噩,求神拜鬼,终于找到途径与她再见一面。他像过去那样理了头熨了衬衣,刚要倾述思念,却见她张开血盆大口扑过来,吓得他落荒而逃。她站在原地俏皮地笑着,仿佛放下一件心事:“笨蛋,这回不敢再想我了吧。要好好活着喔。”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