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婴女

来源: 长篇鬼故事 2021-11-11
字体: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一个身穿斗篷衣的人缩着手在昏灯雪地上行走,怀里似乎抱着什么。

这是初冬月份,就已经寒得令人牙齿打颤,忽然!从那人头顶飞过一个影子!怀里抱着的什么就瞬间不见了!

那是一位母亲,夜里抱着生病的小孩要去往诊所求医,可没料想半路孩子居然没了!这使她措手不及,等回过神来,怀里已空空如也。

她欲哭无泪,跌坐在大雪地里失声沉痛,道:“还是躲不过啊!天呐!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怨天恨地并没有任何作用,但听她的语气,似乎她知道是谁抢走了 她的孩子。

“后来呢后来呢?”一位绑着高马尾的女生抓着他手臂摇晃着问道。

讲故事的人名叫苏城,是班上的一个众人皆称的“灵异小子”,专门喜欢研究什么外太空怪事、深山野林奇闻、都市诡谈的灵异爱好者,而且脑袋极其发达,随随便便就能想出一个个吓人的故事,听他讲故事不仅能提精神还能增强想象力,所以一到下课时分他桌子上总是围满了人。

“后来,女人就消失在这个雪夜中,谁也不知道她的去向。不过,在雪地上,留下了一张用血写的白布条,上面有这么几个字:雪婴女”苏城的表情和动作都极到位,让在场的同学们都大气不敢出一口,ท现场出现一种诡异的氛围。

他又接着道:“传说雪婴女是在冬季大雪天里出现的一种妖类,因全身雪白,长相年幼、清秀靓丽,而且不知其名,所以被人称作雪婴女。不过也不单单因为这个原因,她的故事也是这个称号的由来之最。她的长相到底年幼到什么程度被附上“婴”字呢?有言道,雪婴女原本是生活在一座常年下雪的山中的人,由于温度与自身原因使得她从小到大都保持一个年轻的容貌,那里太过寒冷,往常根本不会有人去那里。

而有一次,一个登山爱好者迷路,遇上雪婴女,他们相识相恋,雪婴女那时候还没有这个称号,她本名叫璃洙,之后为什么被附上这个称号,也跟那个男的有关。相传说,那男的早有家室,家中有一妻子正怀胎五月待守生产,他对璃洙说了慌,而她最恨的就是被欺骗,加上当时璃洙也已经怀了男人的孩子,在百般纠结后,还是打掉腹中的孩子,并忍痛杀了那男的,不过她接受不了这现实,内心扭曲,日渐憔悴,面容有了巨大改变,从花一般的肤质衰落成树皮那样恐怖的模样,她开始过分在乎起她的脸,内心憎恨当初骗她的男人,认为是他害得自己落入这样的处境,所以为了补偿自己,璃洙研究起皮肤如何才能复始如初,殊不知她自己内心的恶魔已在衍生,对于曾经的那段错付,她后悔万分,而后就想着报复全部辜负女人的男子,让他们付出代价!

但在此之前,璃洙心生邪念,既然那男人已经死了,他又那么爱他的妻子,为什么不一并让他妻子付出代价呢?所以璃洙就为了这事第一次下山,离开她多年生活的雪山,下山去只为了心中的邪念。

很快,她自己原身与常人的不同优势,利用这点找到了当初骗自己男子的妻子家中去,并在有利条件大雪天时偷走男人和他妻子的小孩。小孩刚出生不久,皮肤细嫩如水,身体温润如玉,璃洙就产生了这样一个变态的想法:既然婴儿的皮肤这样嫩滑,是不是跟血有关?想起自己的血已不再是以前那样纯净,可能就是如此自己的容貌才会衰退,如果将新血充入自己体内能不能返老还童?

索性,璃洙开始溺杀婴儿,将婴儿的手脚各割开一个口子放血,盛到碗中,然后把婴尸埋在所住地方的一棵樱桃树下,把婴儿血一半服用,一半敷脸,过段时日,果不出所料,璃洙发现自己的容颜又渐至恢复了!皮肤细滑嫩白,加上她本人与常人的有所不同,常年生活在冰寒地带的雪山之中,体内免疫早就异化,不怕冷了。如此她想了个法子,在山下可以随时召来大雪给自己掩护,然后就能得到更多的婴儿血!

在她的想法付诸行动中,曾多次有人目睹她容貌,加上她诡异的行为和不知其名,人们就给她取了这么一个称号,雪天中貌如婴儿般年轻的女人:雪婴女。

之后,就有在人间流传这么一段警示:大雪天千万不要抱婴儿外出,否则将会被雪婴女抢走!”

在苏城说完这个故事之后,在场人都还似乎回荡在雪婴女的故事中没醒过来,校铃已然响起。

大家都立马回位置上做好,等待教室来上课。

过了好半会儿。等来的不是任课老师,而是班主任匆匆的身影走进来。

同学们的目光不是突然进来的班主任,而是跟在班主任身后的,一位身穿全白洛丽塔风格服饰的长发披肩女。

“哇塞!好特别的人……”

&ldq❣uo;哎呀,美女啊!”

“好漂亮的人……”

全场顿时陷入一片纷杂讨论声中,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个不停。这时,那女孩走到讲台中,抬手将脸颊脸庞的长发撩到耳后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大家好,我叫左玉璃,今后就是这个班的学生了,希望日后能与大家和睦相处,互相学习,同时也请大家多多照顾!”这简练的几句介绍,只有名字是关于她的,其它都是千篇一律的开场白,这给她自己朦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加上苏城先前讲的那个故事,让听到新生名字的大家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眼前的新生与故事“雪婴女”的形象如此的贴近,而且名字里还带有一个“璃”字!

不过,经过日久相处,学生们都发现一开始是有所顾虑了,因为左玉璃这位新同学性格活泼开朗,待人亲切,关键是还很善良,完全与苏城故事中的雪婴女描述的性格大不一致。想必是都被苏城的故事给洗脑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呢?什么雪婴女,不过是个ญ故事罢了,完全是凭空捏造的,干嘛要与现实对号入座呢!

可,真是如此吗?

苏城是班上最奇怪的一个,自从班里来了这么一位新生后,他便不再往常的事——给同学讲灵异事件了。

这是为什么?他变得很安静,甚至有点儿冷。

事情发生在那么一天晚上。

当时苏城走在街上,一向是无人冰冷的街道,忽然冒出许多人,一个个爬在地上,面目狰狞,形态各异。有得手脚全无,剩着身子在蠕动;有的断手断脚,艰难地在地面上一拐一拐地挪动;有的腹大四肢长细,如蜘蛛一般可怖,脑袋没了半个……唯一有相同点的就是,皮肤干瘪苍白,就好像是被浆糊强行粘上肉体一样,令人作呕的模样。

他们趴在雪地面上,伸出可怕的五爪朝苏城行进,看着就使人头皮一阵麻,更别说还是在 ヅ无人的大晚上。

这种现象对于一向喜欢灵异事件的苏城来说,应该是值得深入研究的,但他没有以往的热情,而且抱着头一阵默声抓狂地跑了!

他怀疑,可能是雪婴女。

为什么会怀疑这灵异故事里的人物?因为雪婴女,不是一个单纯的故事这么简单!

这故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原因是,雪婴女的故事,是在他家的一个古老的柜子里无意发现的,看本子发黄被书虫啃得残破的程度,能推断的是这事是发生在以前,而且是有人记载的,然后被苏城知道并把这作为一个鬼故事讲给别人听。

事实上,苏城当时只说了故事的大概内容,并没有详细地说雪婴女的出现时况与危险程度,所以班里的新生引起他的注意,处处提防那个左玉璃。

那本苏城发现的本子里有那么一段详细记载:

雪婴女出现前,周围环境会有类妖出行,恐吓旁人,引发慌乱,趁机作祟。

所以可能与左玉璃有关的联想,是有一定可疑的。因为她的出现,才发生这种从来没见过的怪异大场面。

苏城最基本的走向便是学校与家的两点一线,不论怎么说,还是会每天见到那个人——左玉璃。

他有些许畏惧。

“你好,同学!请问,这是你的吗?”一个轻柔婉雅的声音出现他背后,转头一回眸,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与雪婴女形象相似的新生。

苏城第二次正眼看她,不重复的外装,还是雪白一身,除了头发是乌黑之外,连皮肤都是白如雪,细如凝脂。

他直愣愣地盯着左玉璃约莫有半分钟,忽然眼前闪过一幕幕奇怪的画面,一片白茫茫……

她抬手拿着什么在苏城眼前晃了晃,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正用一种疑问的目光看着他。

“……嗨?”左玉璃水波似的清音轻叫了苏城。

他回过神来,眨了一眼,用一种恶狠狠地眼光看着左玉璃。

“这……是你的吧”她拿着手中的东西在他跟前再次晃了下。

那是一枚吊坠,是一枚镌刻精美镂空图案的樱花玉石,晶莹剔透,如清水凝结而成的。看起来这种手工艺不是现在的技术能做得到的,而且有了些年代留下的意味。

苏城一手夺回紧握手掌心,转身,走掉。

那是苏城父亲给他的18岁生日礼物,当时父亲没说什么,只是一脸严肃,后来,苏城的父亲出车祸意外身亡,临终前的最后一口气说了几句遗言,不要过于干涉那些灵异事件,那不是他能应付的。他答应了父亲,不去太过于接触那些事。

可,注定要发生的,还是会来。左玉璃在班上颇受同学好感,唯独苏城却是一副冷冰冰的,不知是否因为这而引起她对他的兴趣。

每天放学,他总能在归途中遇到玉璃的身影,渐渐地,他发现其实应该是自己多虑了,她只不过是有点相像雪婴女,但不可能荒唐到就是!所以日久相处,苏城对左玉璃也不太反感了,甚至还主动与她交流。

好景不长,直到一次事情的发生,打破了原本的平静,也改变了苏城。

这时已是深冬,街上、河面、乃至房屋,都是一片白茫茫。

校园里,学生们大都穿得跟球一样,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这种天气里,令人诧异的是,某班的一名学生,还单薄的披着一件轻纱,依旧是一身雪白服装,不过是换了一种淑女式风格的长裙。话说在这寒冷冬季中还大雪纷扬的冷空气里,能穿成这样也只有她一人了,玉璃这样的穿着令无数学生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投致她身上,跟看珍惜物种一样的神态看着她。

教室内。

“玉璃,今天是圣诞节,我们在KTV开了个派对,你能也来参加吗?”说话的是那时听苏城讲故事的女孩蔓蔓。

“好啊”左玉璃正坐在位置上看书,抬眸看向女孩回答道。

入夜,圣诞节的这一天,街上见最多的莫过于情侣了,然而某KTV里,灯红酒绿地欢声歌唱这。

“玉璃,你怎么穿这么少啊?不冷嘛?来,披上”说话的是班上对左玉璃有意思的其中一个男同学,伸手褪去自己的外衣就要给她披去,一身的酒味令人厌恶不已。

她推开他,兀自走去卫生间关上了门。

在KTV里都是班上平时玩儿得蛮好的一帮人,主办的是邀请玉璃参加派对的女孩儿蔓蔓。似乎是有什么目的。

苏城正坐在沙发上喝着饮料,默不作声,若不是玉璃叫他来,凭他的性格才不会来这对于他来说无趣的地方浪费时间,有这空余功夫还不如去多找寻一些灵异事件来看呢。

忽然,于左玉璃面前献殷勤未果的男同学金明挤了过来,坐在苏城身旁,手里端着一杯青绿色饮料,一脸调侃地说道:“苏城,今天这样大好机会,还不趁机找个对象?嗯?”

说话时,蔓蔓也坐过来了,她似乎喝醉了,一脸妩媚朝苏城身上扑去!可是把他吓了一跳,想立即推开,发现如同被胶水粘了一般,一动都动不了!

转过头对刚坐过来的金明想叫声帮忙,结果那家伙不见人影了!

乍一看,他又跑去玉璃身边卖殷勤去了,苏城没察觉,坐在自己腿上推都推不开的蔓蔓居然把舌头都伸出来了!准备缠住他的脖子,正巧不巧的被左玉璃看到这一幕,她与他四目相交的那一刻,昏灯里的玉璃,让苏城有种别样的感觉。

突然,只见玉璃朝自己扔来一个唱麦,还没等反应过来,身上的蔓蔓“嗷!”的一声倒在沙发另一头。乍眼一瞧,哪里还是刚才妩媚的女孩,简直判若两人!一双能瞬间秒杀人的眼,一张好似被扯开的大碗一般的嘴,咧出满口带有恶臭粘液的黑色獠牙,发出嘶哑的吼叫,霎那震动全场人员的神经!

看见这种场面的无一不被吓到,跑的跑,叫的叫,全场一片混乱。金明见蔓蔓的模样倒不感奇怪,反而是一副协同的表情。苏城跳出沙发前的茶几,拉上玉璃就往门外跑,回过头看到令他可能难忘一冬的一幕:金明脸上布满了黑血丝,面目狰狞的正趴在蔓蔓身上啃食她的血肉!

“我的天呐!这,班上都是些什么怪物啊……”苏城喃喃自语感叹道。殊不知,自己好不容易放下戒备心的左玉璃,还真不是一般人。

跑着跑着,感觉手越来越冷,他回头望了一眼身后,没想到见的更大的离奇居然就在自己身边!

左玉璃已经不是往常一副可爱的模样,也不是刚才所见的淑女式风格的薄裙披纱,代替的是一身从上至下相辅相衬的长装裙摆!七分像古装,三分夹杂现代风的服饰,加上更吓人的是,头发褪去平常见到的乌黑,相对应雪似的肤色长发也成了一体的白!

苏城跌坐在地,口齿不清对左玉璃瞪眼道:“雪……婴女?!”

此时的玉璃没有来得及回答他的话,转身浮空对着身后穷追不舍已异形的金明挥手一拂,紧接着四处开炸,金明的身体如同爆竹炸裂成了碎片!

而后尾随出现的是上次苏城遇见的一堆爬行怪人的影子!

“恶灵?!”左玉璃的声音仿佛被笼罩上一层纱,朦胧又略显清雅,令人忽感神圣。

“城,把你的吊坠给我!”左玉璃面对着前方诡异的影子,对身后地面上还未起身的苏城说道。

尽管不知她意欲何为,但刚才的行为就证明了她本意不坏,并非恶类。

苏城丝毫没有犹豫,摘下脖子上的吊坠扔给在半空悬浮的玉璃,她没有看便伸手朝后一接,玉石便稳当落入手中!

趁前方恶灵没有到来之际,四方无人之时,将玉石与自己左手的一样什么合在一起,催动法术,双掌间发出一道圆环的白光,快速打去前方!

“噗!”伴随这样的一声,左玉璃落空坠地。苏城好像此刻清醒了很多,没多大畏惧,站起身跑去扶玉璃。将她扶起后才发现她嘴边全是血,这下他有些担心了,而不是害怕了。他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虽有点唯唯诺诺,玉璃也看出他的疑问心理,先一步说道:“扶我坐下。”

苏城二话没说,搀着玉璃到街边不远处公车站等候椅上坐下。此时夜已深,半无人影。

“我知道你开始害怕我是为什么。也知道你想问什么。今天,我全部告诉你。”玉璃的眼神有些严肃,严肃得仿佛让周围事物都凝结了一般。

“其实雪婴女,确实存在。不过我们没有传闻中的夸大其词,而且,她是我母亲,本名璃洙。”见苏城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紧凑补充上一句:“先听我说完。”她望了一眼乌云遮月的夜空。

又道:“我本名左玉璃,与我母亲其名同字。但你可能不知道很多事情,所以对我及她产生了误会。”玉璃说到这里眉宇轻微皱了一下,道:“没错,她是有过噬血杀婴的行为,为了永保容颜。但最后临终前,她告知了我,当年是将那负心人杀了,还抱走他家中出生未久的婴孩,并将其抽血埋尸。她也后悔了,把这个交给了我。”说着她递出另一枚自己随身隐带的樱花镂空玉石,与苏城那枚一模一样。这让他大吃一惊。

“我母亲璃洙与常人不同的是,不能长时间呆在高温环境,低于你们所计量温度的零下一度都不行,有预测身边人未来的能力,可以操控风雪,嘱托我找到也有这个吊坠的人。当年,她只是一时被心魔冲昏了头脑,犯下大错。不过她把那个婴孩的尸骨埋于雪樱树下,提炼的两枚玉石,一枚自己留着,一枚悄悄留在负心人的家室里,并将雪樱百年结的果,融合自身血元还给他妻子再一次怀孕的机缘,那就是你爷爷。”

听玉璃讲到这里,苏城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那你的另一个身份……”

“嗯,我与你爷爷同辈,是你姑婆。”此话一出令苏城瞠目结舌,明明眼看就是一十七八岁的女孩,年龄居然是自己的好几倍,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有一样证据不得不信,那就是那枚樱花镂空玉石。

“噗!”左玉璃此刻又突兀地吐了一口血。

“我……时间不多了,此次下山任务已成,我不可于人间太久。”她的脸渐渐变得枯皱横起,瞬间看起来与八十多的老奶奶一般。

没等苏城反应过来,玉璃的周围飘起了雪片,空中原本晴空无物,也落下点点雪片!

他被吸引转眼看向空中,回过眼来时,她已消失了无影无踪。

其实,雪婴女璃洙临终前已经算出男人家中后背均有劫难,而且不是传言那样的恶毒,并没有把自己的孩子杀死腹中,而是生育并独自养育成长,交代给女儿左玉璃的任务就是保护好他父亲家中的后辈。

璃洙确有为了容颜,带孕期间杀了男人家里的第一个孩子,不过后来又还了他一个孩子,在这个孩子的身上流有雪山雪樱树的精元和雪婴女的血元,对于类妖来说是增强修为的一项捷径之选,所以苏城乃至他父亲、爷爷的一生中总会遇到过几次异劫,而因苏城的异劫较难化解,雪婴女才出此一策。

书中记载,:雪婴女每次出现前必会有类妖出行。这完全是误会一场,那是她或玉璃在保护她们家族的人时被弄巧成拙地给人误解成了书面缘由。

街上,类妖尸骨横躺,不过眨眼间,全部消失殆尽。

后来,苏城把那本书的内容改了,并加上了这样一行字:不要相信表面现象,多去探求真相。

传给后人。

然,皑皑白雪中,一座白屋旁的树下,一枚樱花镂空玉石,静静躺在雪面上……

标签:鬼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