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不会骗人

来源:其它 长篇鬼故事 2021-07-02
字体:

惨死的雕塑
秦小湾得了重感冒,那种感觉就像鼻孔里糊了黏糊糊的胶水,什么味道都变得模模糊糊,在绕路回出租房经过那条臭水沟时,也不用再捂上鼻子。
这都怪宋雪不好,那晚失恋后硬拉着秦小湾在阳台上吹了大半夜的冷风。
其实,秦小湾觉得宋雪完全没有必要这样难过,毕竟她们都是大四的学生了,多数要各奔前程的恋人都注定要接受毕业分手定律。
宋雪并不这样想,男友铖铖提出分手后,她整个人都蔫了。慢慢地,她还变得有些神经兮兮,一坐下来就对秦小湾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宋雪说:“秦小湾,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眼睛是会骗人的。”
秦小湾点点头。
“有时我们猛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会发现那个人不是自己,有时我们猛盯着一个字看,那个字就越来越不像那个字了,还有,我们仅仅能看到一个人的表面,看不穿本质。”
秦小湾还是点点头。
“我们的耳朵也会骗人,我们听到的总不是真相,不是吗?”
秦小湾依然点点头。
“但我们的鼻子绝对不会骗人,一些味道里面总是隐藏着真相。”
说到这里宋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奇怪的光。
秦小湾明白她的意思,失恋那晚宋雪说过,她在男友身上闻到了奇怪的香水味。
不久之后,秦小湾才知道宋雪的话其实可以用另一种思维去理解。
一切都从同住的米岚丢了一只手后开始。
米岚的那只手是被人活生生敲掉的,只剩下惨不忍睹的断肢悬在那里。
为此,米岚哭了一个晚上,那可是她几个月的心血,她视若宝贝的毕业设计。
米岚的雕塑作品毁了,确实符合了米岚作品的主题──惨死。
秦小湾不明白,米岚为何要用这么让人不舒服的主题,她创作的雕塑作品是人在濒死前挣扎的模样,看上去相当瘆人。
米岚痴痴呆呆地对着她的作品喃喃自语:“要死,要死,要惨死,嘿嘿……”
秦小湾赶紧走开,她觉得她的室友们都疯了。
鼻子闻到了味道
秦小湾发现自己的感冒好像好了,一早起来她闻到了味道。这本来是该高兴的事情,不过那股钻进她鼻腔的味道并不是什么好味道。
那是一股臭水沟的味道,如果没有猜错,就是每次从学校绕近路回来时的那条臭水沟。她立刻想到了宋雪,说不好就是这丫头又踩进了臭水沟里。
失恋以来,宋雪夜夜买醉。有次回来一脚踩进了那条臭水沟。宋雪进门就大骂缺德,她说那个下水道的盖子不知被谁揭开了,她才会不留神踩进去。
在宋雪的房门外搜寻了一会儿,秦小湾发现那臭味并不是来自于宋雪门口摆放的任何一双鞋子。她的目光很快就落到了米岚那几个雕塑上面,米岚那个被敲掉了一只手的雕塑已经修补好了。才接上去的那只手做得惟妙惟肖。
不,应该说栩栩如生。以至于秦小湾远远看去就像在一个泥塑上接了一只活人的手。
那股臭味正是来自于那只手上。
秦小湾把鼻子凑在那只手上闻了又闻,没错,这只手上有股臭味。
米岚无声无息地来到了秦小湾身后““你干什么?”她的声音就像从冰箱里拿出来一样冰冷,吓得秦小湾差点儿撞翻了面前的那个雕塑。
“请你离我的作品远一点儿。”米岚看起来很生气,大概她还对自己的作品被砸坏而耿耿于怀吧。
这也难怪,自从她们的租住房被撬了门,却没有丢失任何东西,只有米岚的雕塑被砸坏后,她开始怀疑所有人,包括秦小湾和宋雪。
秦小湾觉得她的眼神一天比一天怪异,似乎藏着杀机……
想到这些,秦小湾觉得那重感冒更厉害了,忍不住发抖。
听,那夜半哀号
去了一趟学校,秦小湾才轻松了些许。还是学校里面的空气要纯净一点,可惜不久以后就将告别了,她有些依依不舍。
抱着一摞书回租住房时,秦小湾还在心里回想着当日与宋雪米岚三人行的快乐,一不留神她撞上了前面的一堵墙。
噢,那不是一堵墙,那是一个高大的男生。
“小心,水沟!”那男生拉住了即将摔倒的秦小湾。
秦小湾不好意思地看看男生,他的眼睛很吸引人。
“这臭水沟,不干净。”
男生皱眉说。秦小湾觉得很好笑,臭水沟当然不干净了。不过,她发现男生盯着臭水沟的眼里全是恐惧。
“你不是想说这里闹吧?”秦小湾突然非常想与面前的男生说上几句话。
“我不确定是不是,不过每到晚上这里会发出哀号声。”男生还是皱着眉。
“噢,说不定下面藏着尸体呢。”
“塞进一具尸体是要费些力气,即使扳开盖子,入口也太窄了些。”
见男生盯着水沟,呈思考状,秦小湾觉得更好玩了,接着又说:“这下水道很窄但很深,要弃尸的话,估计得分尸。”
“有道理。”男生托着下巴点点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秦小湾一眼,秦小湾想到前几天宋雪踩进水沟的事,接着道:“据说前几天这下水道的盖子被揭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