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鬼故事《整容师的妻子(14)》

编辑:小故事大全网发表日期:浏览:10

14)揭开恐惧谜团

  言石终于按捺不住心头强烈的欲念,将关了三天的手机打开。短短几分钟内,短信就塞满了收信箱。言石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着,他难以相信那是苏蕙的千呼万唤,反反复复只是那句话:“回来吧,言石,无论你是英俊的还是丑陋的,我都会一如既往地爱你……”

  言石孩子般哭了。苏蕙的呼唤令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震颤,一直拼命压抑着的思念排山倒海般涌出,将他淹没。在这种无边无际的思念的海洋里,他的心却是那么的沉重,  

一直沉入海底。他无法呼吸,无法拯救自己。

  却忽然,手机的铃声将那铺天盖地的海浪击退。他用颤抖的手指握着手机,看上面那串熟悉的号码在急切地闪烁。他的手指在刹那间沉重得像千斤巨石,他用了全身心的力量才将那千斤巨石按下去。然后,他终于听到了那个魂牵梦萦的声音。

  “言石,真的是你吗?言石?你听到我说话了吗?”那个声音抖得变了调,既而哽咽:“言石,是我啊。你说话好吗?”

  她的声音让他瞬间充满了力量。有什么客观的因素能够抵挡住人世间最猛烈最坚硬最顽强的爱情呢?

  苏蕙的面容有些憔悴,但目光依然明亮。她知道对面的男人那张面具后面的脸是怎样的可怕。但她已经可以承受住这样的事实。爱人一个,不是只爱他英俊的外表。

  他握着她的手,感动得不能自已:“我以为我不会再见到你了。”

  苏蕙哭着笑了:“你真傻,怎么会以为我不爱你了。”

  他们说了好些平时说不出的肉麻的话,当他们彼此都平静下来,忽然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林心怡!林心怡现在是否无恙?

  薛元暂停了全天的手术,像根木头一样坐在办公室里。昨天晚上他醒来时,已经躺在了自家的床上。那个变成鬼脸的小媛,以及变成小媛的林心怡都不见了。他将门窗关得紧紧的,灯开得雪亮,如惊弓之鸟度过了漫长而恐惧的一夜。

  护士小夏推开门进来了。“薛医生,你不舒服就回家休息嘛。”她看了看薛元死人般灰白的脸,知趣地不再说话,默默做着自己的事情。

  薛元目光呆滞地看着她手脚麻利地拖地板,收拾房间。小夏穿着浅粉色的护士装,整洁清爽,充满了活力,这让薛元感到了稍稍的松弛。

  天太热了,小夏没有穿丝袜,光着脚穿着一双护士鞋,露出一截修长的小腿。薛元的目光从她的腿往上移,定格在她的脸上,若有所思,不久眼睛里竟然有了一丝光亮,既而浮出了一丝诡笑。

  他不言不语地坐在那里,想着他的心事,一直到晚上八点钟才走出办公室。

  他慢慢地下楼,在走出楼道口时看到前面有个白影一晃不见了。他停住脚步,转身往回走。他要赌一把,以证实自己的猜测!

  他沿着楼梯一直往上走,走得很慢。他支着耳朵仔细地听,果然听到了脚下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他的嘴角动了动,他是在笑,虽然他此刻已处在极端紧张的状态中!

  他一直走到六楼,然后沿着窄窄的通道走向天台。天台上空无一物,洒满如水的月光。他站定,目光望向远处一座灯火通明的高楼,脸色十分阴暗。

  身后突然传来了女子的笑声,笑声不大却令人毛骨悚然。他猛一回头,还是那个穿着白色短裙的年轻女子,长发过肩,骷髅面具。

  “哈哈哈!”女子挥起手臂,摘下面具,一张并不美丽却十分动人的脸庞,在月光下白得渗人。

  “薛元!”女子声音怪异地叫他的名字。“你杀了我,你可知罪?”

  薛元的身子颤了颤,极力掩饰着慌乱:“小媛,你果真做鬼也不放过我吗?”

  “哈哈哈!”女子仰天长笑,“你杀了我也就罢了,我怎能容忍你再伤无辜女子?”说着,女子伸出素手,长长的指甲闪着寒光。

  薛元一步步向后退去,女子一步步紧逼上来。不一会儿,薛元已经走到了天台一角。一阵风吹来,薛元不由打了个寒噤。

  “小媛,你是何苦呢?我欠你的下辈子偿还不行吗?你忘了,你曾经说过爱我至深,宁愿为我去死吗?”薛元温柔地说着,“好吧,小媛,你若怨气太重,就杀死我……”薛元正说着,却忽然一闪身,动作快得难以置信。他的双臂用力向女子推去。那女子猝不及防仰面摔倒,薛元又飞起一脚,女子大叫一声跌下楼去,长发在空中那么优美地飘飞,滑落……

  水泥地上,绽开一大朵鲜红的花儿,染红了女子的白裙子。薛元俯下身去,伸出手指一下子揭去了女子的脸,一张手工做的脸。然后,他嘿嘿一笑:果然是她!

 

上一篇:
下一篇:

读者文摘《历史上真实的关羽》

读者文摘《找个有趣的人白头偕老》

读者文摘《富人与穷人》

读者文摘《放弃金牌去救人》

好词好句《关于竞争的名人名言格言警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