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故事会《心愿》

编辑:小故事大全网发表日期:浏览:4

  一、承包荒山
  正月初六上午,王宝明来到村民小组长李洪生家,笑着对他说:"洪生叔,过年后我不准备出去打工了,想承包队里的那座荒山。"
  李洪生听后,惊得半天没说出话来。那座荒山别说是承包了,就是白送给人,谁也不会肯接受的。原来那座荒山根本就不能长庄稼,现在王宝明要承包,这不是大脑进水吗?李洪生看了他一眼,有些不相信地问:"宝明,你是说要承包那座荒山?"
  王宝明笑了一下后,镇静地说:"是的。"
  李洪生又朝他打量了一番,觉得他不是在开玩笑,于是十分干脆地说:"算了,这荒山就无偿给你了。"
  "这可不行。我还是想跟队里签个合同,每年该交多少费用按合同来。"王宝明十分认真地说着。
  原来这座荒山解放前是一个大地主家的茶场,就在快要解放的那年冬天,一天上午刮起了七八级大风,想不到就在中午,一场大火突然从天而降,很快就将整个茶场烧了个精光,这座山也就成了荒山。对于这场大火有很多传说,有人说大地主坏事做多了,老天爷在惩罚他;也有人说,大地主杀害了4名共产党,是共产党派人来放的火。现在王宝明突然要来承包,李洪生想做个顺水人情,无偿地让他种植。想不到他根本就不领情,李洪生感到奇怪,于是诧异地问:"宝明,我想问一下,你要这荒山干什么?"
  王宝明搔了一下头皮,故意卖关子说:"洪生叔,你就不要管我干什么了,反正我不会占山为寇做土匪,也不可能炸山卖石料赚钱。"
  李洪生见他不肯说,也就没有再刨根究底,只是笑着说:"如你想要承包的话,还得开队委会研究。另外这荒山虽属我们队,但还要向村里请示。这样吧,我3天内给你答复。"
  "好,我等你的消息。"王宝明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条玉溪香烟和一瓶洋河大曲酒,笑着说:"洪生叔,我先声明,这烟和酒跟承包荒山没任何关系,是我出去打工5年带给你的礼物。"
  李洪生虽是芝麻绿豆官,但为人清正廉洁,从不肯收别人的东西。他见王宝明这么说,才收了下来。
  中饭后,王宝明要承包荒山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传遍全村,如果换上别人承包,大家也不感到奇怪,可王宝明是什么人?过去好吃懒做,靠偷**狗过日子,又怎么会有出息呢?如果他不是烈士的后代,恐怕早就被抓去劳改了。
  3天后的下午,李洪生来到王宝明家,笑着对他说:"宝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经过队委会讨论和向村里请示,决定将荒山承包给你。不过,每年要缴8000块钱的承包费。"
  王宝明不禁一怔。荒山面积虽大,可过去一直无人问津,现在自己主动站出来承包,想不到队里竟狮子大张口。他沉思片刻后,开玩笑地说:"洪生叔,你们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啊?"
  李洪生尴尬地笑了一下,说:"这样吧,看在你是烈士后代的份上,我做主,每年至少4000块。再少,我就不好向大家交代了。"
  "行,就这么定了。不过,我要承包50年。"王宝明点点头。
  李洪生不禁一愣。一般情况承包都是30年,想不到他要50年,时间似乎太长了。不过,只要他不干什么违法的事,管他多少年呢!
  合同签好后,王宝明长吁了口气。
  二、村民闹事
  然而,王宝明还是高兴得太早了。就在他签好承包荒山合同的当天晌午,村民几乎闹翻了天。原来大家听说荒山承包给王宝明,每年只给4000块钱的费用,觉得太少了。
  队里的李家福领着几个人来到李洪生家,十分气愤地责问他:"洪生叔,这么大一片荒山,你怎么只让王宝明每年缴4000块钱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
  李洪生除了是村民小组长,还是李家福的堂叔。他见李家福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不禁恼怒起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骂着:"***!你在跟谁说话呀?你说4000块钱太少,我3000块钱承包给你,你要吗?"
  "这、这……"李家福见李洪生生气了,心里顿时发起虚来。
  跟李家福一起来的张安民连忙说:"我们虽没本事承包荒山,但这荒山也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村里人每年的柴火都是从山上拣来的,如果荒山承包给了王宝明,我们今后拿什么烧饭呢?"
  李洪生听后不禁一怔。是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别看这荒山荒着,可队里人的大部分柴火都是靠山上的枯树枝来维持啊!不过,合同已签好,想要推翻也不可能。只是他真不知道王宝明承包这座荒山到底要干什么,如果他不把山上的树木砍光,大家的柴火还是有保障的。但要是他真的要把树砍光,也只得用他上缴的4000块来贴补大家买柴火的费用了。想到这里,他扫视了大家一眼说:"你们尽管放心,反正不会让大家吃生的,有这4000块钱,就能解决大家柴火的问题。"大家听李洪生这么说,也就不好再闹了。
  送走了这帮人,想不到叔叔李林祥又领着一帮人来了。李洪生见他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知道来者不善,连忙笑脸相迎:"叔,什么事惊动你的大驾啊?你捎个信,让侄儿到你家不就得了嘛!"
  "不敢当。"李林祥不请自坐,冷笑着说,"你真是一手遮天啊!居然把队委会定下来的8000块钱砍了一半,你是不是得了宝明什么好处了?"
  "嘿嘿!"李洪生连忙赔笑说,"叔,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这荒山荒了这么多年没人敢承包,现在宝明要承包了,如果费用太高,他又怎么能接受呢?其实要8000块钱也只是个最高价,队委会最后讨论的结果也就4000块左右,这事队委们都知道,你可以问他们。再说,我的为人,你也是清楚的。"
  李林祥听他这么说,态度这才有所缓和。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地说:"宝明是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吗?他真能承包这荒山吗?"
  李洪生笑着说:"叔,宝明的过去,村里人都清楚。不过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们总不能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啊!再说,他是烈士的后代,我们更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啊!"
  李林祥听后,没好气地说:"你就这么相信他?如果搞砸了呢?"
  "如果真的搞砸了,倒霉的也只有我一个人啊!"这时王宝明走了进来,笑着对大家说:"请大家放心!没有把握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其他话我也不多说,到时大家一定会看到我究竟是什么人。"
  李林祥和大家见王宝明这么说,觉得再说什么也没意思了,于是悻悻地离去了。
  三、神秘老板
  这场村民闹事总算平息了下去,王宝明长吁口气后,便连忙给自己在浙江打工的林老板打电话,告诉他合同已经签好了,请他尽快来一趟。第二天下午,一辆奔驰轿车开到了王宝明家门口。左邻右舍发现,从车上走下来的那个白发老头,年前跟王宝明一起来过村里。这位神秘客人究竟是谁,大家都不清楚。不过,张大爷觉得他有些面熟,却想不出在哪见过。
  原来在春节前,王宝明便带着林老板来过村里。经过对这片荒山考察后,林老板感到十分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交通条件比较差。
  林老板看完合同后,笑着说:"宝明,下一步就要看你的了。资金我替你预算了一下,树苗和人员工资等费用大约要15万。资金问题你不需要有什么顾虑,不够就跟我说。只是技术人员恐怕一时难找,不过,我可以先派几个技术人员来协助你。怎么样?还有什么困难吗?"
  王宝明笑着说:"林老板,我希望你经常来指导,这样我心里才会踏实。"
  "宝明,你尽管放心吧!"林老板拍了拍他的肩笑着说,"就冲着你的这份勇气和精神,我会经常来的。其实你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你就放手干吧!"
  王宝明握住林老板的手,激动地说:"林老板,你放心,为了心中的愿望,我会尽最大努力的!"
  那么王宝明又是怎么认识林老板的呢?说来也就话长了。5年前,王宝明因偷村里张宏群家的水牛挨打后,便跑到杭州去打工。可他本是个好吃懒做的人,又没一技之长,谁会要他呢?结果好久也没找到工作。
  一天上午,王宝明漫无目的正在大街上闲逛,突然看到一位白发老头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在街上,肇事者撞伤人后,竟然逃之夭夭。
  很快很多人围了上来,可却没人把撞伤的老头送医院抢救。王宝明平明虽好吃懒做,但淳朴的山里人良心还没完全泯灭。他见老头生命垂危的样子,便连忙背起他朝附近的一家医院奔去。
  王宝明将老头送到医院后,一位戴眼镜的中年医生要他赶紧去交抢救费。王宝明本来就是一个泥菩萨过河——自顾不暇的人,又哪来的钱交抢救费呀?不过,他是个聪明人,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想,我要是跑了,难道还怕你们医生见死不救?
  从医院出来后,王宝明又开始在大街上漫无目标地走着。突然,一股香味扑面而来,原来路边的一个小吃摊正在炒菜,他的口水情不自禁地流下来,于是连忙跑到小吃摊上买了碗面条。
  吃完面条,王宝明准备掏钱时,一下子呆住了。原来他把老头背到医院后,已经浑身湿透,于是便将春秋衫脱了下来,顺手就放在抢救室里。虽然春秋衫里只有100多块钱,却是他的全部家当,更主要的是身份证也在口袋里,没有身份证,找工作就麻烦了。不过还算好,裤袋里还有3块硬币。他给了面钱后,便硬着头皮到医院去拿衣服。
  当王宝明气喘喘地来到抢救室门前时,正巧那位戴眼镜的中年医生从里面出来。他见到王宝明便一把拉住他说:"小伙子,我们正找你呢!你把病人往这里一扔,就不管了吗?"
  王宝明不禁浑身一颤,以为他要自己交抢救费,于是便苦着脸说:"这老头根本就不是我撞伤的,我是做好事把他送来的,再说我也没钱。"他又将刚才发生的事和自己目前的处境说了一遍。
  中年医生听完后,笑着说:"小伙子,做好事总会有好报的,这下你可要发财啦!"
  王宝明听他这么说,感到莫明其妙,嘀咕着说:"我有什么财可发呀?"
  就在这时,一辆手术车从抢救室推了出来。王宝明一看正是被自己送来的老头,见他已睁开眼睛,这才放了心。他突然想到自己的春秋衫还在抢救室里,于是想进去拿。中年医生一把将他拉住,笑着说:"你的衣服已被护士拿到值班室了,跟我走吧!"
  王宝明跟着中年医生来到病房,看到老头已躺在病床上,正在吊药水。中年医生来到病床前,指着王宝明说:"林老板,就是他把你背来的。"
  "小伙子,谢谢你了!"林老板十分感激地说,而后又打量了王宝明一下说,"你是打工的吧?"王宝明愣了一下,便将自己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
  林老板拉着他的手,笑着说:"我叫林达宏,是个台商。这次多亏你及时救了我啊!"说到这里,他沉思了一下,又说:"小王啊!不好意思,我在台湾的家人恐怕一时很难来,你就好人做到底,在这里服侍我几天,行吗?"
  王宝明搔了搔蓬乱的头发,说:"行,我反正没事。"
  接着,林达宏笑着问:"小王,你是哪里人啊?""扬州刘堡乡李家村的。"王宝明连忙说着。
  林达宏不禁倏地一怔,脸上露出一丝惊诧。不过,他很快就镇静下来,又问:"家里有什么人啊?"
  "唉!"王宝明叹口气后,苦涩地说,"我是个孤儿,我6岁那年,父母乘拖拉机进城时发生了车祸,不幸去世,是村里人把我养大的。"说到这里,他又自豪地说,"不过,我是烈士的后代,我爷爷是解放那年牺牲的。"
  "什么?你是烈士的后代?你爷爷叫什么?"林达宏十分吃惊。当他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后,又笑着说,"真想不到你是烈士的后代,难怪你会舍己救人呢!"
  王宝明见他夸奖自己,更是得意忘形起来:"我爷爷叫王洪林,他牺牲前还是我们刘堡乡的书记呢!"
  林达宏做梦也没想到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怔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不过,他没多说什么,只是笑着说:"小王,我在这里办茶场,工作比较忙,杂事也较多,想要有个帮手,你能不能留下来帮我的忙呀?"
  王宝明正为找不到工作犯愁呢,现在林达宏主动要他,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求之不得呢!
  半个月后,林达宏出院了。他将王宝明安排在身边,将自己种植茶树的经验传授给他,并且还教给他一些做人的道理。
  光阴荏苒,转眼5年过去了。去年腊月二十这天,林达宏笑着对王宝明说:"宝明,这几年你跟我学到了不少种茶方面的知识,你现在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如果你想要实现自己愿望的话,可以回老家了。我也了解了一些你老家的情况,那里很适合种植茶树。这样吧,年前我陪你一起回去,看看你老家荒山的情况。"
  四、为了心愿
  原来王宝明到林达宏的茶场打工后,心里就有了个愿望,也在老家的荒山上重新种上茶树。这些年他经过林老板的启发教育,懂得了不少做人的道理,知道自己过去好吃懒做、偷**狗不但对不起村里人,更是丢尽了烈士爷爷的脸。去年春天,当他将心中的愿望告诉林达宏后,林宏达当即表示全力支持。
  再说这几年王宝明给林达宏打工,林宏达每月给他3000多元工资,到年终还有奖金。王宝明平时很少花钱,总是把钱存起来。5年来已存了近20万,这笔钱基本够买树苗和人员工资开支了。
  一星期后,大批茶苗运来了,这时村里人才知道,原来王宝明是想在荒山上栽种茶树。有些人表示怀疑,虽然荒山上曾种过茶树,可种茶树除了投资大,还要有很好的管理。凭王宝明的能耐,能种好茶树吗?
  一个月后,整个荒山已栽满了茶树。这件事不仅轰动了全县,连市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都纷纷赶来采访,称赞王宝明是浪子回头金不换,打工致富后不忘回家乡投资,为家乡作贡献。
  王宝明并没有被初步成功冲昏头脑。他十分清楚,要想把茶场办好,必须要做好吃苦耐劳的思想准备,还要面临各种困难的挑战和失败的考验。
  为了照看茶树,王宝明干脆在山上搭了两间草屋,整天住在山上。只是山上的生活实在是太苦了,特别到了晚上,山上没装电灯,只能用煤油灯。每到刮风下雨天,他一夜根本就别想睡觉,草屋到处漏雨,只能整夜用脸盆接雨水。不过,山上的生活虽清苦寂寞,但王宝明还是咬牙坚持着。他经常想起林达宏的一句话:如果没有付出,就不可能得到收获。
  五、遭遇病害
  半年后,整个荒山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茶树的长势十分喜人。想不到就在这时,茶树发生了严重的病害,先是叶子局部枯萎,接着整片叶片枯死掉落。王宝明过去从没遇到过这种病,真是心急如焚,只得给林达宏打电话。林达宏很快就赶来了,经过他的诊断,原来是茶炭疽病,需要立即用药防治。
  王宝明立即组织人员进行防治,终于使茶树病情得到控制。不过,经过这次病害,整个茶山损失严重。
  这次给茶树治病,几乎花光王宝明的积蓄。茶树本来就不是当年投资就见效益的,需要好几年才能有收成。王宝明开始为茶山管理人员的工资及农药、化肥等资金担忧起来。
  林达宏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笑着说:"宝明,你现在一定缺资金,如果需要我帮忙,我可以借给你。不过亲兄弟明算账,向我借钱是要付利息的。"
  听了林达宏的话,王宝明心里顿时感到不舒服,想不到林达宏竟是个见利忘义的人。当年他受伤时,若不是自己送他到医院,他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当初自己想办茶场,他说的比唱的还好听,现在向他借钱,他竟要利息,这不是趁人之危吗?想到这里,王宝明感慨万分。商人毕竟是商人,永远改变不了见钱忘义的秉性。不过,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办法,因为到银行贷款要打申请报告,还要担保人或财产抵押,实在麻烦,他只能硬着头皮向林达宏借了10万块钱。但由于这次茶树遭病害枯死不少,需要补栽,欠员工的工资也要补发,这10万块钱根本就不够。
  就在王宝明左右为难时,在茶场打工的村民对他说:"宝明,还是先把茶树苗赶紧补上吧,我们的工资可以等一下。"
  王宝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怎么行呢?大家都等着钱用,我怎么好意思再拖欠呢?"
  大家说:"宝明,你就不要客气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办茶场,让我们挣到了钱。现在茶场遇到困难,我们怎么好袖手旁观呢?"
  听了大家的话,王宝明感动得热泪盈眶。毕竟是父老乡亲,关键时刻见人心啊!就这样,在大家的帮助下,茶场终于渡过了难关。
  六、两情相悦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3年过去了。茶山到了收获的季节。这年,王宝明已27岁了。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村里人为他着急,也有人为他做过媒,可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一天下午,林达宏带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来到李家村。起初王宝明还以为她是林达宏的秘书或包的二奶,后来一打听,才知是他的小女儿,叫林妮娜。王宝明顿时感到有些诧异,过去从没听说过呀!再看看林达宏满头的白发,怎么会有这么小的女儿呢?当林妮娜单独跟王宝明在一起时,王宝明便好奇地问她:"妮娜,你真的是林老板的女儿吗?"
  林妮娜怔了一下,奇怪地问:"怎么?这还有假吗?"
  王宝明知道这话问得有点唐突,不好意思地说:"看林老板的白头发,像有六七十岁了,怎么会有你这么小的女儿呢?"
  "哈哈!"林妮娜不禁笑了起来。她笑够了后,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额头,嗔怪地说:"你呀!真是小眼昏花。难道头发白了就等于岁数大了?告诉你吧!我爸才65岁呢!"
  林妮娜比王宝明小两岁,大学毕业后在台湾的一家公司工作。一个月前,林达宏回台湾时跟她说起了王宝明的故事。她突然来了好奇心,决定跟父亲一起来大陆看看。当她看到满山的茶树,又看到王宝明住的两间草屋和满屋的茶树书籍,不禁对他感到敬佩,觉得他是个真正干事业的人。
  从这以后,林妮娜和王宝明开始书信往来。不过,王宝明心里知道,自己跟她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
  茶场的茶叶终于可以采摘上市了,虽然产量不高,但对王宝明来说已是十分高兴了。采茶这天,林达宏和林妮娜都赶来祝贺。想不到林妮娜跟王宝明见面后,竟在他脸上吻了一下,并戏谑地说:"王老板,祝贺你财色双丰收啊!"
  王宝明愣得半天没缓过神来,一副傻乎乎的样子。林妮娜见他的样子十分可爱,不禁大笑起来,揶揄地说:"真是个可爱的乡巴佬,我喜欢你!"
  林达宏脸上露出了笑容,像是没看见似的转身走开。因为他的心愿和目的终于达到了,他真希望小女儿对王宝明是真心喜欢。
  王宝明做梦也没想到林妮娜会爱上自己这个土包子,觉得有点像天方夜谭。然而,林妮娜主动向他表白了爱慕之情,他才明白,这一切是真的。
  很快,林妮娜辞去台湾的工作,来到王宝明的茶场。
  村里人做梦也没想到王宝明竟跟台湾姑娘谈上恋爱,市报社的记者知道这事后,连忙赶来作专题采访。第二天,市日报头版头条登出一则报道:《有志者,事竟成——台湾姑娘爱上大陆山沟小伙子》。
  七、冤家路窄
  经过一段时间的朝夕相处,王宝明和林妮娜的爱情终于瓜熟蒂落,两人开始商量结婚事宜。当林妮娜将这事告诉父亲后,林达宏虽然十分支持,但心里还是顾虑重重。他长叹了口气,苦涩地说:"妮娜,说实话,宝明是个聪明能干的孩子,可是有些事情你还不太清楚。这样吧,我先找宝明好好谈一下。"
  林妮娜是个聪明的姑娘,见父亲话中有话,不禁诧异地问:"爸,究竟有什么事,你能不能先告诉我呀?"
  林达宏本来不想将上一代的事告诉小女儿,免得给他们这一代留下阴影。可如今牵涉到女儿的终身大事,他就不得不将几十年前的往事说出来,这就是自己父亲跟王宝明祖父的恩怨。
  林妮娜听后,虽然感到万分吃惊,但她还是坚持说:"爸,这都是上一辈子的恩怨,我们这一代人为什么还要计较呢?我相信宝明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人,他一定会谅解的。"
  "唉!"林达宏喟然长叹,他看了女儿一眼,苦笑着说,"妮娜呀!你真是太天真了,这可是血海深仇啊!就是宝明不计前嫌,村里其他人肯原谅吗?"
  听父亲这么一说,林妮娜才感到事情并非自己所想的这么简单。不过,事到如今,她只能先从王宝明这里打开缺口了。
  晚饭后,林妮娜挽着王宝明来到茶场草屋。见他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先给他倒了一杯茶,而后试探着说:"宝明,如果我们两家祖辈有着深仇大恨的话,你还会娶我吗?"
  王宝明先是倏地一怔,继而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我们两家怎么会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林妮娜见他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便直截了当把话挑明:"其实我的祖父就是林芝文,这座山过去就是我家的茶场。"
  听到"林芝文"这3个字,王宝明不禁浑身一颤。虽然父母去世得早,但他还是听村里人说过,自己的祖父就是被林芝文杀害的。他做梦也没想到,林芝文竟是林妮娜的祖父。好一会他才结结巴巴地说:"妮、妮娜,你、你这不是开玩笑吧?"
  林妮娜见他还不相信,苦涩地说:"这是真的,我不会拿已去世祖父开玩笑的。"
  看着她的表情,王宝明终于明白她不是在开玩笑。他的心中顿时感到一阵难受,老天爷也太捉弄人了,自己所爱的姑娘怎么竟是祖父仇人的孙女呢?这也太残酷了!
  原来解放前夕,林芝文是刘堡乡赫赫有名的大地主,还是国民党乡长兼保安队长。而王宝明的祖父王洪林是刘堡乡共产党的书记兼独立大队长。刘堡乡当时地处国共两党势力交汇处,是双方争夺的重要乡镇。
  一天晚上,王洪林带着3名战士到乡里跟交通员接头时,被林芝文的手下发现,遭到包围。王洪林他们因寡不敌众,最终全部牺牲,王洪林的头还被挂在乡公所门前桅杆上示众3天。不久,解放军攻打刘堡乡。林芝文知道自己一旦被解放军抓住,肯定死路一条。于是慌忙带着家人逃到了台湾。
  真是冤家路窄,林达宏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被车撞后,救他的竟是王洪林的孙子。虽然刚解放时,林达宏才五六岁,但他听父亲说过这事,所以他没敢说自己也是李家村人,而是通过高薪来弥补父亲欠下王家的血债。这一切王宝明自然是蒙在鼓里。当王宝明想要回家乡栽种茶树时,他立即表示支持。其实这也是他父亲的愿望,他父亲在世时,一直希望他回李家村投资茶场,让村里人早日过上好日子,以赎自己过去犯下的罪孽。可林达宏怕家乡人不领情,甚至会报复,所以他先在杭州郊外投资了一家茶场,想等将来有机会时再回家乡办茶场。后来听王宝明说要回家乡办茶场,林达宏觉得圆父亲生前心愿的机会来了。
  为了支持和帮助王宝明,林达宏把茶树苗按最低价卖给他。当王宝明向他借款时,他本想无偿援助的,又担心他钱来得太容易而没有压力,不再艰苦奋斗,所以才故意提出要利息。这一切王宝明自然也不知道。
  八、左右为难
  林妮娜见王宝明沉默不语的样子,知道他心里十分矛盾。她本是充满信心来说服他的,现在竟不知说什么才好。这种深仇大恨,就是心胸再开阔的人也是难以接受的。想到这里,她含着泪水说:"宝明,我知道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只是想问你一下,你现在还爱不爱我?"
  "爱,当然爱!王宝明连忙表白。
  林妮娜长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上帝把我们两个仇家的后代凑合到一起,恐怕也是想要让我们两家一笑泯恩仇吧!既然我们真心相爱,难道就不能冰释前嫌?你再想想吧!"说完她含泪离去。
  林妮娜前脚刚走,王宝明后脚便来到了村民小组长李洪生家。李洪生的大伯父李仲群也是当年牺牲的游击队战士之一,当时只有17岁。
  当王宝明将林达宏是林芝文儿子的事告诉李洪生后,他惊得半天都说不出话。良久,他低声喃喃着:"难怪张大爷说林达宏像林芝文呢!"
  "洪生叔,我现在还能不能跟林妮娜结婚?"王宝明泪水满面地说着,充满了期待的目光。
  "当然不能。你怎么能娶仇人的孙女呢?"李洪生带着满腔仇恨说。
  "可我爱她呀!"王宝明声嘶力竭地叫着,止不住地放声哭了起来。
  "真没出息!"李洪生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厉声责问他,"难道除了林妮娜,你就娶不到老婆了?"
  王宝明找他本想得到支持的,想不到他竟然给自己当头一棒。就在王宝明准备离开时,李洪生突然大声喝道:"****!你如果娶仇人的孙女做老婆,你就***出李家村!"
  王宝明漫无目标地朝前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烈士陵园。这里寂静得令人发悚,但他一点也不感到害怕。他来到祖父墓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万分痛苦地说:"爷爷,我爱上了杀害你的仇人的孙女,你说我该怎么办?爷爷,你快告诉我呀!"他哭着叫着,痛苦地用头撞击石碑,顿时鲜血直流,一下子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传来叫喊声和手电筒的亮光。原来林妮娜离开草屋后,有点不放心,便拉着父亲又来到草屋,却不见王宝明的踪影,于是便跟茶场里的几名工人寻找,还是没有找到。这时林妮娜慌了,连忙派人到李洪生家报信。李洪生听说王宝明失踪了,后悔自己刚才对他说的话有些过火,世上即便有千错万错,可年轻人相爱没有错。想到这里,连忙召集人分头寻找。后来他想到烈士陵园,于是便带着大家来到这里。
  大家见王宝明满头鲜血倒在地上,不禁心生同情。李洪生抢先扶起他,埋怨说:"宝明啊!你真是个死心眼的孩子,我真是拿你没办法。"林妮娜连忙脱下衬衣,猛地将衬衣撕成布条,将王宝明的头包扎起来。
  由于王宝明身体虚弱,不能行走,不知林妮娜哪来的勇气,竟将他背了起来。可王宝明毕竟身高体重,林妮娜又怎么能背得动他?结果只走了两步就摔倒了。大家唏嘘不已:"两个冤家真是缘分啊!"一番感叹后,众人七手八脚地把王宝明背回了家中。
  九、丧失理智
  这一夜,林达宏也没有睡着。他在草屋里不停地抽着烟,心里说不出的痛苦。事情正如自己所预料的那样,村里人无法原谅自己的父亲,这他还能理解。可宝明和妮娜是无辜的呀!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草屋的门突然被人踢开,只见李洪生领着3个小伙子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他朝林达宏冷笑了一下:"真是冤家路窄啊!想不到当年杀害我们亲人的凶手的儿子,竟然自投罗网。"
  "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林达宏有些惊慌地问。
  一个黑胖小伙子冷笑着说:"干什么?这还要问吗?父债子还,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说着便要动手,却被李洪生拦住:"先别急,我们先问问他回来的目的。"说着,他恶狠狠地问:"林达宏,你如实交代,你是不是想利用宝明,达到收复你家茶场的目的?"
  林达宏毫不客气地说:"笑话!茶场的土地属于政府,我能收复得了吗?"说到这里,他看了大家一眼,"再说,家父杀害你们的亲人虽然有罪,难道你们还要株连九族?"
  "你不要狡辩!你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不惜用美人计拉拢烈士的后代!"李洪生大声说着。
  "真是无稽之谈!"林达宏十分气愤地说,"我女儿为了宝明,毅然放弃优越工作来到这里,她和宝明是真心相爱的!"
  "不跟他啰嗦了,让我来教训他!"黑胖小伙子说着就要动手。
  "住手!"就在这时,村支部李支书和村委会张主任急步走了进来。张主任随手打了黑胖小伙子一个耳光,骂道:"臭小子!就是上一辈有再大的仇恨,也轮不到你来打人。"原来他是张主任的儿子,刚才在茶场巡逻的秦老头发现他也跟来闹事,连忙下山向张主任汇报。
  李书记将李洪生狠狠地批评了一番,接着拉住林达宏的手说:"林老板,对不起!他们愚昧无知,请你一定要原谅!"
  林达宏忙说:"不能怪他们,如果不是我父亲欠了他们家的血债,他们也不会这样的,要道歉的应该是我。"说着就要给他们下跪,被张主任连忙拉住。
  十、不计前嫌
  第二天上午,李支书和张主任来到王宝明家。李支书十分诚恳地说:"宝明,对不起!你和林妮娜的事我们已听说了。昨天晚上我已把李洪生狠狠地批评了一顿。真是乱弹琴!他有什么权利阻止你们恋爱结婚?林芝文虽然杀害了你祖父,但这已是几十年前的往事,现在早已不是国共战争的年代。再说,冤冤相报何时了?"
  "当然,他的心情可以理解。"张主任插话说:"不过,我们要顾全大局。毕竟海峡两岸都是同胞兄弟,过去就是有再大的冤仇,也要相互谅解。"其实张主任的舅公也是那次战斗中牺牲的烈士。
  李书记临走时拍了拍王宝明的肩说:"宝明,不要有任何顾虑,大胆地跟妮娜相爱结婚吧!我们支持你!"
  得到了村领导的支持,王宝明终于有了主心骨,他和林妮娜结婚这天,县里、乡里的领导都来贺喜,村民们更是喜笑颜开地来喝喜酒。想不到就在结婚仪式就要开始时,林达宏突然不见了踪影。大家连忙分头去找,可就是没找到。林妮娜急得直哭,她真想不到父亲在关键时刻失了踪。
  就在大家找得晕头转向时,一个小男孩跑来对大家说:"我刚才看到一位白发老爷爷朝烈士陵园走去了。"
  果然,林达宏跪在王宝明爷爷的烈士墓前,泪水满面地说:"洪林叔,我是替家父向你们谢罪的呀!父亲一直觉得对不起你们,可当时他也没办法,是上边逼着他这样干的呀!他也是身不由己啊!"说到这里,他抹了把泪水:"现在好了,我们两家成了亲家,我真希望我们世世代代好下去啊!"
  大家听了林达宏的话,脸上都露出了笑容。李支书走上前,动情地说:"对,我们要世世代代好下去,海峡两岸毕竟都是炎黄子孙嘛,为什么不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呢?"大家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林达宏紧紧地握住李支书的手,老泪纵横地说:"谢谢!谢谢大家不计前嫌!"
  王宝明和林妮娜的婚姻如期进行,县、乡、村各级领导说了一些祝贺的话后,林达宏激动地对大家说:"各位领导,各位父老乡亲,今天是我女儿林妮娜和女婿王宝明结婚的大喜日子。本来我们两家上辈人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现在能成为一家,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家父过去曾做过不少对不起家乡父老乡亲的事,他晚年一直深表忏悔。在此,我代表家父向大家谢罪了。"说到这里,他朝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接着又说:"家父在世时,一直有这么一个心愿,就是想重建茶场。想不到这事被我的女婿王宝明先生捷足先登了。不过,我现在也有一个新的愿望,就是想在这里投资一座大型茶厂,让家乡的父老乡亲们种茶、制茶,尽快走上富裕道路。这是我女婿王宝明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
  乡亲们听到这里,个个喜笑颜开,婚礼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上一篇:
下一篇:

小故事《鸡的翅膀》

小故事《景公饮酒》

故事会《聪明的人》

故事会《酒鬼与阎王》

小故事《商人和小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