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食中的猫腻

来源:互联网 推理故事 2021-06-15
字体:

友研在医院病房内默默垂泪。她左脸颊的肉,被自己最宠爱的猫——咪呀咬掉了一大块,甚至连牙床也露了出来。
她始终想不明白,自己视如子女般爱护的宠物猫咪呀,为何会突然袭击自己。咪呀平日极其温顺,跟她一起生活了三年,从没做过任何攻击的举动。可是,自她从韩国旅行回来后,咪呀便变得非常古怪。
她觉得这件事有很多疑点,为此她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前来探望她的学长——心理学家溪望,希望对方能为她解开心中的疑团——
昨晚,我下飞机后做的第一件事,并非给男友振生打电话,而是致电闺蜜秀珍,询问咪呀的情况。
“我的大小姐,现在几点了?待会儿我还得上夜班呢,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儿吗?”秀珍不耐烦地抱怨一通后,告诉我咪呀一切安好,叫我不用担心,明天再接它回家也不要紧。
尽管坐了近四小时飞机,使我感到疲惫不堪,但为了尽快将咪呀搂入怀中,我还是立刻打的去秀珍家。
这次到韩国旅游,本是我梦寐已久的浪漫之旅。可是好不容易才申请到假期,振生却突然接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不能兑现跟我一起去旅行的诺言。为此,我已一星期没理睬他。虽然他每天都打长途电话向我道歉,但我还是觉得不解气,打算再给他一点惩罚:至少要送我999朵玫瑰,再亲手为我做一顿丰盛的法国大餐,当然还要有一瓶年份好的波尔多红酒。
对振生的爱恨只是一闪而过,下一刻挤满我脑海的,全是对咪呀的牵挂。所以,我不停地催促出租车司机,尽管对方已经踩尽油门。
像讨债般把门敲开后,我就立刻冲进房子,将躺在篮子里睡觉的咪呀拥入怀中,狠狠地亲了一口。它大概被我吓了一跳,从我怀中挣脱开来,惊慌地躲到秀珍身后。
这时我才注意到被晾在一边的秀珍,她嘟着嘴说:“你也太过分了吧,进门后就只管你的咪呀,连招呼也不跟我打一个,完全把我当成布景板。”
我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向她赔笑脸,并跑到门外打开行李箱,取出一套从韩国买回来的软陶人偶,恭敬地递给她:“别生气嘛,这是我专门为你挑选的礼物。我的好姐妹,我只是太想咪呀而已,你就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好吗?”
秀珍接过人偶,仔细地看了几眼,似乎非常喜欢。喜笑颜开地说:“跟你开玩笑啦,我怎么会跟你生气呢?”
秀珍马上要到医院上班,所以我就不打扰她,准备带咪呀离开。
我走到门口回头向她道别时,瞥见茶几的烟灰缸里有个烟头。她没有抽烟的习惯,又有勤打扫的洁癖,烟肯定不是她抽的,所以我便笑着问她是不是新交了男朋友。
她轻打我了一下,笑骂道:“我哪来的男朋友,这烟头是振生来看咪呀时留下的,他还问我该怎么把你哄回来呢!”
“我才没那么容易原谅他!”跟她打闹一番后,我便带着咪呀回家。
回家后,我想起秀珍刚才一直在睡觉,应该还没喂咪呀吃晚饭,于是便给它准备好猫粮,然后去洗澡。因为觉得很疲惫,所以我特意跑了个热水澡。
梳洗干净后,我发现咪呀竟然一点猫粮也没吃。平时它最喜欢吃这种猫粮,每次用不着十分钟就能吃个干净,我洗澡至少花了半个小时,它居然没吃一口。
我抱起它亲了一口,问它是不是已经吃饱了?
它虽然不会回答我,但冲我亲昵地叫了一声,它一张口,我就闻到一股非常难闻的恶臭。其实刚才在秀珍家,我也闻到它身上有一股怪味,但没现在这么明显。
我想它该不会是吃了些变坏的东西吧!
我慌忙打电话给秀珍,她说这些天都是给咪呀吃猫粮,没给它吃过别的东西。而她因为这阵子要上夜班的缘故,每天晚上都是上班前喂它吃晚餐,现在它应该肚子饿了才对。
我们都没想到是哪里出了问题,不过秀珍就在医院,便说帮我去问值班的医生。过了一会儿,她给我回电话说,可能是她给咪呀吃的猫粮不合适它的肠胃,叫我给它喂一些淘米水,说是能清理肠胃。我给咪呀喂过淘米水后,它嘴巴就没刚才那么臭了,但还是不肯吃猫粮。我又再给秀珍打电话,她没好气地说:“我的大小姐,我可没虐待你的宝贝啊!看你现在紧张成什么样子,别说咪呀,就算振生看见你这样子,也肯定吃不下饭。”
“我哪有紧张……”虽然嘴巴上不肯承认,但经她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自己似乎太过紧张。或许,咪呀不过是一时胃口不好,又或者我刚才抱它时,把它吓坏了。
“你才刚下飞机没就别管那么多了,先休息一下,睡个好觉。说不定明天一早,咪呀就会把你家里的猫粮全部吃掉。”
她说得也对,我的确需要休息,可我心里老是想着咪呀,怎么能睡得了呢?对于我这个问题,她提供了一个非常专业的建议:“服四片安定,保证你能一觉睡到天亮。”
她之前帮我整理药箱时买了些药物,当中有一小瓶安定。我按照她说的分量,吃了四片安定,在床上躺了一会后睡着了。
我睡得迷迷糊糊时,好像看见一个穿着韩国传统服装、身形肥大的男人,提着一把大砍刀走到床前,并用他那肥厚的手指往我身上按。他从我的肚子,一下一下地往上按,直到按到脖子才停下来。我很害怕,很想大喊救命,但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我的身体完全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提起大砍刀,往我的脸颊砍下来。我感到脸颊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楚,可是身体还是动不了。随着疼痛越来越剧烈,我终于忍受不了,放声大叫……
友研所说的韩国男人并不存在,她看见的可怕情景,不过是一场噩梦,但脸部的剧痛却是真实的。然而,给予她伤害的并非梦中的大砍刀,而是咪呀锋利的牙齿。
她在睡梦中受到咪呀袭击,左边脸颊被咬掉了一大块,形成了一个可怕的伤口,连牙齿也露了出来,这种大面积的脸部创伤,就算是世界一流的整形师也会为之皱眉。根据医生的诊断,她需要动多次手术,才能勉强将脸颊上的伤口缝合。倘若要恢复昔日的美貌,恐怕只能向上帝求助。
毁容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在承受打击的同时,友研希望自己能得个明白,为何向来温驯的咪呀会突然袭击自己。
溪望在听完她得叙述后,问了一个让她忍不住再度落泪的问题:“你男朋友来探望你吗?”
“来过,但只看了一眼就走了。”友研语带哽咽,良久后又补充了一句,“他连一句话也没跟我说……”
“你觉得自己被出卖了?”溪望温柔地握着她得手,以安慰她得悲伤情绪。
“我不怪振生。”友研抹去双眼的泪水,强作坚强道,“我现在弄成这样子,就算他不介意,他们家人也不会接受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溪望安慰她一番后,告诉她五个关于此事的要点:
一、秀珍是护士且近期值夜班;
二、秀珍家中的烟头;
三、咪呀不吃猫粮且口带恶臭;
四、淘米水;
五、安眠药。
“你能通过这五个要点,弄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吗?”溪望向友研投以鼓励的目光,希望对方能自行将真相推理出来,而不需要自己将这个残酷的事实告诉她。
可惜友研思索良久,仍无法将上述五个要点联系起来,只是不解地摇头。
“那就让我告诉你真相吧!”溪望无奈叹息,随即道出他对此事的推理——
秀珍家中的烟头,除了证明振生曾经来过之外,还证明他刚刚离开,身为护士的秀珍非常注重清洁,客人离开后便会清理烟灰缸。这次没有清理,是因为来不及,振生可能刚离开,甚至可能就藏身于那间房子内。
振生宁愿到秀珍家,也不到机场给你接机,说明他跟秀珍有染。他之所以不跟你去韩国旅行,并非因为工作,而是为了跟秀珍幽会。
秀珍利用值夜班之便,每晚将咪呀带到医院的太平间,诱导它去吃将要送去火化的尸体,而且还教导它吃肉质鲜嫩富有弹的脸颊。
咪呀口中的恶臭,就是因进食腐肉而得来。淘米水能有效地清除尸臭,因此给咪呀喂食淘米水后,口中的恶臭明显减轻。
秀珍为你整理药箱是有预谋的,她建议你服食安眠药的分量,是正常范围内的最大量。一个没长期服用安眠药习惯的人,只要服食一两片安定就能睡到天亮,服食过多会睡得很沉,降低对外界刺激的反应度。
咪呀尝过尸体脸颊的美味后,自然对一般猫粮不感兴趣,因此不肯进食猫粮。当它最为饥饿时,因安眠药的作用而沉睡的你,在它眼中就跟太平间的尸体无异。也就是说,它把你当成食物。
于是,就像过去秀珍每晚教导它那样,它爬到你身上,靠近你的脸颊,挑选肉质最鲜嫩、最富有弹的位置,狠狠地咬下去。而你因为安眠药的影响,虽然身体受到伤害,但仍无法立刻醒来。等到你从睡梦中惊醒,为时已晚。这一切都在秀珍计算之内,目的是迫使振生离开你……

听完如此可怕的推理后,友研在惊惧中微微颤抖。溪望想让她独处一会,以便理清思绪,便走出病房,并拨打电话给一名当警察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