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掖买房的故事

来源: 历史故事 2021-09-05
字体:

  宋朝有个名叫苏掖的常州人,官至州县监察官。他家中十分有钱,但却非常吝啬,常常在置办田产或房产时,不肯付足对方应得的钱。有时候,为了少付一分钱,他会与人争得面红耳赤。他还最会趁别人困窘危急之时,压低对方急于出售的房产、地产及其他物品的价格,从而牟取暴利。

  

  有一次,他准备买下一户破产人家的别墅。他竭力压低房价,与对方争执不休。他儿子在旁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发话道:“爸爸,您还是多给人家一点钱吧!说不定将来哪一天,我们儿孙辈会出于无奈而卖掉这座别墅,希望那时也有人给个好价钱。”苏掖听儿子这么一说,又吃惊,又羞愧,从此开始有所醒悟了。

  

  哲理点拨:一个优秀的领导人总是会为自己的集体每分必争,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有时候后退一步给对手一个机会对自己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二王比“宝”

  

  齐威王二十四年(公元前333年)的一天,齐威王与魏惠王集结在齐魏两国交界处郊野的围场上,一同打猎。

  

  齐威王气宇轩昂,锦袍金带,坐骑是骅骝玉辔,身后的旄旗上书“齐威王”三个篆字,两旁佐有文臣武将,还站立着顶盔贯甲、手持长戈的卫士和驾鹰、牵犬的随从,个个雄纠纠,好不威风。魏惠王虽也卫士、随从甚众,但相形见绌,显得有点逊色。

  

  射猎开始,只见齐威王纵马飞驰,回身搭箭,蓑草弥漫处一只惊奔的幼鹿随声倒下,顿时群情激奋,欢呼雀跃……魏惠王也不示弱,随即驰马向前,连射三箭,未能射中猎物,围观者默然无语,仅暗自藐视而已。

  

  自负骄横的魏惠王强忍住内心的愤恨和羞愧,自打圆场地问齐威王道:“众所周知,围场和疆场无异,胜负乃常事——大王,你们齐国地大物博,一定有许多宝贝吧?”齐威王拧眉转睛,故意答道:“没有。”

  

  魏惠王信以为真,不由心中一喜,不无夸耀地说:“我们魏国虽然很小,尚有光泽夺目、能照耀十二辆车子那么远、直径一寸以上的夜明珠十颗。像您的齐国这样一个拥有一万辆战车的泱泱大国,难道真的没有宝贝吗?”

  

  齐威王自豪地说:“有,当然有不过,我所珍爱的宝贝与您的不一样……”

  

  魏惠王不解地问:“大王,快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齐威王扳着指头,如数家珍似的说:“在齐国高级官员中,有位大臣叫檩子,我派他镇守南部边城,结果固若金汤,楚国不敢侵犯南境,雄威所至,泗水流域的十二个小国的国君,都来齐国朝见。我有位大臣,派他把守高唐,则坚如磐石,赵国不敢来掠夺我国西境,就连赵国的渔人也不到东边的黄河里去捕鱼。

  

  “我又有一位大臣,名叫黔夫,派他去镇守边陲徐州,吓得燕国人就在北门祭祀祈祷,越国人也在西门祭祀祈祷,恳求神灵保佑他们,最后有七千余家百姓归顺了齐国。我还有一位叫种首的大臣,派他在国内缉捕盗贼,负责维持社会治安,使盗贼闻风丧胆,国内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民安居乐业。我这四位大臣的‘光辉’能照耀千里,岂止是仅仅照亮十二辆车子之远呢?”

  

  齐威王视人才为宝的一番话赢得了众人的喝彩,掌声迭起……

  

  魏惠王只觉得脸火辣辣的,深感见地短浅,沉思半晌,挑衅地说:“大王视人才为宝的见解,我自是佩服,但七雄中最先以才为宝者是我先祖文侯,他任李悝为相,着《法经》,任吴起为将,拔秦,击五城。谁能与之比肩?”

  

  话音刚落,见齐威王有愠色,立于右侧的相国邹忌羽扇急摇,目光逼人,立于左侧的大将田忌手按利剑,怒目而视……魏惠王本想再辩,见此情景,只好忍气吞声,不敢再与齐威王比“宝”了。

  

  哲理点拨:视人才为宝的齐威王确是一位有远见卓识的君主,然而历代统治者却往往重物而不重人,千方百计搜罗宝物,把忠臣良将置于无用之地,甚至加以迫害,结果相继亡国,为天下人所耻笑。当然,不同时代,人才的标准自然不尽相同,然而人才是国家之宝,恐怕是千古一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