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替身

来源: 民间鬼故事 2021-11-11
字体:

“夜半三更一个人在路上行走的时候,千万别回头,否则你将有血光之灾。”

这一天的深夜,许诺下班回家,他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许诺也不知道。只是,白天的时候,一位年轻相士的话一直在许诺的耳边响个不停。

夜半三更的时候不要回头。如今正是夜半三更的时候,一个人在孤寂的夜空中行走到底该不该回头呢?许诺有点好奇又有点害怕。其实,对于鬼神之说,许诺一直不大相信。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出入上流社会的21世纪的有为青年,许诺一直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但相信归相信,好奇心总是驱使着他做一些冒险的事情。而这个时候,他正在大着胆子回头看身后。

许诺的背后空空旷旷的,什么都没有。许诺难免有点伤心,他本来以为他回头可以见到一些匪夷所思的画面或者是见到一只野猫、一只野狗,总之能够见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现在什么都没有看到,未免让许诺有点失落。

许诺轻微地叹了口气,回过头来一张面部狰狞地脸突然之间出现在许诺的身前。

“啊......”许诺惊呼一声,向后摔倒在地。他立刻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前面。他现在才知道半夜真的不能回头,因为回头后再回过头来见到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

“小伙子,你能见到我吗?”许诺的身前突然响起了一个沧桑沙哑的老婆婆的声音。

这说的是人话啊?许诺听后心里头想到,既然说的是人话怎么可能是鬼呢?

许诺满满地睁开眼睛,他见到一名七十岁左右、脸上满是皱纹的老婆婆佝偻的身体站在他的面前。老婆婆的手里头拿着一个拾荒的麻布袋子,麻布袋子里头已经装满了瓶瓶罐罐。这个时候,老婆婆一脸诧异地盯着许诺。

原来是个拾荒者!许诺暗自舒心,自怨是自己吓唬自己罢了。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呢?

“老婆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捡垃圾?”许诺好心地问道,“今天晚上可是万圣节哦。”

“咳咳咳......”老太婆并没有回答许诺的话,而是不停地咳嗽起来。

“老婆婆,你怎么啦?”许诺关心地道,“天气这么冷,要不我送你回家吧?你的家在哪里呢?”

老婆婆还是没有回答许诺的话,她还是在不停地咳嗽。正当许诺准备走的时候,老婆婆突然拉住了许诺的手,道:“小伙子,你真的能够看到我?”

许诺一脸茫然,他耸耸肩道:“你是人,我也是人我怎么见不到你呢?”

“咳咳咳......你能见到我,那你要倒霉咯。”老婆婆说完松开许诺的手,提着手中的麻布袋子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许诺的眼前。

兴许是遇到了一个疯婆子吧?就像是白天遇到的年轻的相士一样。

许诺并没有过多的理会,他来到最近的公交车站台前等候着最后一班公交车的到来。

嘟嘟——

不一会儿,许诺便听到了公交车的汽笛声,很快公交车便停在许诺的身前。许诺走上公交车,才发现公交车内就坐着三个人。一个是年龄较老点的司机,一个是年轻点的女售票员。另一个则是一名七十岁左右的老婆婆。

许诺买了票后往车后箱走去,路过老婆婆身边的时候老婆婆突然拉住许诺的手道:“小伙子,别坐后面了,就坐在我身前吧?”

许诺一听觉得未尝不可,因为老婆婆坐的位置便是公交车后门旁,这样下车也比较方便。

许诺选在老婆婆的身前一个位置坐下来。由于天气比较冷,整个人被衣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许诺一直没有看清楚老婆婆的真面目。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许诺身后的老婆婆突然问道。

“许诺。”许诺不好心地回答老婆婆的话。

“许诺?好名字啊!嘿嘿......”老婆婆听完许诺的话轻声笑了起来。

许诺觉得有点不耐烦,他回过头来想说老婆婆一顿,但一转身发现身后的老婆婆突然之间不见了,而身后的座位上只剩下一个麻布袋子,麻布袋子里面装的全都是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

“啊——”许诺失声惊呼,他认得这个麻布袋子,它是刚才在路上碰到拾荒老婆婆手中的麻布袋。

“那个老婆婆呢?”许诺倏地站了起来跑到女售票员的身边问道。

女售票员一脸茫然地对着许诺道:“什么老婆婆?车内除了你已经没有其他的乘客了啊。”

“不可能。”许诺否定了女售票员的话,“我明明见到一个老婆婆在哪里坐着的。”许诺边说边指着刚才老婆婆的座位。

“你丫的有病吧?”女售票员有点不耐烦地道,“深更半夜神经兮兮的,真特么有病。”

这时在开车的老司机也道:“年轻人啊,上班压力太大了难免有些幻觉。没事没事,你就坐在我身后,没什么大不了的。”

许诺听后惊魂甫定,他还想要辩解,但老司机和女售票员的态度又让许诺对自己刚才所见有所怀疑。既然老司机和女售票员都没见过刚才那个老婆婆,那就当没有见过吧?许诺在女售票员的搀扶下坐了下来。

公交车还在满满地行驶,老司机和女售票员将刚才许诺的异常的举动很快忘记,二人在一起开心地聊起天来。许诺则靠着车座后逼着慢慢地睡了起来。

嘟嘟——

公交车一声长长的汽笛声又将睡梦中的许诺给惊醒。

许诺朦胧地睁开睡眼,他发现原本空旷的车厢内已经坐满了人,只是这些人面部苍白、目光呆滞,许诺觉得怪怪的,但又找不出哪里怪怪的。

“终点站就要到了啊,大家准备下车咯。”女售票员突然扯着嗓子喊道。

“哦,终点站到了啊。”许诺叹了口气,嘀咕道,“这几天真的太累了,竟然睡过站了。”许诺的家在终点站的前一站,走路也不过四五分钟的距离,所以到了终点站后许诺也不觉得懊恼。

公交车停下来后,许诺下车。

他左看右看,发现眼前的环境异常的陌生,这根本就不是这路公交车的终点站,这到底是在哪里呢?难道是坐错了公交车吗?许诺笨手笨脚地将手机的电筒打开,照向公交车车牌,上面赫然写着“M333”几个字。这就证明他没有坐错公交车!

但是,既然没有坐错公交车,现在车的终点站怎么会停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呢?

许诺不觉有点郁闷,他想要去找公交车司机理论,但公交车司机在许诺发呆愣神之余已经消失不见了。

“唉,我还是先找车回去吧?”许诺喃喃自语道,“明年还要赶早上班呢!”

许诺沿着微弱的路灯慢慢地往回走,走了好久也没有见到过一个人。许诺拿出手机在地图上导航,希望能够知道现在所处的地方离家有多远,看看能不能够走路回家。但这个时候,许诺的手机竟然莫名其妙的关机了!60%的电,怎么说关机就关机了呢?

许诺拆掉电池反复安装,手机还是不能开机。

“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半夜回头的缘故?”许诺忍不住想道,但他很快否决了这个念头,“许诺啊许诺,你可是21世纪受过高等教育的有为青年,怎么能相信这些鬼怪的无稽之谈呢?”

许诺想罢,继续往前漫无目的地行走,走了好一会儿他才远远地看到过一个黑影。这个黑影许诺倒是觉得有点眼熟,但他来不及细想快步跑上去。他见到一名体态龙钟佝偻的老妇人背对着他。

许诺飞快跑上去,有礼貌地问道:“老人家,请问这里是哪里?离朝阳小区远吗?”

“咳咳咳......”老婆婆突然咳嗽起来,这种咳嗽的声音顿然让许诺脸色大变。但许诺还是努力镇定地站在原地,他心里头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老婆婆边咳嗽边转过身来,一张骷髅般的苍白的脸出现在许诺的面前。

“是你啊!”许诺见到老婆婆的面后长舒口气,“没想到又见到你了。”他眼前的这个老婆婆是之前拾荒的老婆婆。

“咳咳咳......”老婆婆还在不停地咳嗽,“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也不知道。”许诺回答老婆婆的话,“老婆婆,你能告诉我这是在哪里吗?”

“咳咳咳......”老婆婆边咳嗽边指着许诺身后的路标道,“那里不是有指示牌吗?老婆子我不识字,你自己看吧。”

许诺倏地转身去看路标,发现路标上赫然写着四个字“青松山路”。

“青松山路?”许诺疑惑地道,“倒是有点熟悉,只是我现在不记得这到底离家多远了。”许诺转过身来想要问老婆婆,但老婆婆又消失不见了。

“老婆婆?老婆婆......怎么又不见了”许诺四周看了看,周围空旷无人依旧没有发现老婆婆的踪迹。

“我还是沿着这条路走回去吧。”许诺一个人在空旷无人的公路上行走,他内心虽然有点恐惧,但还是努力安慰自己,让自己保持镇定。为了保持镇定,许诺边走边唱起歌来。他知道,在这样一个荒无人烟的路上行走,就算唱得不好听也没有人会计较的。

滴滴——

正当许诺沉浸于自己五音不全的歌声中的时候,一辆红色的的士从许诺的身后开了过来。

“停车。”许诺欣喜不已,他慌忙将红色的的士叫了下来。

“深更半夜在这里干嘛?”的士停下来,司机探出个头不满地问道。

“坐错车了。”许诺笑道,“去朝阳小区吗?”

司机打量了一下许诺,难以置信地道:“这么晚了,你坐车来这里的?你脑子里犯糊涂了吧?”

“是的,糊涂了,糊涂了。”许诺不愿意费过多的口舌去向司机解释,他打开后车门坐了进来。才发现后车内已然坐着一名身材曼丽的唯美少妇。

“不好意思,拼个车好吧?”许诺尴尬地向着唯美少妇说道。

唯美少妇戴着墨镜,但丝毫掩饰不住她诱人的脸蛋,唯美少妇听了许诺的话后,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司机会过头对着许诺道:“多亏这位小姐愿意,虽然朝阳小区比较远,但我还是送你一程吧。费用得这个数。”司机说完,右手做出了一个“四”的样子。

“四十?”许诺疑惑地问道。

司机摇了摇头。

“四百?”许诺再问道。

司机点了点头。

“你小子坐地起价啊?”许诺有些不耐烦地反驳道。

“就四百,爱坐别坐。不坐你就下车。”司机不好生气地对着许诺道。

“我......”许诺气急了,他正想打开车门下车,毕竟四十块的车费被司机要成了四百,这摆明是坑人的行为,许诺怎么容忍活生生地被宰呢?但还没有下车许诺就犹豫了,如今荒郊野岭的,好不容易才碰到了一辆的士,难道真的要放弃这辆车在路上走吗?许诺可不想再走夜路了。

“帅哥,你到底走不走啊?”许诺身边的唯美少妇柔和的声音突然问道。

“我......”许诺欲言又止,他想了想咬咬牙道,“走吧!四百就四百。”

司机一听,嘴角诡异地笑了起来,他回过头去脚一踩油门,的士便疾驰而去。

“美女,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呢?”旅途虽然不远,但有些烦闷,许诺为了找话题偏头对着旁边的唯美少妇问道。

“我在找人。”唯美少妇柔和的声音回答许诺的话。

“找人?这么晚了你找谁?”许诺八卦地问道。

“我在找我老公,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唯美少妇依旧是柔和的声音慢慢地回答许诺的话,她的声音轻飘飘的,许诺听起来虽然有点别扭,但他没有细想。

“你不知道你老公的电话吗?”许诺好奇地道,“打个电话就可以了嘛。要不,你可以发个微信、聊个扣扣,或者用地图定位一下你的家在哪里,要师傅送你回去不久可以啦?”

“不行。”许诺说了一大堆,唯美少妇只是淡淡地说了两个字。

许诺听后难免觉得有点失落,他回过头去不再和唯美少妇答话。

碰擦!

正当许诺沉默脑袋里浮想联翩的时候,的士突然急刹车停了下来。

“cao蛋,这个时候还有人在捡垃圾!”的士司机边骂边打开车门,但捡垃圾的婆婆突然出现在许诺这边的车门前,婆婆不停地敲打着车门。

许诺抬头隐隐约约地发现这个婆婆就是之前反复见到的婆婆。

“你俩认识?”的士司机打开车门对着许诺道。

“认识......不认识。”许诺一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认识你就下车。”的士司机不耐烦地道,“真特么倒霉运了,竟然遇到你们这对奇葩。”

许诺还没有想出如何回答的士司机的话便被的士司机拉下车。

与此同时,老婆婆不停地拍打着许诺道:“你这个没良心的,怎么话也不说就走了啊?”

“我没有惹你吧?”许诺不解地道,“我哪里惹你了?”

“你还没有惹我?你为什么要打我?你打了我后怎么说走就走了?你得陪医药费!要不陪我去公安局,我们找警察理论理论。”老婆婆抓着许诺的衣角不放,嘴里头不停地谩骂许诺。

“你俩咋折腾就折腾去吧,这段路费我不收了。”的士自己见许诺和老婆婆也纠缠不清气嘟嘟地骂了一句,回到车上驾车疾驰离开。

“喂——你别走啊——”许诺望着扬长而去的的士喊道。

但的士很快消失在许诺的眼前。

“你干嘛这样啊?老太婆——”许诺终于按压不住怒火对着老婆婆喊道。

老婆婆踮起脚尖望了望的士远行的方向,气喘吁吁地道:“走了,走了。终于走了。”

“是走了!”许诺捡起地上的公文包骂道,“他们走了,我也得走了!只是我得走路回家了。真特么是倒霉,竟然总遇到你。”许诺拿着公文包就要走。

“小伙子,你知道吗?我刚才救了你。”老婆婆突然拉住许诺的手神经兮兮地道。

“救了我?”许诺冷笑道,“你没有害我就不错了,还救了我?”

“当然。”老婆婆道,“难道你刚才没有注意到吗?坐在你旁边的那个女人她不是人,她是鬼。”

“鬼?”许诺一怔,冷笑道,“少拿这些吓唬我?我可是受过高等教育出入上流社会的有识之士,鬼怪之事能吓唬到我吗?”

“真的,小伙子。”老婆婆一本正经地道,“你难道没有发现,刚才那个女人她没有脚吗?”

许诺听后一怔,他从来没有关注过刚才唯美少妇有没有脚的问题。

“那你难道没有发现,刚才那个女子的脸上不一样吗?”老婆婆又问道。

“什么不一样?”

“她的脸和殡仪馆出来的东西的脸一模一样......咳咳咳......”老婆婆阴森地声音说了出来。

“啊.....”许诺一听失声惊呼,摔倒在地。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鬼?”许诺问道。

“你知道鬼要找替身之事吗?”老婆婆问了问许诺,许诺摇了摇头,老婆婆又道,“传说一些枉死的鬼魂是不能去阴曹地府投胎的。因此,为了投胎他们需要寻找一个很衰的活人当他们的替身。你今天这么衰,他们都等着你给他们当替身呢!咳咳咳......”

关于替身一说法,许诺曾经在电影上见过,只是毕竟是电影里的东西,许诺一直没有在意。如今,替身二字从眼前这个神秘的拾荒老婆婆的口里说出来,让许诺的心里头拔凉拔凉的,他也无法确定老婆婆说得是不是真的。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许诺选择相信拾荒老婆婆的话,他问道:“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M333路公交车怎么把我载到这里来了?”

“咳咳咳......”老婆婆边咳嗽边走回自己的拾荒麻布袋,从麻布袋里头拿出一张陈旧的报纸递给许诺。

许诺不明白老婆婆的用意,但他还是接过报纸。

老婆婆干涸的右手捂着嘴巴边咳嗽边道:“你看看这张报纸的最后一个版面的第一条,你就知道刚才坐在车上的女人是不是鬼魂了。”

原来,老婆婆为了让许诺完全相信她的话还费了不少的心思。

为了确认老婆婆的话是否属实,许诺还是按照老婆婆的话做了。他翻到报纸的最后一版,第一条粗黑的大字赫然写着:豪门阔太知名女星李小星车祸身亡!

李小星?许诺想了好一会儿才知道,李小星的确是一个不温不火的女明星。他对李小星唯一的印象就是李小星与富豪公子霍天行结婚之事。当时可在新闻媒体上炒得沸沸扬扬,许诺又是做网络媒体的,难免不会知道这一消息。

“咳咳咳......”老婆婆边咳嗽边道,“你再仔细看看报纸上的照片,看看是不是她?”

许诺按照老婆婆说得观察报纸上给的照片,发现报纸上李小星的照片就是刚才的士车内的唯美少妇!老婆婆说得是真的,许诺他真的遇到鬼了。

“啊......”许诺惊慌失措吓得将报纸扔在地上。

“咳咳咳......”老婆婆道,“年轻人,你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相信了,相信了。”许诺点头道,他拉着老婆婆的手,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你能帮我吗?老婆婆。”

“咳咳咳......”老婆婆道,“被鬼缠上了,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她现在没有找到你,以后还会找到你。咳咳咳......除非......”

“除非什么?”许诺立刻问道,“老婆婆尽管说,只要我能够办到的,我都可以答应。”

老婆婆一听,突然不咳嗽了。她直起腰板子,盯着许诺道:“你真的什么都答应吗?你说真的?”

许诺一想,毫不犹豫地道:“真的,只要我能够办得到的,我都可以答应。”许诺言罢,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就钱包塞到老婆婆的手里,“只要你答应救我,这钱包的东西都给你。”

“钱我不要。”老婆婆将钱包塞回许诺的手中,“钱对于我这个老婆子来说,一点都不管用。”

许诺大惊,拾荒者最想要见到的就是钱了,为何眼前这个老婆婆却对金钱不问不顾呢?她到底想要什么?

“老婆婆你想要什么?”许诺疑惑地问道。

“我......”老婆婆欲言又止,顿了好久才道,“我想要你的命。”

“我的命?”许诺一怔,心道老婆婆是在试探他开玩笑罢了,便迎合着老婆婆的话道,“我的命就是你救的,你想要我的命,只要你能救我,让我以后不要被鬼缠身,你拿去便是。”

“真的?”老婆婆一听,疑惑地问道。

“真的!”许诺没有犹豫,斩钉截铁地回答老婆婆的话。

老婆婆从裤袋掏出一张白纸和一张黑纸,道:“这两张纸,白纸代表三,黑纸代表五,你选择一张吧。”

许诺白了老婆婆一眼,心道这老婆婆也太会开玩笑了,说得好像是真的一样。但老婆婆刚才的的确确是救了他,许诺现在又有求于老婆婆,只好配合着老婆婆的话。他看了看老婆婆手中的黑纸和白纸,也不知道老婆婆所说的三和五到底代表个啥,他眼珠子一转,心道要选也得选个大点的。于是伸出右手将黑纸拿在手中。

“咳咳咳......”老婆婆笑道,“你还是蛮贪心的嘛,也罢我就帮你一把,五天之后我就来拿你的性命。”老婆婆说°完,抡起拾荒麻布袋里头一个矿泉水瓶就砸在许诺的眉心骨处。许诺尖叫一声,忽的从睡梦中惊醒。ღ

惊醒后的许诺久久也回不过神来,他四处张望了一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朝阳小区的门口,而随着许诺的尖叫小区的保安也被引了出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许诺嘀咕着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瞬间他竟然又回到这里。

“你没有见到一个老婆婆吗?”许诺问保安。

保安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道:“我听到尖叫声才出来的,就只有见到你躺在地上,其他人我没有见到。”

“奇怪。”许诺摸着眉心骨,还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痛意,难道刚才一直再做梦?这眉心骨的痛是因为摔了一跤的缘故?

许诺在保安的搀扶回到了家,回家后许诺草草的洗了个澡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后,许诺一如既往地洗漱出门,随后拿着手机刷微博看新闻,有一条新闻让许诺目瞪口呆:最后一班车M333路公交车倒翻跌落珠江,无人生还!

无人生还!四个醒目的大字映在许诺的眼前!想起来昨晚他坐着的就是最后一班M333路公交车,而且公交车经过珠江的时候是他上车以后的事,也就是说他应该也是乘客中的一员,为何他安然无事呢?

“许诺,你没事啊?”同事小李走过来难以置信地打量着许诺,“昨晚最后一班M333路公交车出车祸了,还以为你出事了,你昨晚打的回家的吗?”

“是的。”许诺回答小李的话,有点漫不经心。

“幸好幸好,”小李赞叹道,“车上的人无人生还啊!你这可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许诺却没有心思听小李扯嘴皮子,一天下来他都是无精打采的,糊里糊涂的做事,然后糊里糊涂的下班。

如是这般的日子连续过了五天。第五天的早上,许诺一如既往的出门!

“喂,许诺。”女友小薇打来电话,“今天是我外婆的祭日,要不陪我去给外婆扫扫墓吧?”

“嗯,好吧。”许诺想了一会儿答应了小薇的话,刚好这一天也是礼拜天,许诺也没有特别的安排。许诺可是一门心思想要将小薇娶过门当媳妇的,而小薇的外婆生前也对许诺蛮好的,去给外婆扫墓,许诺自然不会拒绝。

早上九点钟,许诺和小薇来到小薇外婆的坟前,简单的清扫以后便摆上了零零散散的祭品,随后小薇便站在外婆的坟墓前说些思念的话,许诺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好久好久,小薇也没有说完,许诺便在墓园四处不停地走动,以此来散散心。

突然间,他偶然经过了一座新坟前,墓碑上的照片让许诺再也不能淡定自若了!照片上的人,许诺见过!正是五天前的晚上他反复遇到过的拾荒老婆婆。

“亡母刘讳翠莲之墓。生于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三日,卒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

许诺盯着墓碑上的文字,墓碑上的照片再也说不出话来!他只是感觉到胸口异常的疼痛,眼前的光也渐渐地暗淡下来。似乎天就要塌下来了一样,他挪不动一丝步伐。

“你怎么了?”小薇拍了拍许诺的后背问道。

“没事。”许诺缓了缓神才道,“走吧,我们回去吧。”

“回去吧。”小薇道,“许诺,谢谢你陪我来看外婆。”

“没事的,”许诺紧紧地握着小薇的手,“你外婆就是我的外婆,你怎么能说这么见外的话呢?小心我打你。”许诺说完,右手手指在许诺的鼻梁骨轻轻的蹭了一下,小薇暖暖地笑了起来。

“五天之后我就来拿你的性命。”

正当许诺和小薇打情骂俏的时候,老婆婆的话却突然之间在许诺的耳边响个不停,这彻底大乱了许诺的兴致,也让小薇觉得许诺怪怪的。

“你先回去吧。”许诺对着小薇道,“我还有点事。”许诺心里头没谱儿,他只好先将小薇打发走。

小薇刚开始不愿意走,但许诺几番甜言蜜语之后小薇还是走了。

小薇没走几步,许诺突然问道:“小薇,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你傻了吧?”小薇咯吱咯吱地笑了起来,“你头顶上不是写着吗?”

许诺闻声转过身抬头望去,身后的一个大牌坊上赫然写着五个大字:青松山公墓。

“啊......” 许诺失声惊呼,他再看看身边的路标,路标上赫然写着“青松山公路”五个字!也就是说,许诺五天前乘坐的最后一班M333路公交车的最后一站就是在这里!报纸上说,M333路公交车在路过珠江大桥的时候翻下大桥沉没在珠江无人生还了!可是五天前他怎么会来过这里呢?

“小薇......”许诺有点害怕,他转过身想要喊住小薇,但小薇忽然间就消失不见了,诺大的青松山公墓除了许诺一个人影都没有。

“小薇——”许诺大声喊道,但始终没有小薇的回音。

许诺害怕极了,他一路沿着青松山公路狂奔,跑了很久也没有发现一个人。

碰!

正当许诺一路毫无顾忌地狂奔的时候,一辆大货车突然之间从许诺的左侧驶来,没有防备的许诺硬生生地被大货车☮撞到!大货车从许诺的身体上碾压而过,许诺瞬间丧失了知觉。

迷迷糊糊中,许诺又见到了拾荒老婆婆。

拾荒老婆婆手中依旧是拿着一个麻布袋子,麻布袋子里头依旧装满了瓶瓶罐罐。

“五天已经过了,你可以把命给我了。”老婆婆步履蹒跚地走到奄奄一息的许诺的身边。

“你为什么要害我?”许诺不解地问道。

“害你?”老婆婆阴森地笑道,“我为什么要害你?小伙子,我跟你说过替身的事,你还记得吗?”

许诺沉默不言。

“我知道你一定还记得的,”老婆婆道,“枉死的冤魂如果没有找到替身的话,是不能下地府投胎的,咳咳咳......之前我说你在的士上见到的女鬼想要害你的性命做她的替身,其实不然。咳咳咳......”

“为什么?”许诺不解地道。

“因为她根本就不是鬼。”

“......”许诺听后顿时无言以对。

“这不能怪我,”老婆婆道,“是因为你太容易相信我的话了。我告诉你,当时我根本就没有见到车内女人她到底有没有叫,你知道车窗一直是关闭着的,我怎么会见得到她到底有没有脚呢?”

“那你说她的脸是殡仪馆出来的死尸的脸......”许诺疑惑地问道。

“咳咳咳......现在年轻貌美的女人都喜欢浓妆艳抹地化妆,化妆化的和死尸没有什么区别,我只不过胡乱说了两句,你就相信了。”老婆婆解释给许诺听。

许诺听后顿然无言以对,良久才问道:“你为什么要找我?”

“咳咳咳......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半夜莫回头’这五个字?”老婆婆问许诺,“夜半三更一个人在路上行走的时候,千万别回头,否则你将有血光之灾。”

许诺点了点头,这句话在五天前的白天一个年轻的相士曾经跟许诺说过。

“但是你没有听,你在半夜还是好奇地回头了。”老婆婆沉重地道,“好奇害死猫,不是我要找你,是你硬生生地送到了我的手里。咳咳咳......”

“你要害我,当时就可以害了,为什么非要非这般周折呢?”许诺不明白地问道。

“鬼,要找替身,是不能随便找得,需要那人心甘情愿地当鬼的替身。我这么做,只不过是需要从你亲自说答应我罢了。”老婆婆咳嗽着道,“鬼要人的命,除非那人心甘情愿。你是心甘情愿地把命给我,是不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这个枉死的鬼魂是投不了胎的。”

“难道你杀了我你就不是枉死的吗?”许诺反问道,“难道你枉死的冤孽就因为我的死而沉冤得雪了吗?”许诺想要拖时间等待救护车的到来,救护车一来他说不定就不用死了。

“我只要投胎,其他的我管不着。”老婆婆根本就没有理会许诺的话,“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到底孰对孰错阎王笔下自有公断。我若是不能下地府投胎,根本就见不着阎王,我的冤屈就更无法沉雪了。谢谢你,小伙子。哦,不。应该是许诺。”

许诺此时彻底放弃了,他失望地躺在地上静静地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还有件事不知道我当说不当说。”老婆婆却没有立即取了许诺的命,而是问许诺。

“还有什么事你不能说给我听的?”许诺冷笑道。

“五天前,其实你早就已经死了。”老婆婆道,“你早就该死在最后一班车的公交车上了。公交车翻下去的时候,无一生还!但你却奇迹般的被河水冲了出来。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许诺不解地问道。

“因为,你注定要当我的替身,咳咳咳......”老婆婆道,“许诺,我给你一个忠告:如果你还有下辈子的话,莫要轻易让人家对着你的耳朵说话,要知道,那人说不定就是一只鬼,鬼就是靠这个要人命的。”

......

所以,当你半夜三更一个人在路上行走的时候,切莫回头。因为你一回头说不定就会有倒霉的事情落在你的身上。还有就是,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也不要轻易向人许下诺言,因为过于相信人的人很容易会受到欺骗,而你只要许下诺言你就得为你的诺言负责到底......

标签:鬼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