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血夜

来源: 内涵鬼故事 2021-11-10
字体:

配色血夜1.颜色问题晚上九点,在教学楼206室上晚自习的刘小浩听见嘭”地一声,教室的门关了。教室开始变得寒冷起来。时针快指向十点时,外面已经完全漆黑一片了。刘小浩叫了张敏敏和乐小俊一起回寝室。可是刘小浩很快发现,教室的门已经锁住了。张敏敏背着书包,皱了皱眉头,捂着鼻子说,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校园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一家人去旅游,结果妻子从山峰最高处跌下。后来他娶了年轻貌美的新老婆,次年有了可爱的女儿,他从来不让女儿去山上看风景。终于在女儿十岁的时候全家第一次去登山,女儿开心地跑向山顶,他大惊失色,一把抱住她,女儿扭头呵呵一笑:“爸爸,不要再把我推下了”您看懂了吗?


1.颜色问题

晚上九点,在教学楼206室上晚自习的刘小浩听见“嘭”地一声,教室的门关了。教室开始变得寒冷起来。时针快指向十点时,外面已经完全漆黑一片了。刘小浩叫了张敏敏和乐小俊一起回寝室。

可是刘小浩很快发现,教室的门已经锁住了。

张敏敏背着书包,皱了皱眉头,捂着鼻子说: “好奇怪的味道。”

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原来教室最后排放废弃桌椅的位置处已经有一个人坐在那里,阴冷地看着他们三个人。那个人隐藏在黑暗里,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不说话,只是“嗖”地一下,扔过来了一个小纸团。

纸团是灰色的,上面全是脏兮兮的泥土。打开后,上面写着:

红色混合蓝色等于什么颜色?答对有奖,还可以当我的学生。

张敏敏眼看有奖,立即抢过纸,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说道:“红色混合蓝色,应该是黄色吧!”

“答错了。”那个人冷冷地说。

等那个人走过来时,刘小浩才发现他根本不是人!它的皮肤像鱼鳞一样,脸上全是血口子,还在淌着脓液,好像被无数小刀片刮后的样子。肚子溃烂得只能看得清骨头,里面还有无数的蛆虫在爬着。

那个鬼恶狠狠地说: “我看你穿着红色的上衣,蓝色的裙子,竟然不知道正确的答案。既然答错了,我就演示给你看。”

话音刚落,厉鬼一手拽着张敏敏的上半身,一手拽着她的下半身, “哗啦”一下就把张敏敏撕成了两半,肚子里的肠子“哗”地一下全落在了地上,五脏六腑滚得到处都是。

鬼一用力就将张敏敏的脑袋捏爆了,它的左手里全是肉沫儿,不停地往下淌着血水。与此同时,它恶狠狠地说: “这是红色!”又把自己的脓液抹在了张敏敏的脚踝上,同样捏成肉沫儿,举着右手说, “这是蓝色。”

“混在一起,不是黄色。”

刘小浩和乐小俊顿时大惊失色,看到张敏敏已经变成了一堆分不清颜色的肉沫儿后,他们惊恐地狂敲着门。乐小俊眼疾手快,对着玻璃就用身体冲撞了过去。玻璃划破了他的胳膊,红色的血流在了他黄色的皮肤上。

鬼快速过去,拽住他的脚踝,将乐小俊卡在了窗框中间,又冷冷地问: “红色混合黄色是什么颜色?”

乐小俊看到张敏敏的尸沫之后,面色铁青,他哆哆嗦嗉地不敢说。如果他说错了也会和张敏敏一个下场,所以乐小俊干脆用双手捂住了嘴巴,使劲儿地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说出答案。

恶鬼유的眼睛泛着愤怒的绿光,它说: “既然不说就是你不知道,我演示给你看!”正说着,它伸出鬼手,用又长又硬像刀一样的指甲狠狠地刺进了乐小俊的大腿里,用力一拉,一大条肌肉就被撕裂了下来,鲜血喷涌,清晰可见里面的骨头。

“这是红色!”

乐小俊痛苦地嚎叫着,用力地往外爬,玻璃刮得他全身都是血口子,可他还是卡在了窗框里出不来。

恶鬼不由分说,又用手撕下来了一大张他肚子上的皮,恶狠狠地说: “这是黄色!”

恶鬼将肌肉和皮肤塞进黑乎乎的嘴里,咀嚼起来。不一会儿,它吐出来一摊烂肉,说道:“这才是正确的配色!”

2.原来的老师

眼前的这一幕令刘小浩几乎吐出来。走廊边的出口是出不去了,刘小浩将目标转向了另一边。206室在2楼,刘小浩毫不犹豫地对着窗口就冲了下去。毕竟崴脚比死强!

“咚!”

在二楼腾空而下的刘小浩,竟然看到了楼下有一个向上仰望的黑影。

在一片黑暗中,两个人迎面相撞了,两个身体抱成了一团。

“周川?!”刘小浩惊呼,周川是他的室友,早早就回寝室了。刘小浩上下打量了周川一番后,瞪大了眼睛说: “你怎么……不穿衣服啊,半夜裸奔呢?!”

周川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一手捂住私处,一手拽着刘小浩夺命狂奔。 周川说: “是不是有鬼问你配色的问题了?那个鬼是根据人身上的颜色来询问的,没有人知道正确的答案是什么,所以尽量不穿或是只留一种颜色,才是最安全的方法。”

漆黑的道路上,刘小浩开始边跑边脱衣服,裤子、衬衣、内裤……扔了一路。

光溜溜的两个人很จ快就跑到了学校老师的办公室,藏在了角落的柜子里。借着透过中缝的淡光,周川拿起办公室桌子上的剪刀,开始给刘小浩剪头发,一剪刀下去,大片大片的头发“哗晔”地往下掉。

刘小浩大惊,说: “你千什么?”

“头发是黑色的,皮肤是黄色的。鬼见了会问你黑色加黄色混合成什么色,全身上下要尽可能减少颜色!”一边剪。周川一边开始缓缓道来恶鬼的出历:学校在三年以前开设了美术课,这恶鬼正是当年美术课的老师刘长生。他所教的第一节课,就是关于配色的。可是当时没人听课,刘长生常常抱怨自己没有好学生可以教。

刘长生常说: “大多数颜色都可以通过其它两种颜色混合、调配出来,这是一个必备的常识。”

可是有一次公开课,家长们齐齐坐在下面旁听。刘长生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口误,竟然说错了常识性的配色,直到下课也没有改正。

家长愤怒了,大家觉得刘长生是误人子弟,不学无术,顿时连连抱怨。刘长生这时却坚持自己的配色方式没有错。家长彻底不能再忍了,狠狠地将他揍了一顿。

刘长生被打得全身骨折,送进了医院。

原本就有疾病的他颜面尽失导致心态不好,身体又受到重创,三者共同致使刘长生死在了医院。

最终,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在配色时说错了什么。所以死后一直寻找着正确的答案。

不一会儿,刘小浩就变成了光头。周川开始给自己剪发,可是刚动手还没下刀。办公室的灯光就亮了,有点儿刺眼。值班的女老师马岫听到声响赶了过来,一把打✄开柜子就见到衣柜里两个赤裸着身体、光溜溜的男生抱在一起。

“你们在干什么?难道……学校不许这样!”马岫有点儿尴尬。

这时,灯管“啪”地一下就爆掉了。

恶鬼贴着窗口的玻璃,对屋内的人冷笑着,口中还有碎肉的痕迹。办公室的门,“嘭”地一声关得严严实实的。

恶鬼看到了周川。

“黑色加黄色混合在一起是什么颜色?”恶鬼阴森地一笑,脸上的脓液向外流了出来。

    

3.色盲

周川愣在了衣柜里。正当鬼要行动时,他哆哆嗦嗉地说:“我知道,不过我要演示给你看。”

恶鬼点了点头。周川决定用恶鬼熟悉的方法重演一次。

周川颤颤巍巍地走了过去,从恶鬼的手指缝里取出来刚才乐小俊的人皮。接着,他又回到衣柜里,取出林小浩的黑头发。他忍着恶心,一张口竟然将两者扔进嘴里咀嚼起来。

乐小俊的人皮在他的牙齿间上下翻滚,看得马岫脸色惨白。

混合着胆汁,他吐出一团污秽的东西,大体是黑色,周川指着那团东西,结巴道: “是、是黑色。我答对了吧?”

恶鬼摇摇头,冷冷地说出一句话: “很接近,但还是答错了。你还有一次机会,不过要先接受惩罚!”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恶鬼伸出右手扼住了周川的脖子,左手硬生生地抓住了他的头发,竟然开始一整块一整块地往下拔。

周川痛苦地嚎叫着,头发连着头皮,几乎一整块皮都被掀了起来,像是一顶红帽子,血淋淋的皮下肌肉布满了神经,星红的血腥昧儿扑鼻。红色的血流在了黄色的皮肤上。

“现在问题变了,红色加黄色混在一起是什么颜色?”

周川回答不上来,全身筛糠般颤抖。这时,马岫老师勇敢地站了出来,说:“等等,我们需要商量一下再告诉你最终答案。”

恶鬼点了点头。

三个人聚在一个角落里,刘小浩将发生的一切从头至尾地讲述了一遍。马岫是教数学的,逻辑思维很好,她略作思考,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所在:刘长生是美术老师,在明显错误的情况下却坚持配色,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他本身就是红绿色盲,搞反了红绿的颜色,自己却不知道。

“所以,恶鬼问的是红色加黄色,但实际问题是绿色加黄色,这就是大家频频说错的原因。”马岫告诫周川,就在这时,她降低了声调,对两个人说:“如果答错了,那一瞬间我会撞开门,咱们三个人朝不同的方向跑。”

两个人都点点头。

周川发抖着回答道:“是黄绿色。”

时间仿佛凝固了,恶鬼开始思考答案是否正确。在这漫长的等待中,刘小浩竟然收到了乐小俊的短信,他还没死!

短信里说:是恶鬼刚才追你去了,我已爬回寝室,在路上看到其实还有另一个鬼。你小心!

这一边,恶鬼说:“还是答错了!”与此同时,马岫撞开了门。周川向左,刘小浩与马岫向右,分开跑着。

教室外的走廊上,马岫老师看了一眼全身赤裸的刘小浩。为了减少颜色,她开始脱衣服:她先是脱去一件粉红色的睡衣,又扔掉发卡。接着她一件一件地脱,衣服不停地掉落在地上。

“找一个没人的地方。”马岫说。很快,两个人就跑到了操场的观台处,外面就是围墙了。黑暗的夜,刘小浩只能看见马岫一个黑色剪影,前凸后翘,但是从动作来看,她还在脱衣服……“马老师你……”刘小浩惊恐的说。

4.转盘游戏

马岫的皮肤像是有拉链一样,她缓缓地脱掉最外层的皮肤,露出鲜血淋漓的血红肌肉和皮下薄膜。她的眼睛泛着黑光,缓缓地说道:“这样总可以吧?”

这声音分明是张敏敏的。

原来,张敏敏被刘长生撕成两半之后惨死变成了鬼,它在空中游荡时发现了值班的马岫,于是钻到了她的身体内。

张敏敏一抬手,用鬼指甲对着刘小浩一削,后者本能地用手臂一挡。手臂的肱二头肌便削飞出去,露出了白生生的骨头。张敏敏捡起正在淌血的肌肉,张开嘴一口一口地吞咽了下去,嘴角溢出星红的血液。

另一方面,刘小浩翻滚在地上,连声求饶,说道:“等一等!我能帮你制服刘长生,只要你别吃我!”

听到这里,张敏敏终于答应了他的请求。

夜里两点,刘小浩蹑手蹑脚地回到了寝室。乐小俊正在寝室里包扎着肚子和腿上的伤口,白色的绷带绕了一圈又一圈,像是一个木乃伊。

“你快打电话报警吧,我的手机没电了!”乐小俊说。

刘小浩不说话,他正思考着一会儿该怎么办,走廊里就传来了呼救声。刘小浩好奇地探出头,发现周川正踉踉跄跄地朝寝室这边跑,身后的恶鬼刘长生正在追他。

刘小浩的脑子反应很快,立即用一件纯黑的床单包裹住了自己,从头到脚,只露出两个眼睛,这样他全身上下就只有黑色。乐小俊因为绷带缠绕了许多圈,全身都是白色。周川进门后血流不止,从头到脚犹如进了红染缸一般,全身通红。

恶鬼看到三个人,竟然都只有一种颜色,立即大怒,它咆哮道: “白色加黑色加红色,三者混合等于什么颜色?答错了,我将你们三个人拼成一个三头六臂的怪物!”

“等一等!”乐小俊说,“我有个配色的建议。”

乐小俊缓缓地提了一个配色建议——押颜色。

他拿出了三个密闭的小盒子,里面分别红、白、黑三种涂料,对应的是周川、乐小俊、刘小浩。将小盒子倒扣后打乱,让三个人挑选。如果选的颜色和自己不一样,就要心甘情愿地回答问题。如果拿的颜色和自己的一样,则幸免于难。

“嘿嘿,这个建议倒是挺有趣。那么,开始吧!”恶鬼说。

这个时候,刘小浩的眼睛快速地转了一圈,似乎有什么鬼点子。

凌晨三点,三个人在一个恶鬼面前开始了押色。三个一模一样的小盒子经过十几次打乱后,没有人知道里面的颜色是什么。

现在,他们要开始选择了。周川先选择,接着是刘小浩,最后是乐小俊。

“一定要和自己的颜色一样,一定要一样啊……”每个人都在祈祷,每个人都颤抖着手打开了盖子,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公布结果——浑身鲜血的周川选中了白色,浑身绷带的乐小俊选中了红色。

唯独刘小浩,选择了属于自己的黑色!

    

5.大开杀戒

“嘿嘿,回答问题吧。我问了这么多问题,其实只有一个正确答案,答对就行了哦。”恶鬼笑道。

周川和乐小俊只能随便胡猜,一口气说出:“赤橙黄绿青蓝紫!”

“答错了,我给你们演示一下白色加红色等于什么!”恶鬼一手抓住周川,一ฃ手抓住乐小俊,用力地将两个人撞在了一起。“嘭”地一声,两个人顿时头破血流,半个身体都变形了。

“嘿嘿,没有混合,再来!”

恶鬼抓住了周川的上下颚,将他的嘴巴生生地掰开,舌头挑了出来,几乎看得清食管。他另一只手的五指犹如钢刀长矛一般快速猛烈地刺进了乐小俊的身体里,只听乐小俊的骨骼“咔嚓咔嚓”地响,全部断裂,身体像是一团棉花一样瘫软下来。

“软绵绵的才好混合嘛。”恶鬼说。它将两个血肉模糊、全是肉酱的尸体硬生生地拼凑成了四只手、四只脚、两个脑袋的混合怪物,瘫软在地上像是一个恶魔!

刘小浩看得触目惊心,不禁呕吐起来。

“再玩一次押颜色。”恶鬼突然变卦,冷笑道。

恶鬼扔掉了装有白色和红色的小盒子,说道: “他俩死了就不玩了。”只留下属于刘小浩的黑色盒子,鬼说,“这次游戏反过来,如果拿到和自己颜色一样的盒子就算输,拿到不一样的就幸免于难!”

地上只有一个装有黑色涂料的盒子,披着黑床单的刘小浩百分百会拿到一样的颜色,这简直是恶鬼故意刁难,刘小浩必死无疑。

“开始吧。”恶鬼的眼睛泛着绿光,阴笑道。 刘小浩只能将自己的黑盒子原封不动地放到身边,在恶鬼的注视之下打开了盒子……可盒子里的涂料像是变戏法一般变成了红色!

就在恶鬼惊讶的一瞬间,一直隐藏在天花板上的张敏敏突然袭击下来和刘长生扭打在一起。

原来,刘小浩废掉的胳膊的血液顺着胳膊流了下来,他不动声色地把鲜血藏在手掌里,在掀开盒子的一瞬间,用掌心里大量血液稀释了黑色的涂料,使盒子里的涂料变成了红色。

6.最后的答案

血肉乱糟糟地铺满了地面,周川和乐小俊的尸体堵住了门口。刘小浩将两个人分开,连连磕头,准备逃之天天。

就在这时,张敏敏痛苦地发出一声惨叫。

刘小浩回头望去。月光惨淡地照在张敏敏的身上,刘长生的阴力更加强大,已经占据了主动。

此时,刘长生的鬼指甲暴长,犹如刀片一样,它深知张敏敏是借尸还魂,不会再死,于是它只能消灭张敏敏的肉体。它一扬手,张敏敏的大腿根部的肉便掉了下来,又是一下,后背肌也掉下来一大块。一刀又一刀,半空中,张敏敏的肉体犹如切腊肉一般,一片片地坠落,比凌迟还要残忍!

张敏敏体内的鲜血迸射出来,在空中形成一个伞形,四周的自墙全部溅上了骇人的鲜血。

几分钟后,空中只有一个女生的骨架,沾点儿碎肉,像是厨房里未剃干净的排骨。空气中充满了血雾,一片迷蒙。

“太……太残忍了。”刘小浩想跑,腿却无法动弹。这个屋子里只剩下孤零零的他。他蜷缩在墙角,四周犹如红海,肉沫浮浮沉沉。

“残忍?不要看就好了。”恶鬼笑道。双指暴长,直直地扎入到了刘小浩的眼睛里,将刘小浩的眼珠子扣了出来,随即放进嘴里,咀嚼一下,吞咽了进去。

无比尖锐的疼痛过后,刘小浩的世界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不过,因祸得福,他陷入黑暗的一瞬间,终于明白了那个答案。

他们之前一直说错混合色,是因为他们是按照活人的标准来进行推测的。他们忘记了人死之后变成的鬼。它们生活在灰暗的阴间,接触的是灰暗的东西,久而久之,鬼眼也就和人眼不一样了。除了红黄蓝白黑五种纯色外,其他的混合色对鬼而言,都是灰色!

这么多问题,其实只有一个答案。

“答案是灰色。”刘小浩说。

隔了几秒后,恶鬼缓缓地说道: “答对了,你的命就留下吧。”

7.尾声

很长时间没有动静,静悄悄的。

刘小浩感觉到恶鬼已经走了,开始试探性地移动。因为没有眼珠,他只能用手摸。地面上,血水一片,他摸到了许多肠子、耳朵、心脏还有两条舌头……不过这些东西大都已经冰冷。也难以分清到底是周川还是乐小俊的。

屋子里只有他活了下来。

但几秒后,他就摸到了一双脚,皮肤像鱼鳞一样,表皮还有许多脓液。那双脚似乎在等待着他,他顺着脚往上摸。整条腿的皮肤都犹如鱼鳞一般。

“你还没走?!”恶鬼冷冷地一笑,说道:“你确实回答对了问题。所以,你才有资格当我的学生啊。我生前没收到一个有资格的,现在终于可以收一个啦。”

“怎么当学生?”

“你和我混合啊,这样咱俩就是一体了,学习最有效率!”

黑沉沉的夜里。恶鬼张开双臂,抱住了刘小浩。他全身所有的“鱼鳞”皮肤突然张开,露出皮下黑漆漆的洞。鱼鳞将刘小浩一小片一小片地切割成碎肉沫,然后吸进皮肤去。肉沫混着血液全部顺着鱼鳞的斜角滚进了恶鬼体内。

亲密的拥抱中,刘小浩消失了。

“第五个了。”刘小浩的声音说, “明天再去206教室收一个上晚自习的学生吧。”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配色血夜”,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一家人去旅游,结果妻子从山峰最高处跌下。后来他娶了年轻貌美的新老婆,次年有了可爱的女儿,他从来不让女儿去山上看风景。终于在女儿十岁的时候全家第一次去登山,女儿开心地跑向山顶,他大惊失色,一把抱住她,女儿扭头呵呵一笑:“爸爸,不要再把我推下了”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