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广告

来源: 医院鬼故事 2021-11-09
字体:

地狱广告李梦生是云南人,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里,从小受"中庸思想"的教化,为人做事,中规中矩,从来不走极端。在他短暂的一生中,既没有做过伤天害理、大逆不道的坏事,也没有做过匡国济世、感人肺腑的好事。李梦生刚死,黑无常和白无常就提着钩子,钩住他的锁骨,把他的魂魄硬生生钩出躯体。李梦生非常害怕,说道:"我的,鬼段子分享:有一家三口刚搬进他们的新家虽然有些老旧,不过能够找到如此便宜的平房十分难得啊!一直以来都住在空间狭小的公寓如今甚至还有个小庭院,能搬到这里真的是太好了!一家人就这样在新家开始生活大约一个月后有一天夜晚,妻子又开始说出「我觉得这房子有问题!」这样的话这不是第一次了!「一定又是你想太多了吧? 虽然这间房子很便宜,但并不表示....」丈夫还未说完,就发现妻子的脸色不太对劲妻子脸色铁青望向窗外的庭院只见男孩很开心的在庭院里玩着丈夫也看了看窗外「你到底怎麽啦!根本没什麽特别的吧?」丈夫说。您看懂了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灵异鬼故事栏目!

李梦生是云南人,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里,从小受"中庸思想"的教化,为人做事,中规中矩,从来不走极端。在他短暂的一生中,既没有做过伤天害理、大逆不道的坏事,也没有做过匡国济世、感人肺腑的好事。

李梦生刚死,黑无常和白无常就提着钩子,钩住他的锁骨,把他的魂魄硬生生钩出躯体。李梦生非常害怕,说道:"我的一生,从来没干过大坏事,你们为何要锁我?"

黑白无常说道:"就算你是一个天大的善人,在我们手里,也是一只鬼!除非......"说着,把手伸到李梦生的面前,晃了晃。

李梦生也不愚钝,知道黑白无常在向自己索取钱财,他赶紧掏了掏腰包,什么也没有掏到。黑白无常见状,十分生气,道:"穷鬼一枚,等着受苦吧!"说着,又拿出脚镣手铐,要锁李梦生。

忽然,李梦生想到自己临死时,还带着两个金手镯,连忙说道:"黑哥哥、白哥哥,请等一等。"说着,把手腕上的金镯子取下来,偷偷塞进黑白无常的衣包里,"孝敬两位哥哥,还望两位哥哥多多照顾!"

黑白无常拿了金手镯,呵呵一笑,道:"有钱,什么都好办!"说着,把脚镣手铐收回去,还把钩住李梦生锁骨的钩子也取了下来。

李梦生跟在黑白无常的身后,屁颠屁颠的朝阴曹地府走去。来到一棵大树下,李梦生试探着问:"两位哥哥,像我这等人,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黑白无常叹息一声,说道:"不好说,一切还要看你的造化!像你这种不好不坏的人,选择的余地非常大......"

李梦生还想听下去,但是黑白无常却敷衍他说道:"如果再说下去,就会涉及地狱的机密,不能再说了!"

不知行了多久,已到了地府的大门前。黑白无常把李梦生交给一个青面獠牙的鬼差,反身走了。李梦生看着青面獠牙的鬼差,心中有些害怕,畏畏缩缩冲着鬼差笑了笑。青面獠牙的鬼差似乎很和善,也冲着他笑了笑,道:"欢迎来到地府,接受前世因果的拷问。"

李梦生看到鬼差的笑脸,心中的恐惧全都烟消云散,他试探着问:"鬼差哥哥,我初来乍到,对地府的事情一点不了解,还望你多多关照!请问,哥哥要把我押到何处?"

青面獠牙的鬼差面带微笑,道:"当然是押到阎王爷和判官哪里,接受他们的拷问啦!"

李梦生又问道:"阎王和判官,二位老人家凶吗?"

青面獠牙的鬼差依旧微笑着说道:"时代不同,地府的一切也改头换面了!实话告诉你,阎王爷和判官和善得不得了!"

李梦生继续问:"他们还用酷刑吗?"

青面獠牙的鬼差哈哈哈大笑道:"看来,地府应该加大宣传,扭转以往在鬼众心里的荒蛮印象!告诉你吧,现在的地府不再使用酷刑,而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李梦生的心里豁然开朗,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前世,没做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说说谈谈间,已到了阎罗殿。阎王慈眉善目,坐在椅子上,判官坐在阎王的左侧,一手拿着笔,一手拿着书。

李梦生赶紧跪在地上,大声说道:"拜见阎王爷爷,拜见判官大人!"

判官和阎王赶紧起身,把李梦生拉起来,道:"现在的地狱,都不下跪了!赶紧搬来椅子!"

话音刚落,一只小鬼端着一把摇椅,来到李梦生面前,道:"请上坐!"

李梦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道:"这......这......恐怕不妥......"

阎王呵呵笑道:"有何不妥!你开心,我就开心!"

李梦生坐在摇椅上,小声的问道:"阎王爷爷、判官大人,我的一生,都犯了那些罪?"

判官赶紧翻开手里的书,找了一阵,然后说道:"李梦生,云南人,五岁的时候,偷了邻居家的一箩筐玉米棒子;十岁的时候,偷看了一个女子洗澡;二十岁的时候,捡到100元钱,私自占有;三十岁的时候,为❥了儿女的前途,贿赂过两个当官的人;三十八岁的时候,打过媳妇三个耳光......这些罪状,都可以忽略不计!"判官微笑着,把书合上。

阎王问判官:"没有了吗?"

判官面带微笑,道:"没有了!"

阎王吩咐判官:"你再看看他做过那些好事。"

判官翻开另一本书,看了一阵,道:"李梦生的一生,做过一些好事,与他的罪状相抵,还略剩一些。"

阎王问道:"判官,根据现行的阴间条例,李梦生是该进地狱,还是进天堂?"ด

判官笑着说道:"像李梦生这种中规中矩的人,选择的余地很大,进天堂,还是进地狱,完全靠他自己选择!"

阎王听了判官的话,呵呵一笑,对摇椅上的李梦生说道:"是这样的!像你这种人,既可以进天堂,也可以进地狱,完全取决于你的自愿!"

李梦生听了阎王的话,想了一想,道:"阎王老爷,我能不能先参观一下,再做决定?"

阎王呵呵一笑,道:"可以,当然可以啦!"

阎王吩咐一个红头发的鬼差:"你带着李梦生,去天堂和地狱参观一番!"

红头发的鬼差领了阎王的命令,带着李梦生去了天堂。天堂果真漂亮,仙气缭绕,亭台楼房富丽堂皇。但是,天堂里的人却一个个精神颓废,靠在玉树下,躺在玉椅上,百无聊赖。李梦生心想:"看来,天堂的日子很无聊呀!"

红头发的鬼差又领着李梦生到了地狱。地狱的环境虽然差了点,但是地狱里的人,一个个精神饱满,活力十足,他们愉快的喝着酒,跳着舞,还可以搂着妹妹嗨皮。李梦生心想:"地狱的环境虽然差,但是他们过得随和自在。"

天堂和地狱都去过了,李梦生的心中也有了打算。回到阎罗殿,阎王问:"李梦生,你选择好了吗?"

李梦生走上前一步,道:"阎王老爷,我选择地狱!"

判官大笔一挥,高声宣判:"李梦生自愿进地狱,请在'自愿书'上签字!"

李梦生拿起笔,在"自愿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判官大声说道:"地狱鬼差,带李梦生进地狱!"

话音刚落,一个没有下巴的鬼差忽然冒出来,用一个烧得红通通的钩子,钩住李梦生的嘴巴,拖走了。拖进地狱里,李梦生被投进油锅里炸了个焦糊,然后,又被放进冰山里冻了个半死。

李梦生痛苦的问:"地狱不是很快乐吗?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地狱的鬼差狰狞笑道:"你先前参观时,看到的快乐景象,都是我们地狱打的广告。现代社会是一个广告社会,没有广告,你还混个球!"

李梦生痛苦的喊道:"我的老天爷,虚假广告害死鬼呀!"

李梦生进了地狱里,受尽折磨,受尽摧残。呵呵,在现实生活中,像李梦生那样,受害于广告的人,又何止一个呢?.

依琳找女儿晓燕找了半天,不知道她到底跑到哪儿去了。正着急呢,突然有人喊着:"冰库里出来了个女®孩。"她跑过去一看,正是晓燕。晓燕浑身颤抖,满身的冰碴儿正噼里啪啦开裂,落了一地。大家都惊呆了!

"天啊!晓燕,你怎么了?"依琳惊叫道,赶忙抱住晓燕。"终于开了!"晓燕看着冰库的门自言自语。

原来,晓燕的爸爸从学校接到她以后,因为有急事,就把晓燕带到了依琳工作的冷藏站。由于赶时间,他隔着窗户看依琳在,便给晓燕指了下妈妈,没吱声就走了。但是晓燕却看到妈妈推着车子进了冷库,便跟着进去了。冷库里像个迷宫,晓燕进了门就看不到妈妈了,在里面转了起来。晓燕吓得大哭大叫,可没人听得到。哭累了叫累了,晓燕开始感觉到钻心的冷,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找到了冷库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的全身已经麻木了。但这时候,她惊异地发现,她的大脑竟然有一种很飘然很舒服的感觉。奇怪的是,她死死盯着的那把锁跟着她的目光在动,她的眼睛灼热得厉害,有一种力量牵着她!一瞬间的恍惚,仿佛穿越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朦胧中,那锁头砰然坠地,门开了。

经医院检查,晓燕一切正常!

自从那次冰库的经历后,晓燕忽然对寒冷有了特殊的爱好。大冬天,她总喜欢一个人站在屋外默默出神,喃喃自语。当依琳去喊她的时候,总看到她怪怪的样子。但依琳毕竟没有太在意,小女孩有时候就这么神神秘秘的,不怕冷才怪,手都红了。最离谱的一次,晓燕竟然躲在了冰柜里。依琳把她好一顿批评,晓燕才答应再也不玩这样危险的游戏了。

长大后的晓燕相貌普通。她曾为自己设计了很多种美女的样子,可到17岁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真的与美女无缘了。只是同小时候的瘦削相比,晓燕是长胖了,而且胖得过分!每次在学校被人百分之二百的回头率注视的时候,晓燕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喜欢看各种书籍,把眼睛都看近视了。不过她看的各种书籍中,多是灵异鬼怪的故事。她的同桌夏芳是她忠实的听众。课间闲暇时候,夏芳总是听她讲各种神神怪怪的事情,前桌的男生汪洋显然也在听。讲到精彩处,汪洋总是忍不住回头看上晓燕几眼。这让晓燕很得意。

她蛮喜欢汪洋的,他帅气,而且成绩优秀。上学放学的路上,她经常多走几条街,就是为了能"偶然"遇到汪洋。终于,经过无数次的调整,她和汪洋开始频繁地"偶然"相遇了。

一个下雪天,汪洋在她前面走着,晓燕忽然看到一辆出租车冲着汪洋开来。她快步向汪洋跑去,还大声喊:"停车!"可那车不但没停,反而加速向汪洋冲过来。汪洋惊得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忽然,有个人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横在他前面,车子戛然而止!但是车轮还飞速转着,摩擦出来的橡胶味弥漫在空中。人们看到一个肥胖的身子立在车前,那是晓燕!立在车前的晓燕眼睛空洞,仿佛没有感觉,脸颊绯红,镇定如佛。最后,晓燕和汪洋都被送进了医院!

住院后,看着满桌子的美味食品,晓燕第一次感到,食物对她不再有那么强的吸引力。医生查不出车祸对她有什么影响,但她就是站不起来,头晕恶心,而且间断性昏迷,只好出院疗养。依琳吓坏了,请了假,整日陪着她。

一天半夜,依琳起来看晓燕,奇怪的是,床上没有人。依琳下意识地走到冰柜前,她看到晓燕神态安详地睡在冰柜里,眉毛和头发上已经是一层淡淡的雾霜,更奇怪的是,晓燕的表情有种她不熟悉的味道,仿佛冰柜里的人不是她的女儿晓燕,而是另外一个陌生的女孩。这次,她怎么都叫不醒晓燕,只好打电话给正上夜班的丈夫,他们一起把晓燕抱出了冰柜,给她盖上棉被,静静地守在那里。

或许有些事情根本不是你所想象中的那样。应该说,你根本就不用去多想。

"走开!你这可怕的怪物!"

我嘴角微微上扬地看着最近渐渐被排挤的梨惠,心中浮现出一股失去已久的满足感。

或许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制造那种谣言;或许我也知道,这可能是梨惠不想被别人知道的秘密;或许我就是知道,所以我根本不会去想太多后果。

转学生

"你好,以后请多指教。"梨惠在我的面前坐下,如往常般客套地说着,脸上挂着她甜美的笑容,就像是一颗水蜜桃般想让人一口吃掉。

这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

"如果有什么事情还不熟悉的话,随时都可以问我,没有关系,或者是想认识其他同学。"我看着有点儿胆怯的梨惠友善地说着。

这是为人处事所必须表达出的态度与礼貌,也是身为班长应尽的责任。这也能显现出一个人的风度。

"嗯......谢谢。"梨惠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转过头去准备上课。

两个月前,树叶初黄的季节,梨惠转学过来的日子,大家开始改变的日子。

或许,一开始对于梨惠所说的那些话根本是多余的,但如果在友善的前提之下,我是不是不该有这种后悔的想法?

这一切不是我能控制的。就是因为我没办法控制。

由于梨惠有甜美的外形,因此在转学过来不久后,在班上的人气渐渐高涨,常常不需要太过主动,就有很多同学想要跟她认识,不论男女。

梨惠的个性很好,可爱的脸蛋加上有点儿羞涩的个性,跟大家相处得非常融洽,也不失个性。她总是能博取大家的欢心,成为团体中的焦点。

对于这样的状况,身为班长的我一开始松了一口气,心中因此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或许这也是我自己所想的。

但我开始言不由衷。

"沛淳,你有昨天的笔记吗?我昨天感冒请假......"

梨惠总是可以让人把目光马上集中到她的身上,或许这是她本身的特质与魅力,在甜美的外表之中夹杂着惹人怜爱的羞怯。

在男生的眼中,梨惠可以说是他们心目中近乎百分百完美的女孩:但是在女生的眼里,有些人或许会觉得她做作、装可怜。

但是正如我刚刚所说的,梨惠不但做到了男女通吃,更让大家对于她的一切不会多加细想或者怀疑。不得不承认很少有人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即使大家对于她还没有完全深入的了解,但却像是多年熟识的好友般,轻易便彼此信任,和谐相处。

"我昨天的笔记好像放在家里了......哈哈......"我抓着头发无奈地笑着。

"啊......"梨惠一脸失望地看着我,"那明天能给我带来吗?还好最近没有考试,不然我可能就死定了。"梨惠仰着圆圆的小脸向我哀求着。

没有臭脸、没有抱怨、没有怀疑,我的心脏像是被一记拳头重锤一般,沉重而且深沉地全身撼动着。

果然,这就是梨惠。

"哈,如果我还记得的话。"我的眼神有点儿飘移。

"大家说下课后要一起去夜市逛逛,你要不要跟我们去呢?"梨惠接着问,双手放在我桌子的前沿。

"我今天还要回家拖地呢!抱歉哦!"我双手合十,一脸歉疚地看着她。

"好吧......"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变成了戏剧天才,表情与动作的变化一点儿都不会输给屏幕上的演员,或许只要是人类,多少都会天生拥有这样的技能吧。

但我不得不承认,在梨惠面前,就算是再多坚定的决心,都可能会随着她的表情而动摇,就连我也不例外。

我想这就是梨惠。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讨厌她。越来越讨厌。

梨惠的到来,成为班上的话题焦点。她变成大家共同的好友,水涨船高的人气令人叹为观止。

我可以承认,在内心深处我忌妒着梨惠。因为在她到来之前,担任那个角色的一向是身为班长的我。因为是大家心目中的人气王,所以我才会坐上班长的位置。

这对于学校班级这种小型社会里的影响力可以说是非常巨大。

只要是我说过的任何一句话,大家一般都不会刻意忽略,或随便当作风凉话般一笑置之。任何的一举一动都可以影响到班上同学,成为班上的焦点。

就因为拥有绝对的地位,所以做任何事情也简单得多,而不用担心有人会对你不屑一顾。因为在你的身后永远会有一道坚强的后盾,就算天塌下来也会有不少人替你扛着。

就连受到委屈或者欺负,也会有人抢在你前面替你出气。

这样的一切都在梨惠到来之后变了。

读完灵异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地狱广告”,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有一家三口刚搬进他们的新家虽然有些老旧,不过能够找到如此便宜的平房十分难得啊!一直以来都住在空间狭小的公寓如今甚至还有个小庭院,能搬到这里真的是太好了!一家人就这样在新家开始生活大约一个月后有一天夜晚,妻子又开始说出「我觉得这房子有问题!」这样的话这不是第一次了!「一定又是你想太多了吧?♂ 虽然这间房子很便宜,但并不表示....」丈夫还未说完,就发现妻子的脸色不太对劲妻子脸色铁青望向窗外的庭院只见男孩很开心的在庭院里玩着丈夫也看了看窗外「你到底怎麽啦!根本没什麽特别的吧?」丈夫说。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标签: